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73 做法
    今天知县大人审案,李员外一家人都去旁听了,确认了自己的女儿的确是被害了,李夫人当场昏倒了,独剩下李员外一个人还在硬挺着。

    亲自听完知县的审案,做梦也想不到,他自认为的良婿竟然杀了香玉。

    不仅杀了香玉,还不肯交代的她的尸体在何处,这才是他最不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香玉死的不明不白,现在又有国师做主,无论如何他都要替自己的女儿讨回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第五念来到了李家,报上了自己的姓名,顺便报上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李员外有所怀疑第五念的身份,虽然搞不懂一个王妃来到他们李家做什么,但是该有的客气还是有的,说不准人家万一真的是呢,因此得罪了裔王妃,那岂不是得不偿失了?

    抱拳问道,“敢问裔王妃,小人并不认识什么皇亲国戚,您这番前来可是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第五念也不和他客套,时间有限,连忙追问,“李香玉的生辰八字多少?”

    李员外怔怔的看着她,心里警铃大作,立刻升起了防备,“不知裔王妃要一个死去的人的生辰八字做什么?”女儿已经死了,他也不希望任何人拿香玉大作文章。

    感受到了手中的玉笛子再次发热,发烫,“你们不是找不到李香玉的尸体吗?你把她的生辰八字报给我,我可以找到李香玉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别怪李员外小心谨慎,香玉死了那么多年,连个尸首都没没有了,突然有个人对他说,可以找到尸首,谁能不怀疑,此时就连眼前这个女人是不是裔王妃,他都开始有所怀疑。

    正巧他之前暗中派去打听的小厮匆匆跑了回来,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,“老爷,已经打听清楚了,此人是真的是裔王妃!”

    李员外听闻此话,态度立刻转变,“裔王妃,你为什么要帮小人?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已经找人确认了我的身份,那就立刻报上李香玉的生辰八字,我怕再晚了,她可能真的就要魂飞魄散了!”

    虽然听不太懂第五念话中的意思,但是她的身份摆在了这里,他只能先报上生辰八字,跟着裔王妃一起去瞧瞧。

    在李员外的眼里,自己不过是一介平民,人家堂堂裔王妃,能骗自己什么?

    第五念听他报出生辰八字,立刻掐指一算,眉头由最初的紧拧,到最后的豁然开朗,“李香玉阳寿未尽,果然如此!”

    李员外惊诧的看向第五念,“裔王妃会看这种事儿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!”既然得知了李香玉的生辰八字,她就敢用符咒先压制住玉笛子里的她,以免怨恨外泄,玉器养人,同样也可以养鬼。

    此玉本身就是一块上等的纯净之玉,打造成法器,可想而知必定是经历了千锤百炼,方能成就现在的玉笛子。

    若是轻易的被李香玉怨恨所污染,依照这只玉笛子本身自我的强大力量,恐怕现在已经生智了,若是还想保留玉本来的纯净,恐怕它会玉碎,到了那个时候,李香玉也就会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。

    若是此玉被怨恨沾染上,这只玉笛子就会变成阴邪的法器,说不定还会危害人间。

    现在只能尽快找到李香玉的尸体,彻底的勾出了与玉笛子融为一体的魂魄,助她可以去投胎。

    “你去准备一些黄纸,朱砂,毛笔”第五念将自己要求的东西都写在一张纸上,交给了李员外,“尽快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此时李员外已经是完全信服了第五念,如果能够找到香玉的尸体,他也算是了结一份心愿,夫人也不必每天以泪洗面。

    很快下人将第五念交代的东西准备好了,“带我去李香玉的闺房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在玉笛子里看见了李香玉曾经的过往,她相信李香玉肯定不希望自己的爹看见那日的情景,所以,她的脚步一顿,回眸说道,“我要做法了,不希望有人打扰我,免得分神,李员外就在外面等着我吧!”

    李员外微微一怔,连忙点点头,“应该的,应该的,裔王妃请,你若是有什么事情就唤小人,小人就在外面候着,哪里也不去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颔首,“我会找到李香玉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这是对他的保证!

    她先是调动了自身的灵力,自从来到了古代,这里少了城市的污染,空气清新,干净,灵力最是容易集中,她准备画了一张还原符。

    因为自身灵力的纯净,她画起符来可谓是下笔有力,甚至是没有一丁点的阻力就画好了一张符纸。

    将符纸叠成了一个三角形,写下她的生辰八字,然后放在了李香玉的床头上。

    依照她的生辰八字摆出了一个简单的阵法,随手执起了一柱清香,低头轻轻一吹,清香无火自燃,飘起了袅袅青烟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还残留着李香玉的气息,凭借着引路香,很自然的就能够追寻到李香玉,甚至能够将李香玉临死之前发生的事情全部重演一遍。

    她和魅儿看见的最后一目是张原书掐着李香玉的脖子,然后下一秒就跌出了玉笛子外的地方。

    后来李香玉到底是怎么死的,又发生了什么,她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她双手结印,将沾染朱砂的毛笔轻点在她的床四周,上面画着复杂难解的符,金光一闪,便隐去了万众的光芒,最后只剩下红色朱砂的画符。

    闵御尘一直隐身站在她的身旁,静静的看着她画符,布阵,做法。

    她认真的样子很漂亮,第五念随手一指,凭空出现了一副画面,上面开始上演着李香玉带着厚礼去向张原书的师父请安,拜托他多多照看自己的丈夫这一幕。

    或许闵御尘的眼神太过专注了,第五念不由得侧目,“你看着我做什么,又不是没见过我做这些?”

    “我想到很久很久之前的第一次见你,你撒豆成兵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闻言,很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,纠正道,“我们初遇是在你的梦里好吗?后来你还死活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闵御尘抿唇而笑,“或许在更久以前我就遇见了你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秘密,你终会知道的,我们初见,你一言难尽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推荐凹凸蛮新文军爷宠妻之不擒自来高能军旅宠文:

    传闻联军第一女教官林倾是个不会痛的怪物?

    别人生孩子鸡飞狗跳,她却问:“那玩意儿真的痛?”

    传闻帝国年少将军沈慕麟是个不能碰的怪物?

    导电、引电、控制电!

    然而某一天却被一个女人惦记上了。

    传闻沈家小三爷呼风唤雨,引雷导电,人人畏惧。

    却不料遇到了一个不怕电的女人。

    传闻沈家小三爷性情冷淡,寡言少语,人人忌惮。

    未曾想到某一天被一个女人逼的狗急跳墙。

    林倾挡住他:“电我!”

    林倾抱住他:“电我!”

    林倾物尽其用,翻窗爬墙:“电我,电我,电我!”

    沈慕麟怒:“爷不是发电站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