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82 以魂换魂
    虽然第五念的这番言论很符合她的性格,可是当着韩魅的面说出口,就特别的让人不爽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定时炸弹放在这里,为什么这个女人就没有半点危机意识。

    虽说当初是他要求念念来到韩魅的身边,用真诚来感化她,可是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这个旱魃女君就是自己的情敌,当羲和将所有的一切调查清楚,把证据放在了他的面前,那一刻他就特别想要扇自己两个耳光,让你嘴贱,竟然弄巧成拙,将自己的媳妇送到了别人的怀里。

    看着韩魅由最初的震惊转换成钦佩的眸光,他就恨不能一巴掌将她拍成肉酱,重新回炉深造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终于明白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滋味。

    李香玉本以为嫁给了原书哥哥就是拥有了幸福,如今看来,一切都是她的一厢情愿。

    听到第五念的言论,第一次开始反思,如果当初她不是那么一意孤行,做了原书哥哥的绊脚石,说不定现在他们每一个人的结局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她幽幽的开口,“起初我是有恨的,恨苍天的不公,恨原书哥哥的薄凉寡淡,尤其是被控制在一方玉笛子里,我的恨意与日俱增,有一天我发现这种恨会餐食我曾经对原书哥哥所有的喜欢,我会恐惧,会心慌,我其实并不想这样。”她边说边摇头,声音略显轻颤,“原书哥哥,我很喜欢你,仅仅只是简单的喜欢,哪怕你并不喜欢我?可是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微微一顿,默默的擦着眼角的眼泪。

    “当我的身体被深埋在这棵树下,吸收着天地间的阴气,使我越来越暴躁,越来越痛恨曾经我所深爱的原书,我真的很害怕,恰巧裔王妃在这个时候进来了,我只能求她尽快的找到我的身体,将我移开,不要再吸取那些阴气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恍然大悟,怪不得那日她只说让自己找到尸体,却并没有说任何报仇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香玉根本就不需要自己为她报仇,就算是此时明知道张原书能够活下来是续了她的阳寿,她也不在乎,或者希望他可以开心快乐。

    她有些搞不懂古代女子的大无畏风险,这事儿若是换做自己的头上,不闹个天翻地覆,人仰马翻的,怎能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从小生长的环境果然是不同的,导致了人的性格也不同。

    张原书怔怔的看着李香玉,他觉得自己竟是这般不了解她。

    李香玉仰头看向了张原书,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弧度,“原书哥哥,我从来就没想过要你还给我什么,请你好好珍惜我余下的生命,所以好好的活着吧!就当是偿还了我当日的冲动,没有我的误杀,又怎么会有今日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你并不怪我?”张原书非常的震惊,他以为李香玉该是痛恨自己的,就算是不痛恨自己也该是的不待见自己。

    “不怪,我打小就喜欢你,恨你我自己都难受,还不如不恨,裔王妃是个有学问的人,既然她说你爱的没错,那就肯定没错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没忍住,直接翻了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李香玉是不是误会自己的话了,可到底是误会了什么,自己也说不上来,张原书爱的没错,用错了方法,李香玉也没错,就是太执着了,还有最bug的一点,盲目的善良。

    其实善良是一件好事儿,盲目的善良就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翻白眼的动作刚好被韩魅捕捉到了,眼底闪过了一丝错愕,随即浮现了满满的笑意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有这么孩子气的举动!

    “香玉!”李员外擦着眼角的泪珠,突然非常的后悔,自己教导女儿做人要良善,却是没想到有一天女儿会善良的原谅曾经害死她的凶手,他突然不知道自己曾经的教育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?

    李香玉抬眸看向了李员外,嘴角微微勾起,“爹,别为我伤心难过,是女儿不孝,不能再你和娘的身边承欢膝下,现在我的尸体也找到了,有国师这么厉害的人物,她一定会帮助我重新投胎的,这是好事儿,你就别为我伤心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李香玉的良善与大度让周子道和张原书第一次产生了愧疚。

    “不,你投不了胎!”韩魅清冷的声音里是满满的肯定。

    众人不解的看向她,等着她的下文,她却是一副‘我根本不想说’的架势,周子道失魂落魄的站起了身子,怅然道,“她的灵魂与玉笛子融为了一体,所以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投胎的。”

    李香玉微微一怔,好半响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李员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,作为一个父亲他实在是太没用了,当初以为闺女嫁给了良人,他想着和夫人到别处去发展,一走就是这么多年,却是没有想到,那一次的告别竟然成了永别,现如今闺女死了,竟然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,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?

    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崩溃到大哭,“为什么,我们李家从来没有害过人,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惩罚我的闺女。”

    李香玉有些不知所措,本以为找到自己的尸体,就可以彻底的解脱了,却是没有想到早些年的恨意让她拥有了强大的力量,与那只玉笛子融为了一体,她即使没有被熔炼,也一样投不了胎。

    “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周子道沉默了,至今为止他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救出李香玉来。

    张员外提议,“若是我们敲碎了玉笛子呢?”当真相大白的时候,张员外和自己的夫人没法面对李香玉这个儿媳妇,一直误会了她那么多年,如今才知道她竟然是被自己的儿子害死的,他们心中除了伤心难过,还有满满的愧疚。

    “不可。”周子道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玉笛子碎了,再也没有东西能够困住我闺女了,这就是最好的方法,你是不是想困住我闺女永生永世?”否定的答案被周子道这么一说出口,李员外下意识就觉得他这个人居心不良,分明就是想让香玉这辈子都没有翻身之地。

    第五念解释,“李香玉已经与玉笛子融为一体,玉笛子就是她,她就是玉笛子,玉笛子碎了,她也就会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裔王妃的解释可比周子道有说服力多了,众人不禁愁眉苦展,想来想去竟然没有一个可以解决的方式。

    李员外看着自己的女儿,大把大把的掉着眼泪,“香玉啊,爹没用,爹竟然救不了你,我不配做你的父亲。如果可以我宁愿代替你去做那个什么破笛子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双眼瞬间一亮,脑海中有什么突然一下子就炸开了。

    抬眸间,不其然的撞入了韩魅的双眼,从对方的眼睛里看见了答案,他们竟然想到一块去了。

    “爹,没事儿,投不了胎就投不了,香玉陪着你和娘,虽然不能伺候你们二老,但是好歹能够陪你们说说话也是好的。”李香玉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安慰他,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就已经够不孝了,现如今还要再惹他伤心难过,她实在是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办法!”

    众人微微一怔,将期待的眸光凝聚在了第五念的身上,“裔王妃可是有什么好办法?”

    第五念颔首,“不是好办法,但却是一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您快说,只要有办法,我就算是拼了命也要救我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以魂换魂。”

    他们听不懂,但是周子道和张原书一下子就听懂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李香玉的魂魄已经与这只玉笛子融为一体了,那就只能有一个强大的灵魂进入玉笛子,强行将她带出来,然后用自己的魂魄去换取李香玉的。”

    1527271635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