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83 我们回家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虽然其他人还是有些似懂非懂的,但是学道之人岂会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李香玉多少能够听明白一些,面上略显惆怅,“顶替我的那个人岂不是也要与这个玉笛子合二为一吗?”见第五念不说话,她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,“我有机会投胎了,那个人却是要被玉笛子困住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关键是否有人愿意为李香玉牺牲?

    “的确是个方法,但却不是一个好方法。感谢裔王妃的相助,能再见到我爹爹,我已经很满足了,至于投胎的事情,我也不想了。”

    见李香玉一副很排斥的样子,第五念也不想打击对方,她倒是为别人着想,可是别人却未必肯牺牲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去换。”

    蓦地听到一声肯定的回答,第五念眉头轻挑了几分,这一刻决定高看张原书一眼。

    暂且不说这人已经被自家老公废掉了一身的道法,进去就是个死,未必能够轻易的换出李香玉的魂魄,但是他肯付出的这份心思,证明他还算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张员外和自家妻子可就不是那么淡定了,儿子变成了玉笛子,这不是送死吗?

    若是说意外也就罢了,关键是儿子还好好的,就这么去送死,他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的。“原书,你可是咱们张家唯一的子嗣,爹绝对不允许你有任何的闪失。”

    “原书,你是想让娘疼死不成?”张夫人搂着自家儿子哭的甚是悲戚,“娘岁数大了,真的无法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,娘不要你去送死,要死就让娘去死吧!”

    张原书抱着爹娘,心里也特别的不是滋味儿。

    为人子女,他不能在他们身边尽孝,已是最大的不孝了,现在又要他们接受失去儿子的痛苦,连他都觉得自己太不孝顺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毕竟做错了事情。

    “爹,娘,是儿子不孝,香玉她,她没错!是我的自私害了她,如果我当初坚决一点拒绝,她或许会痛苦一阵子,却未必会丧命,是儿子害了她,如今不过是把这条命还给她而已,毕竟我偷活了六年,已经是赚到了。”以前,他总觉得是李香玉横在了他和师父的中间,却不知原来是他太过软弱了,根本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感情,才导致了今天一系列的悲剧。

    也是他的懦弱,害了师父。

    李香玉没有想过,有一天原书哥哥愿意为自己去死。

    这对于她来说,实在是太过震惊了。

    足以让她好半响回不过神来,连原书哥哥后来说了什么,都没有听清楚。

    “我去!”一直沉默不作声的周子道开口了,此言一出,立刻得到了张夫人的赞同。

    她拉着原书的手,“儿子,你让他去,祸是他惹出来的,他不去谁去?也是他害死香玉的,现在用他的命偿还,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。”如此一来,世界上再也没有周子道,开始的时候,儿子会难受一段时日,等到时间久了儿子自然会把周子道忘得一干二净,再给她娶个媳妇儿,生个大胖孙子,真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。

    娘不喜欢师父,令他很心痛,他才是事情的起因,为何总是让他深爱的人,深爱他的人去承担一切,“师父,对不起,是我害了你,但是这辈子喜欢你,我从来就不曾后悔过。”

    平常他很少将喜欢挂在嘴边,总是用实际行动表达,但是也说过几次,却远远没有今日这般令人心痛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里,他一直都是个长不大的孩子,小的时候他发愁,原书很冲动,又不会服软,生怕的他长大会吃亏,长大了以后,他们之间的感情升华成另一种爱,他又担心自己会连累他被别人看不起,这段感情虽然一路上磕磕绊绊,跌跌撞撞的,他不曾后悔过,如今听到原书也不后悔,他莫名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原书,你的道法尽失,去了也只能是送死,但是为师不一样,我去了还能换回一线生机,毕竟是我们两个人欠了李家小姐的,她连恨你都舍不得,如此情深不能不还,至少该给人家一个投胎的机会,你说是不是?”说罢,也不给自家徒弟一个阻拦的机会,直接挥开了他宽大的道袍袖子,将张原书定格在原地,他化作了一道白色的光束,迅速的没入了玉笛子里。

    “不,师父!”张原书凄厉的嘶吼声回荡在空气中,回应他的是无声。

    周子道毕竟是有些道法的道长,尤其是那只玉笛子最早为他所用,多少沾染了一些他的灵气,所以驯服起来并不是特别的困难,只是废了一些功夫,才彻底的将李香玉的魂魄挤了出去,最后他与那只玉笛子彻底合二为一了。

    李香玉的表情很是痛苦,面部的表情异常的狰狞,身体里放佛有什么东西被抽干了,疼痛立刻占据了她的身体,她死后这么多年,一度以为灵魂是没有痛觉的,今日才知道自己想错了,不是不会痛,而是痛起来会让她恨不能再死上一回。

    李员外见女儿痛苦,却是什么忙也帮不上,只能在一旁默默的流着眼泪。

    张原书看着那只玉笛子由最初的鲜红幻化成了晶莹剔透的白色,只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,他却觉得恍若过去了百年似的。

    玉笛子变成了白色,在半空中迅速旋转了几圈,最终落在了张原书的面前,他因为不能动,只能站在原地不停的掉着眼泪,心里悲痛的呐喊着师父。

    李香玉的灵魂彻底的从玉笛子里走了出来,整个身子都变得轻盈无比,第五念看着她周身笼罩着一团阴气,靠近她一点就会冷的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若是依照她现在的能力,净化李香玉被污浊的阴气侵袭的身体,恐怕还需要费一段时日,如今能够有机会投胎,自然是要尽快,到了地府那边还需要报道,然后做登记,现在这个时代有些程序走起来还是挺麻烦的,不像是现代都是高科技的管理,有现成护送投胎的阴差,所以不费劲。

    “魅儿,你能净化李香玉身上的污浊阴气吗?”

    这点小事儿对于韩魅来说,小事儿一桩,“可以。”此话一落,第五念放佛又听见微乎其微的轻哼声,声音很熟悉,分明就是自家老公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不会是又生气了吧?

    他最近好像很容易生气,不会是连男人都有更年期吧?

    只见韩魅仅仅只是红润的嘴唇动了动,捻了一个手印,一道白光打在了李香玉的身上,犹如微薄的雾气,慢慢的与她周身的那股污浊的阴气融为了一体,很快就彻底的覆盖了全部,逐一将那些黑色气体通化,变成了一片白茫茫的雾气。

    “你有一个晚上的时间与家人告别,明日天亮之前黑白无常会来接你去地府报道,你未必会马上有投胎的机会,因为你的尸体被周子道的道法桎梏,要不断给对方续命,你寿终正寝的那日,才有机会去投胎,若是你不愿意,我可以立刻……”

    李香玉连忙摇头,“不要,原书哥哥能够好好的活着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她此刻只觉得周身畅快淋漓,连忙向韩魅道谢,“多谢国师,裔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嗯,愿你来世……安好吧!”

    李香玉看了一眼张原书,他正在为另一个人失魂落魄,此时此刻就算是她去安慰他,恐怕他也无暇去听,只能简单的道别,“原书哥哥,你要好好的活着,不管你是否愿意活下去,我很想告诉你,别辜负我的好意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张原书动不得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地上玉笛子,动了动嘴唇,他说话的声音很小,李香玉还是听得一清二楚,“来世,别遇见我这样的混蛋。”

    李香玉微微一怔,很想哭,却是在强忍着,重重的点头道,“好,下辈子我们再也不见!”

    她抬眸看向了李员外,微微勾起了唇角,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容,“爹,我们回家去见见我娘吧,香玉想她了。”

    李员外看了一眼女儿的尸体,有些不甘心就这么便宜了那个臭小子。

    凭什么女儿被他们害死了,他还要活着。

    “爹,全当是女儿最后一次的任性吧!就算是带回了我的尸体,香玉还是个死人。”她顿了顿,笑着说道,“爹,我们的时间不多了,确定要浪费在这样的事情上吗?我想回家。”

    李员外含泪的点头,“好,我们回家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