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25 爸爸
    吃过晚餐以后,闵御尘主动帮第五念刷碗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还是趁着天没黑快走吧!”

    闵御尘看了一眼洗衣机,气定神闲的问道,“我怎么没有听见洗衣机响?该不会是坏了吧?”

    第五念瞪了他一眼,“别胡说,我去看看。”第五念真心不希望洗衣机在这个时候坏掉,毕竟闵御尘浑身上下就那么一套衣服还在里面,若是不干的话,难不成今天晚上他还有留在这里?

    她两个小箭步就冲了过去,拔了电源,然后又摆弄了一下按键,发现按什么都不好用。第五念有些生气了,这个破洗衣机,早不坏,晚不坏,给闵御尘洗了一身的衣服就坏了?

    不由得恨恼的踹了两脚,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闵御尘说道,“坏了就坏了,你踹它做什么?”漫不经心的样子还真是让人有点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闵御尘,肯定是你的衣服有毒,所以洗一次就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带你去买新的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冷哼了一声,“算你还有点良知。”

    趴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意墨朝着闵御尘偷偷竖了一个大拇指,趁着妈妈没发现,又故作担忧的说道,“妈妈,闵叔叔的衣服还没有干,他今天晚上可能走不了,妈妈,今天闵叔叔和我们一起睡好吗?”

    第五念嘴巴顿时张大了,说话都有点结巴,“你,你说什么?和我们一起睡?”

    闵御尘直接将她的反问句,变成了提议,连想都没有想的回答,那模样倒像是怕第五念会后悔。“好,我们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冷厉的小眼神甩了出去,“闵御尘,你别在这里凑热闹,意墨不懂,你是大人还不懂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将来要结婚的对象,意墨以后也会是我的继子,我们一家三口一起睡有什么不可以的?”

    意墨听到这话,立刻兴奋的跳了起来,“闵叔叔,你真的会和妈妈结婚吗?”

    闵御尘点头,表情很是严肃,“是的,我和你妈妈会结婚,以后我们也会一起生活!”

    意墨立刻激动了,很是大胆的提议,“我可以现在叫你爸爸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第五念蹿高的警告也随之而来,“意墨,不许瞎叫!”

    意墨小脸上一片惘然,看着妈妈的表情也多了几分失落,一张小脸上难掩受伤,第五念立刻就后悔了,道歉的速度和态度绝对是闵御尘从未见过的端正。

    “意墨,对不起,妈妈很抱歉刚才的态度,你喊他爸爸,会给对方带来许多的困扰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意墨虽然是听懂,难免心里还是会非常的难受,在他小小的认知里,一定是自己拖累了妈妈,“妈妈,是不是因为我的存在?所以让你们很困扰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浑身一震,脸色立刻难看了起来,“是不是有人这么说过?”因为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,第五念又特别担心意墨会受伤,所以情绪难免激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养孩子,她一直都是照着书本来养,上面根本就没有写过,孩子会因为没有爸爸而产生负面的情绪,这个时候妈妈该怎么办,第五念的恐慌是显而易见的。

    闵御尘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朝着意墨招招手,“你过来!”

    意墨犹豫了片刻,最终还是从自己的凳子上爬了下去,然后别别扭扭的朝着闵御尘走去,刚到身边,就被他一把抱了起来,惹来他立刻搂住他的肩膀,那架势就像是扑到了对方的怀中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念念,“你去给我们爷俩切点水果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因为刚才的态度略显几分尴尬,正愁不知道要做点什么?

    这个时候面对闵御尘的安排,也不想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闵御尘抱着意墨坐在了沙发上,很是严肃的对他说道,“意墨,从现在开始,不要相信任何人说的,你要相信我说的,毕竟我才是当事人。”

    第五意墨不知怎么就紧张了起来,连忙点点头,是呀,当事人是闵叔叔,不是别的人,她为什么要去相信别的人呢?

    “我与你妈妈能否结婚,关键不在于你,毕竟我没有认识她之前,就有了你,认真说起来,我是那个后来者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第五念也竖起了耳朵,别又说些不着调的话。

    “关键在于你妈妈同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的刀一歪,差点没把自己雪白的手指给切了。

    这算是什么鸟回答。

    意墨想想也对,一直以来闵叔叔的态度都是很明确的,不明确的人是妈妈。

    闵御尘揉了揉怀中的小脑袋,“你还是个孩子,我和你妈妈的问题,我们之间再去解决,可是不耽误你叫我爸爸,而且我很喜欢你这么称呼我。”

    意墨眨眨眼,搂着闵御尘,甜腻的又喊了一声,“爸爸?”

    此时,第五念即使听见了,也不想去纠正意墨,将水果放入盘中,看着一大一小不知道咬耳朵都说了什么,但是画面却非常的和谐,第一次认知到,孩子的成长世界,爸爸是个多么重要的角色,重要的足以把她和以萝都比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甘心的骂了意墨一嘴,没良心的家伙,为了生下他,以萝几乎没了命,而她又得伺候月子,又得没有白天黑夜的照顾一个小婴儿,从最初的不敢抱,到后来一只手就能把小家伙抱在怀里就跑,她和以萝付出的太多太多了,却觉得甘之如饴,因为自己人生最灰暗的那段时间,是意墨的出现填补了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没想到才养了这么两年,就被闵御尘这个混蛋给忽悠走了,那爸爸,爸爸的叫着,要多撒娇就有多撒娇,说不清心里什么感受,就是太他娘的酸了。

    将果盘放到两人的面前,有些闷闷不乐的说道,“好了,你们俩个人不要腻歪在一起了,快过来吃水果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你不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你为什么不开心呢?”

    才不过几次面,意墨已经学会了闵御尘故意听不懂对方的话。

    某人好心的解释,“你妈妈是嫉妒我们两个人感情和谐。”

    面对他的厚脸皮,第五念已经是无力的吐槽了。

    但是,小小的意墨还是会在意妈妈的感受,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,“妈妈,闵叔叔不在意我叫他爸爸,我能唤他爸爸吗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还真的说不出拒绝的话。

    第五念承认,这个时候,她很卑鄙的把意墨和闵御尘拴在了一起,是一件很卑鄙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去洗澡了,意墨,你不可以再看电视了,马上回床上,等着我给你讲睡前故事。”

    看着妈妈去浴室洗澡了,意墨小声的问闵御尘,“妈妈这算是同意了吗?”

    闵御尘挑挑眉头,“至少她没有拒绝你。”

    意墨立刻甜腻的唤了一声,“爸爸,爸爸,爸爸,爸爸”他不听的叫着,闵御尘说不出内心的震撼,好似是身体有什么东西正在苏醒,有种责任感与使命感,他觉得他还可以为意墨付出的更多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叫那么多次?”

    “我想把以前都弥补回来,所以今天晚上我可以叫个够吗?”

    “随你喜欢,只是你不觉得我们以后的时间还很长吗?”

    “爸爸,你会一直陪着我和妈妈吗?”

    “会,走,我们回房睡觉,我给你讲睡前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可不可以不要讲灰姑娘,白雪公主之类的故事。妈妈总讲,还不让我听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听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讲讲蜡笔小新的故事吧!”

    闵御尘却是轻笑了起来,“怪不得你妈妈只让你听灰姑娘,白雪公主的故事。那今天我给讲几个伊索寓言的故事吧!”他被意墨带到了第五念的房间,首先就被她房间整面墙的书架所吸引,大部分是她专业方面的书籍,一小部分竟然全部都是童话故事书,从里面拿出一本伊索寓言,“走,我们去讲睡前故事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洗完澡回到了房间,却发现闵御尘搂着意墨竟然雀占鸠巢了。

    他睡在这里,那么她睡哪里?

    小绝一向有洁癖到变态的地步,作为他的姐姐,都不会去他的房间。难不成今天晚上要睡沙发?

    第五念叹了口气,看在他也很累,甚至帮着自己哄意墨的份上,让出一个晚上的床也不是多么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悄悄地从衣柜里拿出枕头和备用的被子,第五念来到了客厅的沙发上,这种不认床的行为,令她很快的进入了睡眠之中。

    半夜,闵御尘睁开了眼睛,看了床的另一边,并没有第五念的身影,多少能够猜的出来她中途回来过,只是不愿与自己同床而已。

    没关系,有些时候机会是人类创造的。

    第五念感觉到有人在怀中乱拱,眯着眼睛看了一眼,是意墨!

    她搂住了儿子,心满意足的笑了,随即又闭上了眼睛继续睡觉,并没有发现本应该睡在沙发上的她,意墨怎么能够挤在她的怀里,又怎么会跑到了床上,更没有发现床的另一头躺着闵御尘,此时正瞪着一双黝黑且深邃的眸子看着她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现在带孩子学习,二更要下午,群里会通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