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28 网络暴力
    第五念从来就不是善男信女,哪怕他只有十二岁,做错了事情也是需要负责任,只不过把把保险公司赔偿的那一部分扣除下去,还剩下了比较公道的价格,就连警察也顺便夸奖了第五念的心胸,若是换做别的人未必能够做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第五念被警察叔叔表扬的面红耳赤的,轻咳了两声,“至于其他的事情我就不参与了,但是必须得让这孩子清楚的认知到自己的错误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肯定的。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时间,第五念说道,“我还有别的事情,就先走一步了。”从警察局出来,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,她又急忙去接意墨放学。

    途中遇见几个面熟的家长,对方尴尬的笑了笑,很想离自己远一点的心情明显的摆在脸上。

    第五念岂会看不出来,笑了笑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局面就形成了一种局面,第五念被排斥在外了,然后其他的几个家长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在说什么?

    她从来就不是个在意他人眼光的人,你们讨论你们的,我继续等我的,但是多少能够猜的出来,恐怕和今天上午的视频有关系,看来董宁儿的人气比她想象中的影响范围还要大。

    陈轩奇的妈妈匆匆赶过来,看见第五念独自一个人站在校园外,踏前几步走向她,中途却是被其他的妈妈喊住了,她有些搞不明白,那些人喊住自己的目的,只见他们指了指第五念,她不由得笑了,朝着他们点了一个头,随后走到第五念的身侧,“你说你一上午的时间,怎么就把大明星给得罪了?”她天天坐在办公室,对于这些八卦新闻不可能不了解。

    第五念听到这里,不由得哑然失笑,“连我都想知道,不仅这样,我还撞坏了安沛奕的鼻子,你说我是不是太倒霉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安沛奕太倒霉了?”

    第五念耸耸肩,“好在他没有追究我的责任,要不然我家意墨今天晚上就要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,帮你看会儿孩子应该的,只是你的车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第五念挑挑眉,“感谢网络的发达与进步,咱俩没通过电话,你就能对我这么了解!”叹了一口气,“一个十二岁的疯狂小粉丝,你说我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自认倒霉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当然是要赔偿应赔的那一部分,不论多大,做错了事情必须懂得去承担。”

    陈尤嘉微微一愣,她以为第五念不差钱,所以那笔钱大概是不会在意,却是没有想到,她要求对方赔偿了一部分,虽然对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有些过分,可是却是最好的让他认知到自己的错误,“你的做法我很赞同,希望那孩子的家长能够明白你的苦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不指望他们有多么的明白,毕竟去除保险公司的赔偿,还剩下一部分,认真的算起来,数目也不算太少,我怕他们听见自己要赔偿几万元会破口大骂我。”说到这里,第五念先扑哧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尤嘉也跟着笑了起来,“你这心态真好!”

    没一会儿,幼儿园的大门敞开了,第五念牵着意墨的手说道,“今天妈妈的车子出了点小问题,我们意墨愿不愿意与我一起散步回家呢?”

    当时看中梦未来这所幼儿园,一方面是环境不错,另一方面也是离家近。

    路程不算太远,意墨连连点头,“好啊,我们一边唱歌,一边回家!”

    一大一小挽着手,唱着葫芦娃朝着家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闵御尘看了一眼整理好的演戏报告,还有各项人员的体能训练值,在里面指了几个人,“把之前的各项体能指标也一起送给我,小乔,最近沈骏休假,他手头上的工作一并迎接过来,安排每个士兵做一次全方面的检查,包括心理,与部队医院的院长联系一下,看看是否有比较不错的心里医生,每一项检查不能马虎,若是发现问题,尽快解决,我绝对不允许类似周文同志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,将我们部队的关系网给我搞明白,将数据下周一之前送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大。”

    “在为他们搞一次联谊,给我们的战友放个假。”

    宋阳一听这个,立刻来了劲儿,“请明星表演怎么样?”

    闵御尘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“平常不见你有多积极?”

    宋阳干笑了几声,提了一个良心建议,“老大,我有事情上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第五念的。”

    闵御尘泛着冷意幽深的黑眸定格在了宋阳的脸上,不到五秒钟,对方就败下阵来了,连忙拿出自己的手机,指着上面的一条热搜说道,“这是今天才发生的事情,然后你往下看。”

    视频的封面就是第五念的脸,他想不看都不行,点开了视频,默默的看完了,然后又点开了吓一跳视频,第五念抱着脑袋大吼了一声,“我的小龙啊,告诉我,是哪个王八蛋伤你如此之深,该死的,别让本姑奶奶找到你,要不然非扭了你的脑袋当球踢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猎豹中队的人很不客气的笑了,关键是他们大嫂太牛逼了,就连骂人都这么的搞笑。

    闵御尘微微挑起了眉头,看了楼下的评论,有一条极其的碍眼,冷哼了一声,他的女人也有敢觊觎,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洛河也是个闲不住的性子,不由得好奇了,“老大,你打算怎么英雄救美?”

    闵御尘将手机丢还给宋阳,“暂时先不理会,我相信她不会希望我多管她的闲事。”

    宋雨霏很赞同的点点头,“我看啊,她多半懒得理会,其实心大也挺好的。”察觉到老大的目光不怎么太明艳,总算是总结了自己的病句,“是宽容,大嫂是宽容,老大,你瞧我这张嘴,哈哈,太不会说话了。”她感觉自己的脸都笑僵了,老大还是那副冷冷的表情,太渗人了。

    万晴天始终冷着脸,对于第五念,她不想发表任何意见。

    闵御尘指了指最高的那条评论,由‘爱宁儿的小处男’所发表的评论,‘我看她是想出名吧,哪位好心人,把她人肉出来,我就敢去干她。’这条回复与评论,甚至是点赞都达到了最高流量,“把这个什么‘爱宁儿的小处男’的账号给我封杀了,只要是同一个id登入,不论大号小号,就给我封杀,老子让他这辈子都玩儿不了微博。”

    宋雨霏最擅长的就是电脑,所以这点事情对于她来说,简直就是小菜一碟,“放心吧,老大,免费附送,和他有关的账号集体”她比试了一个割脖子的动作。

    第五念从来没有想过,因为自己的不理会,最后上升到了曝光了意墨,甚至还有她未婚生子的事情,连当时医院的登记表都有被泄露出来,看了一眼可以鉴定是假的,可是吃瓜群众不知道,网络上骂着第五念的话已经越来越难听了,第五念带着意墨上学,面对其他人的指指点点,第五念阴沉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意墨握紧了妈妈的手,“别管他们怎么说,妈妈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,“我是怕你受委屈。”不理会这些网友,却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将手伸向了意墨,那么这件事情她绝对不会纵容。

    被园长客客气气的请进了园长室,面对现在的情况,园长从头至尾讲了一遍,因为之前第五念经常有捐赠,所以对于第五念这个大客户,园方显然是非常在意的,说话也很中肯,并非是敷衍了事,“虽然我不知道你与那个明星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我相信你有能力可以处理好这件事情,但是我不得不建议你,这段时间还是别送到幼儿园来,怕会有记者来这里打扰小孩子的幼儿园生活,毕竟我也不敢保证,班级有没有其他的小朋友被家长嘱咐过什么,意墨太小了,我作为一个教育者,不希望他面对的是大人的黑暗,你能明白我的用心吗?事情解决之后,我会为意墨开一个家长会,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颔首,“园长,非常感谢你的建议,我会尽快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监控录像,“外面已经有记者了,你从后门离开比较妥善一点。”

    幼儿园没去成,第五念只能带着意墨回家了,小家伙听说有几天不用上幼儿园了,高兴的乱跳,第五念摸了摸他的小脑袋,叹了一口气说道,“难为你费心思表现的这么高兴,妈妈会处理好的,这件事情别告诉以萝妈妈,毕竟她最近忙的连觉都快不够睡的,再为我们两个人操心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以告诉爸爸吗?”

    “别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第五念皱眉,有些话不能说的太直白了,但是她可以拐个弯阻止,因为意墨最懂事了,“你想他是个军人,若是参与这样的事情,被上面的人知道了,对于他个人的名义不好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第五意墨连忙点点头,“妈妈,你说的太对了。”

    面对儿子如此关心闵御尘,第五念不得不承认,她心中是酸涩的。

    将儿子哄去看动画片,她拿起了电话,因为是关机,所以并不知道有人找她快找疯了,甚至也不知道有人已经人肉出她的手机号码,个人信息,大把董宁儿的粉丝打来电话却是关机的状态,大家只能发短信诅咒她,甚至是诅咒她全家死光光。

    拨通了袁起的电话,对方传来焦急的声音,“boss,你可千万别来缘起,我去,外面都被记者包围了起来,你要是来了,我告诉肯定插翅难飞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冷哼了一声,“不用你说,我也知道。你先告诉我,董宁儿的违约金打过来了吗?”

    袁起急的快要跳脚了,“你说你这个时候怎么还关心钱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放屁,该我赚的钱一分都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你快想想怎么处理一下网络暴力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网络暴力?得,都还有名字了。”

    “boss,你是不知道网络暴力的可怕,前两年,董宁儿有一个好闺蜜,蒋晓晓,同出一个电影学院,只是名气远远不如董宁儿,好像是董宁儿陪着那个小姑娘去医院打胎吧,这事儿不知道怎么就被媒体曝光了,蒋晓晓却是死活不承认自己打胎,去医院的人就他们两个人,不是她蒋晓晓就是董宁儿,你不知道当时董宁儿的粉丝闹的有多么大,天天跑去蒋晓晓的微博下面骂人,比骂你的话还过分,甚至还跑到了蒋晓晓的家里去骚扰她的父母,导致最后蒋晓晓最后得了抑郁症,看了一年时间的心理医生,本以为可以重新开始,却是没有想到网络暴力又把她未婚打胎的事情翻了出来,最后也不知道她为什么选在董宁儿生日那天跳楼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抿了抿唇,“死了?”

    袁起扶着额头,“我给你说的是整件事情的严重性,不是让你关心别人到底死没死?”

    “到底死还是没死。”

    袁起真是被自家boss打败了,“死了,从十九楼跳下来,你觉得还能起死回生吗?让你平时多了解娱乐圈,看看八卦也好,大好的年龄硬是被你活成了老太太。”

    “无聊的事情我不太想关注,再说了,你觉得我是那个会自杀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,可是你也别小瞧了网络暴力,这事儿我找我爸通过关系给你压了压,但是你和董宁儿的事情还是必须要解决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很认真的点点头,“自然,她欠了我的钱,还没有给我,怎么我都要讨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boss,拜托你长点心好吗?”

    第五念摸着自己还跳动的心脏,“我长了啊,还跳的很有节奏呢?我先打个电话,你再听我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计划了?”

    她一出手,很有可能就是毁了她的演艺生涯,所以一般她做事情从来不会这么绝,毕竟还有二次赚钱的可能,她都是不会得罪人的。

    挂断了袁起的电话,然后拨了董宁儿的经纪人,对方一看是她的电话直接挂断了,根本没有接电话的打算,第五念挑挑眉,直接编辑了一条短信,“你若是不希望董宁儿的秘密曝光,我劝你最好麻溜的给老娘把电话打过来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今天家里停电,晚上才来电,二更很晚。

    娱乐圈的故事是有含义的,我想告诉大家,语言其实也是一种伤人的利器,不要随随便便就去评价我们不了解的人,说不定哪一句话就变成了刺伤别人的武器,如果因此背负一条生命,真的是太沉重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