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39
    苏眉不知道自己的解释蒋晓晓是否能够听进去,她甚至看不见蒋晓晓的样子,只能凭借着声音去寻找她的方向,“这就是事实的全部,我当初只考虑到宁儿的前途,没有顾及到你,我很抱歉,从小我就把宁儿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,她今日犯下的错误也是我造成的,你若是有恨就朝着我来。”

    蒋晓晓昂头大笑,“你算是个什么东西,我为什么要找你,我就要缠着董宁儿,这辈子让她过不安生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说道,“果然不能留你了!”

    董宁儿情绪很激动,伸开双臂拦截在蒋晓晓的面前,“不要,不能伤害她。”

    “趁着她大气未成,自然是要斩草除根。”

    “别,你别伤她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放弃了结手印,有些哭笑不得,“你找我来,不就是为了要将她除掉吗?怎么现在反倒是拦着我了?”

    “我,我从来没有想过除掉她,我就是想让你帮我给她找个好去处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看向了蒋晓晓,“这段日子你报复了董宁儿,让她害怕你到了极点,你痛快了吗?”

    不快乐,一点也不快乐,委屈与怨恨充斥着他的全部,能做的就是吓唬她而已。

    起初,她一个人走在马路上,蒋晓晓恨不能将她推到马路中间,让飞驰而过的车子将她压扁,可是当她的手推向董宁儿的时候,双手会穿透她的身子,那一刻她才认知到,自己已经死了,根本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,她太生气了,有太多的不甘心,开始每日每夜的缠着她,看着她能够感受到自己,漫天的恐惧已经严重干扰到她的生活,她没有一点快感,反而多了几分的失落。

    曾经他们是那么好的朋友,她现在害怕她如怪兽,终于有一天她的手能够拍在嗷嗷喊叫的宁儿身上,她竟然发现自己下不了手了。

    “董宁儿,你欠的是一句对不起,你明白这些日子被大众冤枉时的无助,茫然,恐惧,甚至是害怕吗?这是两年前本该你所承受的一切,却因为你的不解释,甚至是逃避,带给了别人的灭顶之灾,如果你一直这么活下去,我敢说你这辈子都不会有朋友,名声固然很重要,和你的朋友相比呢?”第五念的声音很轻很轻,好像是羽毛抚过千疮百孔的心,抚平了一切的疤痕,伤痛,最终带来的应该是反省。

    董宁儿终于明白了,却是已经太迟了。

    第五念轻叹了一口气,“蒋晓晓,你若是有心要报仇,我必定不会留你到今天,你该有更好的归宿,和我走吧,我会送你去投胎。”

    蒋晓晓脸上布满了惊恐之色,“不,我不要,我不要沦为畜生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不由得笑了,“现在才知道害怕吗?放心吧,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刚刚还”

    第五念耸耸肩,“这不是帮你试探,董宁儿这个朋友到底交的值不值得,小孩子就是别扭,若是你真的伤了人性命,你下辈子是绝对不会投胎做人的。”说罢,第五念朝着蒋晓晓挥开手掌,金光一闪,能够隐约看清她的容貌,一个很清秀的女孩子,随即消失不见了,落在了第五念的手里变成了一块很特别的五彩石。

    “至于,你想怎么将你们的事情化为句点,那就是你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晓晓呢?”

    “我会送她去投胎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我是收了钱的。当然我得感谢你,这钱赚的真是太简单了。”说罢还吵着气的脸都绿的安沛奕眨眨眼,那模样好似再说,你果然是人傻钱多,还特好骗。“好了,你好好养病,你想活成什么样的人生,没有人能够干涉你,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,做人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你二十了吧,会长大,将来你也会成为妈妈,总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和自己一样,连做错了事情都不敢承担要好吧!”

    董宁儿怔怔的看着第五念,又哭了起来,衷心的感谢她,“谢谢你,除了妈妈,没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该走了,安沛奕,最迟不要超过今天晚上八点,最好把钱打到我的账户,跑你们剧组去要钱,总归是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想到她的钱赚的这么轻松,随便讲两句话,丢一张符咒,就搞定一切,安沛奕不禁觉得自己的钱花的太冤枉了。烦躁的挥挥手,“你快走吧!”

    董家父母送走了第五念,房间里只剩下苏眉,安沛奕,董宁儿。

    苏眉招呼安沛奕坐,“我去给你倒杯水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说两句就走。”安沛奕看着董宁儿不解的小脸,淡淡的说道,“我知道你肯定很诧异,我为什么要帮助你。”

    董宁儿颔首,因为她没那个自信,自己的名声已经臭到如今这个地步,还会有人说喜欢她。

    “记不记得,六年前的环城片场,你将自己的盒饭还有一杯妈妈煮的热茶让给了一个替身演员?”看着董宁儿迷惘的眼神,安沛奕笑笑,“不记得也好,我记得,不论你出于什么样的心情,在那个时候,我很感谢八岁的你,给我带来一丝的温暖,全当是我还了你的恩情。”

    董宁儿朝着安沛奕深深的鞠了一躬,“谢谢你。”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一个小小的举动,竟然换来的是救赎。

    安沛奕自认为自己是一个相当有原则的人,有恩必还,自然,有仇也要必报。

    第五念再次看见董宁儿的时候,是她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端端正正的坐在电视机前,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道歉会,面对不停的闪光灯,她有些刺眼的遮挡了一半的视线,“我想澄清一件事情,虽然很晚,晚到让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,还是想要告诉大家,当年犯错的人是我,并非晓晓。对于喜欢我的人和我爱的亲人朋友,我很抱歉,网络是一个很便捷的地方,也是一个很可怕的世界,但是我并不后悔来到这个圈子,我后悔的是,没有在第一时间站起来维护我的朋友,让她遭遇了谩骂,侮辱,诅咒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晚上还有一更,闲岗时间回来码文,八点以后再看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