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5章 先祖的小镜子
    ,!

    第五念是一个行动派的人,想到什么,就会立刻去做,正与闵御尘闲聊着,下一秒抬眼看见了拐角的珍宝阁,抬脚就进去了,甚至根本就没想过自己的口袋里有多少银子。

    她走走看看,有些东西真的很不错,只不过没有一样相中的,好歹能够配得上的自家老祖宗的气质才行,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合心意的。

    第五念询问道,“你就不能给我点意见,光陪着我看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跟在第五念身后的店小二愣了愣,看了一眼四周,除了他还真就没有别人,想来这话应该是和自己说的。

    连忙上前一步,热心的讲解,“不知夫人想要买什么呢?”

    面对突然冒出来的店小二,第五念吓了一大跳,猛地拍了拍胸口,“你吓死我了!”

    店小二被第五念搞糊涂了,不解的问道,“夫人不是在和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”悲催的发现自己身边除了店小二,就只剩下了隐身的闵御尘,她干笑了两声,立刻改了口,“当然是和你说话,只是没有想到你回应的那么快,你们店的服务真是好的没话说。”

    得到表扬的店小二笑的一口白牙,就连服务都越来越卖力了,“夫人,我见你看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心仪的,想必你对喜欢的东西肯定要求特别严格,不知道你想要自己挑一个,还是送人?”

    “送人,年龄十一二岁,是个女孩,你给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货色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,这位夫人请你跟我到后面的雅间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顺着店小二指引的方向,第五念迈开了脚步,小步伐走的可谓是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闵御尘跟在她的身后,淡淡的询问了一句,“你兜里有钱吗?”

    第五念嘴角的弧度微微一僵,连步伐都变得沉重了起来,她轻咳了两声,摸了摸自己的口袋,今天好像连碎银子都忘记带了,瞧瞧她这个裔王妃,怎么就变成了一个穷逼?

    “夫人,就是这里了,您先请坐,然后我去给您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脸上浮现出不自然的笑容,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无声的喊着,“老公!”

    闵御尘抿了抿唇,“裔王妃买点东西,送到王府去结账没有什么不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提议,第五念忙不迭的点点头,果然是自家老公,连自己的前世都算计。

    “再不然,当着他的面送到宸王府,我自会给你结账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闻言,直接喷笑,这不是打慕以农的脸吗?

    自己的妻子想给女儿买点东西,还要别的男人给钱,换做是任何人都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店小二不知道第五念为什么笑了,但是客人有一个好心情,他们买东西也会特别的顺利。随后也跟着第五念一起傻笑,被店小二谜一般的微笑搞的第五念神经兮兮的,不停的反复问着自己,他为毛要对着自己傻笑?

    深知其中原理的闵御尘不由得勾起了唇角,轻漾出一抹清冽的弧度,甚是好看。

    第五念挑挑眉,好似在问他,你为什么笑?

    “夫人,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将第五念请到了雅间,店小二正好碰见了掌柜,“这面小镜包好,等一下预约的客人会来取,万万不可擦破打碎了,我们可赔不起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双手接过了精致化妆镜,第五念仅仅只是打眼看了一眼,刚刚坐定,随即跳了起来,直接奔着门口的店小二冲了过去,一把夺过了化妆镜。

    绝美精致的雕刻,隐约能够看得出是一个花的形状,最特别的莫过于小镜子下面的把手,与后面花朵的纹路连接在一起,就像是枝干一样,仿若是根据人的手型握印而成的,拿在手里很舒服。

    最奇特的就是,这个时代的镜子应该都是模糊的金黄色,可是这个镜面却是和现代镜面一模一样,照的人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第五念深吸了一口气,这个镜子她再熟悉不过了,分明就是第五家的先祖之物。

    以前她看着这个镜子还觉得特别奇怪,明明把手与镜子的背面是非常具有收藏价值的,偏偏镶嵌了一个这么低端的镜子,那个时候她就猜,到底是哪位贪玩儿的老祖宗打碎了镜子,然后找了这么个镜面镶嵌进去了,实在是太不上档次了。

    原来,这个镜子自始至终就是不上档次,尽管低端,第五念还是不想让自家的东西被别人买走,“这个镜子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这个镜子被人预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出十倍的价格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有些为难,“夫人,这个镜子真的被人预定了,小的不敢有任何的隐瞒,您要不要再看看别的,我们珍宝阁有许多比这个还好看的小镜子,说不定你看了会更喜欢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很坚定的回答,“不,我就喜欢这个小镜子,要不然我就出二十倍的价格。”她第五家的东西自然要留在第五家,坚决不能被不相干的人买走。

    “夫人,别为难小的,小的若是就这么把东西卖给了夫人,将生意人的信誉也就丢掉了,就是夫人您以后也不敢再来我们珍宝阁买东西了。”若是换做平常,这样高的价格店小二肯定就动心了,说不定还要去请掌柜的过来重新做决定,可偏偏买这只小镜子的人是个高门大户,在京城也是横着走的人物,他就算是赚钱,也不敢随意得罪那样的人物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,第五念懂,不由得点点头。

    店小二还以为她这是同意了,不禁欣喜连连,“感谢夫人您的成全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成全了,那个人今天不是要来取小镜子吗?我就在这里等着她,我从她手上买也是一样的。”第五念坐在了椅子上,然后开始大快朵颐的吃起了店家准备的糕点,茶水,誓死要等到小镜子的主人。甚至是在脑里已经想出了各种感人的借口,这是他们家祖传的宝物,很久之前丢失了,一直没有找到,现如今她愿意出高价钱买回去,如果对方不同意,就用慕以农裔王的身份去强压对方,就不信对方不妥协。

    第五念蹲坑等的举动虽然不讨喜,至少比那些用身份强压人,辱骂人的客人要好的太多了,一看素质就不一样。

    此事他也只能禀报给掌柜的,听完店小二所说的,掌柜只是吩咐他,“好生招待那位夫人,不可怠慢,她若是愿意等就等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掌柜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人来了,你带着引荐一下就退出来,不可参与其中。”

    “是,掌柜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下去忙吧!”

    雅间内只剩下闵御尘和第五念时,他才询问道,“为什么那么执意的想要这面小镜子?”

    “我第五家的东西自然要回归第五家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花费多少钱,我出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睨了他一眼,“你刚刚不是还说让我讹慕以农的钱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咱们家的事儿,就不用他参合了。”送慕玲珑礼物,自然要慕以农这个做父亲的掏钱,可是买回自家老婆娘家的东西,就必须闵御尘出钱,这才是规矩。

    第五念伸长了脖子,探向了外面,左看看,右看看,小镜子的买家为什么还没有来?

    此时,门外响起了店小二热络的闲聊声,对方连连‘嗯’了好几次,第五念都快要把耳朵竖起来了,也听不清楚来人到底是谁?

    自古以来,上赶着不是买卖,第五念深知这个道理,所以决定先端起自己的架子,等着对方先来,现在花的是自己老公的钱,自然要省着点才行。

    到底要用多少两银子买下来才是最合适的,此时店小二已经推开了房门,多少挡住了身后娇小的人儿,第五念抬眸看去,淡淡的询问道,“可是小镜子的主人来了?”

    对方听到了熟悉的嗓音,从店小二的身后探出了一个小脑袋,异常的惊诧?

    “裔王妃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