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93 我和你所生活的世界并不一样
    因为裔王妃突然来访,沐云瑶不敢有所怠慢,快速整理了着装,然后来到了前厅。

    木王妃正在招呼着第五念,两个人不知道闲聊到什么话题,一向不喜与人相处的娘亲也能和别人想谈甚欢,真是让人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不免多看了裔王妃两眼,发现她的视线正好投注在自己的身上,她连忙上前一步,恭敬的施予一礼,铿锵有力的说道,“云瑶参见裔王妃,不知裔王妃到来,云瑶甚是惶恐。”

    平常看见自己妈妈朝着自己施礼,她肯定早就侧开身子,或者提前就免去这份礼数,如今她想利用这一点达到自己的目的,所以也只能这般的看着。

    “果然连宫里的嬷嬷都在夸奖云瑶郡主的礼数学的最好。”

    沐王妃听到此话,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弧度,自家女儿被人夸奖,这应该是她最开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裔王妃谬赞了,还不是宫里的嬷嬷教得好。”对于自己这个小女儿,沐王妃绝对是当作掌上明珠一般的看待。

    “今日,本妃有事情要来拜托云瑶郡主,也是希望得到沐王妃和郡主的同意。”

    沐云瑶乖巧的站在了母亲的身后,安静的听着裔王妃的话,不骄不躁。

    沐王妃微微一怔,还真的猜不出来,裔王妃有什么事情要拜托自己的女儿,毕竟当今天下,谁都知道,皇上最宠信的儿子就是裔王,大家都在纷纷猜测,将来这个天下都是裔王的,依照裔王妃的身份,大可不必对他们说话如此客气,可是偏偏对方根本就不曾端着架子。

    “裔王妃请说,若是有我们家云瑶能够帮得上忙的,请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为了我们家玲珑吗?”裔王妃轻叹了一口气,“你们有所不知,那丫头性子野着呢,到现在一些规矩都学的七七八八的,请来十个嬷嬷,能被她气跑了九个,还有一个气病了,所以本妃思来想去,就当作找一个同龄的玩伴儿,在玩乐中学习。前些日子询问了宫里的嬷嬷,他们都说沐王妃的小郡主礼数学的最好,所以本妃这就厚着脸皮求你们来了,也不知道沐王妃和云瑶能不能答应本妃这个请求。”

    之前,沐王爷就千叮咛万嘱咐,皇上未册封太子之前,不可与哪位皇子的家眷走的太近。

    如今裔王妃这个请求,她还真是有点为难了。

    沐云瑶知道娘亲所考虑的事情,自然也不敢多加妄言。

    第五念本以为这件事情挺简单的,看着外婆犹豫的表情,足以证明他们想的可能更多,她在脑海里思来想去,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,这里是古代,以天子为尊,绝不能做一些让皇上猜忌的事情,恨不能撬开自己的脑袋,都怪她想的不周到,为难了外婆和妈妈。

    “本妃好像想起了一件事情,走的时候忘记告诉王爷了,本妃先告辞了,这事儿以后再说。”说罢,她便站起了身子,许是一直都穿不惯这种逶迤拖地的长裙,她还非常不小心的踩到了裙子的下摆,差一点就被绊倒了,好在她的平衡能力不错,两手挥舞着几下就稳定了自己的身形。

    沐王妃和沐云瑶都吓坏了,两人甚至伸出了自己的双手,企图利用自己微薄的力量扶住她。

    眼见她自己又站稳了,两人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,一阵后怕,若是裔王妃在他们沐王府内出了点什么事情,他们沐王府可就难辞其咎了。

    第五念双手抱拳,“就不打扰沐王妃和云瑶郡主了,本妃先走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望着第五念急匆匆离去的背影,沐云瑶没有绷住,直接笑了起来,沐王妃瞪了一眼女儿,眉眼间也是阵阵的笑意,“传言裔王妃端庄贤淑,从容温婉,看来并不属实,那玲珑郡主的性子或许就是遗传了裔王妃,不过这性子还真是让人讨厌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终于明白玲珑那个欢脱的个性想谁了?”

    “云瑶,你想去裔王妃教导玲珑郡主的礼仪吗?”

    沐王府就只有一个正妻,吃饭的时候父母说话多半都不太会避讳他们,所以朝廷上的事情,他们多少也知道一些,就好比刚才的事情,若是母亲同意了,皇上有可能会猜想,是不是裔王府和沐王府在密谋着什么?本来他们沐家就是外姓王爷,手上又掌管了十万兵马,皇上甚是忌讳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娘我又没答应那裔王妃的请求,但是你与玲珑郡主有着从小长大的情分,去裔王府找她玩儿我可管不着。”

    听到沐王妃的解释,沐云瑶扑哧一笑,果然娘一出马就能搞定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儿。

    “谢谢娘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真的玩儿野了,学业自然不能耽误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,云瑶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午你还有一堂丹青课,回去准备准备,我也有点乏了,先回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沐云瑶回到自己的房间,发现第五昇空竟然还在等着自己,此时此刻他正趴在图书馆的角落里要死不活的,见到沐云瑶回来了,立刻精神抖擞了,“你怎么才回来?”他的表情甚是幽怨,忍不住的抱怨道,“我等你快一个小时了。”

    她略显惊诧,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太无聊了?“你等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刚才说话说了一半,这不是没听完心里难受的吗?”

    沐云瑶差一点就要不淑女的翻了一个白眼,这个人果然很无聊。

    “什么话说了一半,我怎么都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刚刚说了没有未婚夫,然后又冒出了一个但是,但是什么啊?”这一个小时,他已经把但是怎么怎么样想了许多个版本了,就是死命的不想承认,但是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。

    也为沐云瑶想了好多个理由,今年才十六岁,虽说在古代是及笄了,可毕竟在他这个现代人的眼里,还是一个小屁孩,太早结婚不利于以后身体健康。

    却忽略了自己的潜意识里,并不希望她有了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沐云瑶恍然大悟,“哦,我当时想说我爹娘已经有了中意的女婿人选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这个可比有了喜欢的人更加可怕,因为他知道,在古代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不像现代自由恋爱,更加不提倡早婚早育。

    沐云瑶拍着自己的胸口,“我快要被你吓死了,你能不能别叫的那么大声音,若是我的丫鬟听见了,还以为我在房间里藏着什么男人呢?”事关名誉,她就算是不为自己考虑,也要多为爹娘考虑。

    第五昇空嘘了一声,然后小声的询问,“你是怎么想的?”仔细听他的话语之中还隐藏着几分焦急。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想的,自古以来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况且我爹娘又不能害我,选的女婿肯定是最适合我的。”虽然也想嫁一个心里欢喜的男子,可这是不可能的,父母疼她宠她,并没有把她的婚姻与政治牵连在了一起,她已经是非常的感动了。

    第五昇空揉着泛疼的太阳穴,这个小妞已经被古代的思想荼毒了,“云瑶,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和自己喜欢的人成亲吗?”

    “有啊,这种事情也只能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情变成现实,难道你真的就甘心这样的活着?”

    沐云瑶震惊且错愕的看着第五昇空,“我没有喜欢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代表你以后不会遇见,万一是在你成亲以后才遇见喜欢的人,你会不会悔恨终生?”

    “你,你别说了,你的想法太过惊世骇俗了。”她活了十六年,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,不知道为何,听到第五昇空这番恐怖的言论,她竟然觉得人就该活的肆意潇洒一点,才不枉费虚度此生,疯了疯了,她一定是被他误导了。“我和你生活的世界并不一样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