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99 告白
    她会因为害怕,身子不停的发抖,在脑海里想了好几遍,愣是想不出自己到底得罪了什么人。

    门外有细碎的脚步声由近而远去,她不由得小心的松了一口气,开始决定自救。

    动了动被缠住的手腕儿,她扭动着自己的小手,发现自己被束缚的太紧了,想要挣脱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云瑶?”此时怀中传来第五昇空很小声很小声的轻唤,她将第五昇空给忘的一干二净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在?”

    “是,你没有关掉我们两个的联络,我怎么可能主动切断联络?”沐云瑶沉默了,并不再吭声,眼睛却是在四处寻找可以逃跑的机会。“云瑶,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?”因为镜子一直被塞在她的胸口里,所以第五昇空根本就看不见外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,仅仅只能凭借着自己所听到的话来判断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会自己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“云瑶,你别一个人扛着,与我说说你现在身处在什么样的环境,耳边都能够听到什么样的声音,你失踪的时候是夜里几点钟?”他一连问出了许多个问题。许久没有听见她的回应,镜子那一头的第五昇空不免着急了,“云瑶,你怎么了,怎么不说话了?”仔细去听,他的声音隐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。

    沐云瑶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没事儿,我会想办法自己出去的,你就别为我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如此轻松的口吻,第五昇空有些急了,“沐云瑶,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很危险,如果你能够把自己的处境交代清楚,说不定就可以逃出去?”

    “处境?”她不禁发出冷笑,“我比任何人明白自己的处境,他们只等一声令下,便要毁我的清白。你知道在我们这里,若是女子被毁了清白就意味着什么吗?”

    第五昇空蓦地顿了顿,就算是不了解盛世皇朝,可是他多少对于古代的制度还是了解一些,世间多半都是容不得女子不贞,哪怕过错并不在于女子。

    以后的日子必定不好过,面对世间的白眼,被人所不齿,哪怕她是高高在上的沐王府小郡主?

    “可能不会有男人敢娶我,我爹娘也会被人看不起,就连三位哥哥的仕途都有可能会被我影响。”说到这里,她不禁小声的啜泣,“最关键的是,我竟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谁?”

    听见她哭了,第五昇空不禁心慌,“云瑶,你别哭。”

    因为害怕,因为委屈,她到现在脑海都是一片空白,全身开始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云”

    “第五昇空,你不用在安慰我了,就算是他们真的要毁我清白,我也绝不会让他们称心如意的。”说罢眼底闪过了一丝的坚决,就连话语之中也多了一丝的狠绝。

    第五昇空的心头蓦地一晃,古代女子唯一能够想象到的解决方式,除了自裁保持自己的清白,好像就没有更好的办法,想到这里,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慌,“云瑶,在我眼里看来,没有什么比人还活着更重要的事情了,其实在我们这里,女人的清白真的不算什么,有很多女生婚前就与别人发生关系了,结婚的时候也能够找到一个很爱她的男孩子结婚,死并不是解决事情的根本,想想你的爹娘,还有哥哥,忍心让他们”

    沐云瑶打断了他的话,“如果我生活在你的世界,我一定不怕别人戳我的脊梁骨,可是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不一样,第五昇空你到底懂不懂,没有人会爱我,而我活着只能给他们抹黑,添羞。”

    “会,我会爱你。”他急切之下承认了自己的心意。

    沐云瑶错愕的说不出话来了,耳边只有那一句,“会,我会爱你。”再无其他的。

    “云瑶,在这样的情况下向你告白,你肯定会觉得我是在安慰你,不管你现在相不相信我,我都只想告诉你一件事情,我早就喜欢上你了,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喜欢,察觉到的时候,正是你不理我的这些日子,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,惹得你生气了,每天都想着见到你,哪怕是你骂我也好,就是别不理我。”

    “第五昇空,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将藏在自己心里的话全部说出了口,第五昇空不由得松了一大口气,“我记得你以前都叫我honey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告诉我,第一次见面,你就喜欢我叫你亲爱的?”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知道honey是亲爱的意思?”第五昇空无比的震惊,随后立刻想通了一切,“你是不是因为这个,才生我的气?”

    “是,我不知道你面对第一次见面的女孩子,为什么要说出这般惹人遐想的称呼。”她也无法相信,他对自己是一见钟情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起初,我的确是想逗你玩,可是我并没有什么恶意,后来,后来,我的心境有所改变,我自然不想听你再改口,所以才没有告诉你,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你,云瑶,你能够相信我吗?”他问的特别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沐云瑶深吸了一口气,“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他放佛有点听不懂沐云瑶所说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来不了我的世界,我去不你的世界,起初我是真的很生气,你为何要戏耍我,甚至那日见到了那对男女大庭广众之下丝毫不避讳的拥吻,我才明白,我们生活的世界有多么不同,你或许已经习惯了,可是我并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第五昇空听着她的话,心里头说不出的难受,他们最大的阻碍就是身处在两个时空,永远没有交汇点,或许这辈子他们都只能在镜子里看见彼此。

    “阿昇,这是我第一次叫你的名字,也是最后一次了,你很好,感谢你的喜欢,我相信你会在未来的某一日遇见一个对的人,以后都不要在和我联系了,你没有错,我只是看明白了一些事情,对自己生气而已。”她看明白了自己的心,比任何人都明白,即便是再喜欢,受伤的时候,却连给彼此一个拥抱都成了奢望。

    “云瑶,你”

    她狠心切断了这边的联系,不再听第五昇空的任何说辞,生怕自己的心会动摇。

    说话的这会儿功夫,她的手也没闲着,在地上找了一个酒瓶子的碎片正在磨着手腕上的绳子。

    她从来就不是坐以待毙之人,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,她终于磨断了拴着自己手腕的粗绳,然后迅速解开了脚上的束缚,轻手轻脚的来到了门口,决定观察一下外面的情况,却是没有想到大门从外面被推开了,映着两个人的身影,不期然与沐云瑶打了一个照面。

    见到沐云瑶完好无损,对方先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沐云瑶一怔,“裔王妃?宸王?”她搞不懂,这两个人怎么会同时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“你没事就好,外面的人我们已经解决了,你现在必须回府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们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?”实在是太巧合了,她不免要多想了。

    闵御尘声音清冷,“回去再说。”说罢,带着他们二人顿时就消失在了原地,沐云瑶再次缓过神的时候,已经在自己的房间内。她连连称奇,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你们两个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解释的太多,我们在你身边安插了人手,有人想要害你失去清白,现在沐王府所有的人都知道你不见了,正在满王府找你,你身边的人很有问题,至于幕后的黑手我们还没有找到。”难为一向沉默寡言的闵御尘说出这么多话来。

    沐云瑶不似别的小姑娘,遇事会慌张,此时反而是异常的镇定,开始思考了起来。

    沐王府内已经是火把连天,隐隐还传来小郡主的呼唤声,“能和我说的具体一点吗?”

    “我的人汇报,你的丫鬟沉香在你被人掳走之后,就冲进了房间,然后大喊着郡主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沐云瑶抬眸,看向了宸王,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

    他很是淡定的说道,“你必须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1528128212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