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05 我竟然杀人了
    第五念一把撩起了马车帘子,老王脸上立刻闪过了一丝恐惧,“裔王妃,您快点回马车里待着,老王拼死也会保护你的。”在老王的眼里,王妃救过他一命,就是她的再生父母,谁若是胆敢伤害裔王妃,就先从他的尸体上踏过去。

    第五念径自从马车上跳了下来,从空气之中能够感受到多方气息,杀气如此浓厚,连老王一个门外汉都能够感觉得到,恐怕百八十号的人有。

    微微勾起了嘴角,扯出一抹讽刺的笑容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这般看得起她,出动了百八十号的人就是为了杀她?

    一双灵动的眼睛扫过眼前的景致,将前后的路线看个一清二楚,这条路她走了快三个月了,自然也知道要想冲出去,恐怕比登天还难,后退的话,这里又与国师府有段距离,还不等回国师府,她就要被人砍成肉泥了。还有一条路,尽头却是悬崖峭壁,她大胆的笃定那条路肯定没有埋伏。

    看来免不了一场硬仗,看了一眼身旁吓得腿抖的老王,即使害怕,依旧想要保护自己的样子,第五念心里叹息,她还多了一个要保护的人,看来以后出门要看黄历了。

    “老王,你会功夫吗?”

    老王微微一怔,下意识的摇摇头,“回裔王妃的话,小的不会。”

    果然她就不该有所期待,“等一会儿你就躲在我的身后,莫要上前,否则我就护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老王立刻摇头不答应,在第五念肃冷阴森的眸光下,老王吓得连头都没敢摇,直接点点头应下了。

    却是在心里发誓,今日就算是拼了老命,也要保住裔王妃,没见过谁家的主子这么拿下人当人看的。

    “老王,你上马车里坐好,他们的目的是我,你若是有机会逃出去,就跑的远远的,想办法找人回来救我。”最后一句话纯粹是安慰老王,她根本就没报任何的希望,如果不这么说,老王是不会走的。

    听到王妃把求救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了他,瞬间充满了使命感,忙不迭的摇摇头,“裔王妃放心,小的就算是拼了这条命,也一定会带人来救你。”

    感觉到杀气扑面而来,第五念大喊了一声,“老王上车。”

    老王被她这声怒吼吓得只剩下本能的反映了,麻溜的爬上了马车,第五念随后跳上了马车,抓起了缰绳,用力的抽打着前方的骏马。

    仿若是脱缰的野马,那速度扑打在脸上都能够感觉到一丝丝的疼意。

    对于第五念来说,驾驶马车绝对是第一次,所以抽打骏马的力度也没法掌握,导致马儿疼的直接狂奔了起来,马蹄子踏在了凹凸不平的路面上,导致她自己都快要坐不稳了,更别提要抓住缰绳这么高难度的动作。

    老王坐在了马车内,因为车速突然加快,他差点没晃出马车外,连滚带爬的摸索着可以抓得住的把手,以免自己真的就这么被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的妈呀,太吓人了,看着王妃柔柔弱弱的女人,没有想到驾起了马车竟然会这么狂野。

    她知道,唯有快才能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躲藏在暗中的人眼见第五念换了方向,没有前进,也不后退,没有想到她竟然选择悬崖的方向。

    第五念疯狂的驾着马车,抽打的鞭子也是十分的用力,放佛故意激怒骏马,见时机差不多了,第五念低吼了一声,“老王,我先去别的地方引开他们,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,保重!”

    老王刚刚掀开了帘子,刚刚还坐在这里驾着马车的第五念瞬间就消失的不见踪影了,他惊骇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第五念身影一晃,整个人就闪出了几丈以外的地方,她不闪躲,选择正面出击。

    右手舒展开,赫然多出了一个把手,甩开了几米长的鞭子,她深知对方想玩车轮战,企图想要消耗她的体力,以此彻底击毁自己。

    眼见一道黑色的身影闪过,对方结了一个手印,一道电光火石闪过,晃晕了她的眼睛,狼狈的躲过了对方的雷击,至此已经可以完全肯定这些人就是曾经伤害鲁玉簪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躲避那一道道劈下来的雷,第五念一连在地上滚落了好多圈。

    几圈以后,她就发现后路不太好退,有人已经举起了大刀等着她把自己的脖子送过去。

    第五念发现了一件事情,这些人对她痛下杀手,今日非要置她于死地。

    虽然第五家的术法从来不用在伤人上,但是不代表她不可以用自己的功夫去征服。

    她一向用得上一手好鞭子,看似无规则的抽打,却是每一此都抽打在敌方的身上,第五念可谓是用了全身的力气,这力度自然不同,疼的那些人倒在地上不敢动,战败了一批人,他们就会涌出更多的人来围堵。

    面对这些亡命之徒的攻击,她唯有保持自己的冷静,希望自家老公能够快点察觉到自己有危险了。

    许是想的太过用力了,就连老天都在帮她,空中突然降下来一个身姿妖娆的女子,冷若冰霜的小脸上盛满了浓烈的杀气,她将第五念护在了身后,“主子,常羲会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欣喜,“常羲?你怎么知道我有危险?”

    “君主担心你会有危险,所以一直派奴婢隐藏在你的身边。”而就在刚才,她也险些被第五念的调虎离山之计给骗了,追着那辆的马车肆意的狂奔,却是没有想到马车上只有老王,却没有裔王妃。

    没有看见主子的那一刻,她恨不能立刻死去。

    随后又急匆匆的朝着这边赶来,期间顺便还通知了君主。

    第五念虽然不喜欢被人盯着,可是出了今天这样的事情,她也只能说,跟踪这种东西简直就是太好了,要不然自己此时的小命都要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再坚持一会儿,君主马上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颔首,眼见聚集了越来越多的能人异士,空间逐渐变小,不利于她甩鞭子,反而会处处受到限制,所以,第五念直接按住按钮,将鞭子收好,按下了按钮,直接请出自己的桃木剑。

    她的招数快准狠,几乎是一剑必倒一个人,她知道自己不能软弱,不能仁慈,否则就是在给常羲拖后腿。

    也是第一次知道,杀红了眼睛真的是没有停止的时候,最后只剩下麻木,眼见鲜血染红了她的眼睛,哪怕现在她累得已经提不起胳膊了,在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,再撑最后一下,闵御尘马上就来了。

    常羲是那种很冷很冷的女孩子,脸上更是连多余的表情都没有,即使面对此事这样的车轮战,依旧要保持自己的风度,“主子,你可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?”

    第五念哭丧着脸,还有几分闲情逸致的说道,“我比你更想知道,为毛我来到这里,竟然还有人想要杀我?”

    天理何在,她从小到大虽然算不得是三好学生,可到底也是一个不捣乱的孩子,怎么来到了古代就变成了万人恨,还被人如此狼狈的追杀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到底砍了多少个人,刺了多少剑,总之连手腕都在轻颤,连桃木剑都在发抖,她是真的体力不支了。

    常羲见状,飞身而致,面对这些拥有法术的人,她没有留活口。

    她的带有攻击性的武器就是自己水袖缎带,可以柔韧如水,可以坚韧如铁,时而像一条蛇缠绕着人群中间,所到之处必定会绞碎了几个身高强壮的男子,时而像一把宝剑,可以刺穿对方的胸膛。

    常羲眼瞅着第五念腿软,跌坐在了地上,空气之中划过了一道强烈的剑气,直扑她的面门,第五念绝对是下意识的反应,向后仰,却还是因为动作慢没有闪躲及时。

    本以为自己在劫难逃,却是没有想到下一秒竟然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,闻着熟悉的气息,她几乎是放松了下来,甚是委屈的挤出两泡眼泪,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轻颤,“你再晚来一会儿,你就没媳妇儿了,我,我竟然杀人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