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07 小可爱
    明镜算是女君身边心里素质比较好的一个,很快就看出了不同,她没有想到第五念竟然还会有造梦的本事,在她还是清醒的状态,就能制造出一个假象来,甚至是轻而易举就能抓住心中所惧怕的,将来第五念必定会成为女君的心头大患。

    所以此人绝对不能留了,想到这里,明镜痛下杀手的决心变得更加坚定了。

    她握紧手中的削铁如泥的宝剑,用力的朝着女君劈下去,哪怕只是个幻影,她也不敢对女君不敬,“抱歉了!”

    第五念完全就是引出明镜心中的梦魔,只是没有想到那个人竟然是旱魃女君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觉得魅儿不会派人来杀她,毕竟他们相处的还算是不错,两个人怎么都算得上是朋友了吧!

    第五念错愕的功夫,明镜已经破梦而出,狠厉的剑气带着强大的气场朝着第五念而来,她虽然疑惑,却是并没有掉以轻心,身子一闪,堪堪躲过了对方的攻击。

    闵御尘随手劈死一个挡路人,眼见方才第五念差点受了伤,他吓得唯一那么精魄都快要破散了。

    第五念哈腰大力的甩开了鞭子,就像是一条灵活的小蛇穿梭在地上,卷起了细细的尘土,那鞭子好似长了眼睛,朝着对面明镜的脚腕而去,瞬间打了死扣,眼见九阳神鞭勾住了对方的脚裸,第五念用力一收,她几乎是被一股强势的力度绊倒了,整个人毫无预警的向后仰。

    明镜在半空中翻了两圈,却是没能挣脱第五念的桎梏,只能抬起手中的宝剑,朝着那根神鞭用力的挥去,企图砍断第五念的鞭子。

    九阳神鞭对于阴邪之物绝对是最坚固的武器,可是面对削铁如泥的神剑,就会变成两截鞭子,滋养一条可以化作武器的鞭子,不仅需要日月的精华,年年岁岁的阳光滋养,是很难成气候的。

    因为收回来的及时,所以明镜并没有劈中,第五念不禁恼火,“竟然想要毁我的宝贝,那就让我见见你的真本事。”说罢,第五念再次扬起了鞭子,抽打着天空,看似毫无规则,空气之中凶煞之气却是难以掩饰。

    明镜自然也感受到了,面对第五念甩来的鞭子,起初她还能轻松地应付,随着她的鞭子游走的越来越快之际,她连闪躲都变得费劲了,尤其是第五念越抽越红眼,还伴随着她的法术,与方才那个吓坏的第五念一比,不知道强悍了多少个等级。

    她仅仅只是凭借着自己的意念,甚至是自己的所学,召唤着心中的梦魔,其实她并不知道,只有第五家的家主才能召唤梦魔,而造梦秘籍上又没有说明,所以她也只当梦魔是人人都能召唤的。

    起初,一团团的黑雾腾空而起的时候,她只觉得胸腔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塞满了,压抑的她有些难受,甚至是反胃,好在她的意志力一向很顽强,那团黑色的雾体一遇见第五念,就像是撒欢儿似的,围着她不停的转,相当具有好感度,热情的她自己都快要招架不住了。

    几乎能够看见黑雾形成了一团云朵,许是因为见到第五念,所以它显得特别欢快,几乎是围着它不停撒娇,那架势恨不得左亲一口,右亲一口,以此来庆祝两个人的团聚。

    眼见明镜带着嗜血的煞气破空而来,第五念想要闪躲却是被这团黑色的雾体包裹的什么也看不见了,若不是闵御尘飞扑的及时,将她带离了原地,很有可能就会成为明镜的剑下亡魂了。

    明镜还想再次攻击第五念,却是没有想到彻底激恼了那团黑雾,只见他随口吐出一团黑色气体,将她团团的包围住了,她就像是自导自演了一场戏,一个人在那里不停的撕扯着什么。

    黑雾回首,可能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惹下这么大祸事,漂浮在半空中一动不动,第五念抬眼望去,还能够看见他的物体表面形成了人类的五官,充满了彷徨,茫然,惶恐。

    瞪着眼睛死死的看着第五念,眼见她完好无损,却是再也不敢嘚瑟起来了,尤其是闵御尘的狠辣的黑眸扫了过来,它都快要感觉自己就这么飘散了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还想要朝第五念的身后躲去,可是碍于闵御尘的强势到恨不能毁了他的眼神,他到底是有所畏惧了,飘在半空中瑟瑟的发抖。

    第五念见状,不由得啧啧称奇,她召唤的是梦魔,出现的却是这么乌黑一团的小可爱,甚至还对自己摇头摆尾的,若不是此刻自家老公的眼神太可怕,恐怕它早就飞扑到自己的怀里了。

    她轻咳了一声,“别吓坏它了。”就冲着它刚刚维护自己的举动,足以证明梦魔没有恶意,只是见到自己太过开心罢了。

    虽然第五念也不知道,它见到自己这么开心做什么?

    闵御尘轻哼了一声,朝着那团黑雾招手,冷声道,“小可爱,你过来!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被叫了名字,小可爱瞬间就激动了,立刻朝着第五念摇尾乞怜,还真是让人颠覆想象。

    第五念挑了挑眉,“小可爱?它竟然叫小可爱?这是谁起的这么贴切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闵御尘看着她,眸光之中噙着一丝温柔,“你起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一怔,她起的名字?这好像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吧,还想再询问点什么,谁知道小可爱竟然这么激动,扑在她的怀里就要求抱抱。

    明镜从梦魔的掌控之中挣扎出来,满神的狼狈,她不是黑曼和素颜那样的蠢货,明知道自己杀不掉对方,还要逞强,那就是蠢货了,她顿时消失在了原地,也顾不上自己带来的那些人,眼见她要跑,闵御尘立刻就要拔地而起,第五念却是想到了之前她说过的话,一把将闵御尘拉了回来,冷声的呵斥,“你给我在这里好好的待着。”

    梦魔遁迹而寻,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明镜一消失,绞杀的人立刻撤离了,徒留了满地的尸体,第五念唤了一声常羲,“主子,常羲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沿着东边的方向找一找,去看一看有没有我的车夫,若是有,你就将他送回裔王府,告诉他我没事儿了,若是没有,死了我也要见到尸体。”她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赶尽杀绝,连车夫也不肯放过,不论如何要先找到了人在说。

    常羲偷偷睨了一眼君主,给予一个你好自为之的眼神,立刻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此时,独留第五念和闵御尘,她拉着他的手,目光炯炯,“老公,别和我打马虎眼,否则我会立刻翻脸的,自从来到这个地方,你事事都瞒着我,以前我不问,总觉得你瞒着我肯定是为了我好,可是今日若不是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揭穿了你,闵御尘,你是不是就打算只要我一天不知道,你就会一直都瞒着我?”

    闵御尘轻咳了一声,眼神四处飘,就是不看第五念。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他竟然还想不说实话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们结婚以来,第一次她不愿意对自己说实话,她虽然会难受,更多的却是生气与心疼,她是真的被这只闷葫芦气到了眼眶发红,轻轻的咬着下唇,闵御尘见状,心立刻就疼了,轻轻的拭去了她眼角的泪珠,“老婆,别哭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拍掉了他的大手,“别碰我,你这个骗子,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婆吗?什么事情都瞒着我,什么都不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哭,只要你不哭,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吸了吸鼻子,“你说,我听着,你若是敢对我有所隐瞒,我就,我就”

    “就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回现代以后,我就包着闵宝回我爸妈家。”

    回娘家不可怕,可怕的是抱着闵宝回去。闵御尘连忙说道,“回娘家行,别抱那个臭小子,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被他气笑了,“闵御尘,我现在很生气,你还敢和我嬉皮笑脸的?”

    “我听得出来,你连老公都不叫了。”

    “闵御尘,别给我拐弯抹角不说重点,说!”

    1528611507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