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15 到底喝了多少酒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东皇太一错愕的看着自家的哥哥,有些搞不懂,他是否有听懂自己所说的话?“哥哥,那个人已经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闵御尘眉头紧拧,在他的眼里看来,东儿分明就是故意让念念心生怀疑,触及到第五念泛着狐疑的眼波深处,心中顿时一阵烦躁。所以,说出口的话就多了几分不耐烦,“该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许是打死他都不能想到,有一天哥哥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就连第五念都是微张着小嘴巴,不解的看着自家老公,在她的眼里,闵御尘从来不说脏话,可是对着这个弟弟,哪怕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弟弟发火了,足以证明他是真的动怒了。

    东皇太一很显然不能接受哥哥如此粗鲁,瞬间就红了眼眶,第五念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个天神差点就要哭了,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到底是一个心软的人,拉着自家老公的胳膊,“老公,其实我也没受伤。”

    说到底,她对东皇太一也不是有多讨厌,毕竟是自家老公的弟弟,虽然这个弟弟来的莫名其妙,多半就是想故意惹他生气,解解自己的心头之恨罢了,要对他痛下杀手,她的确是做不到。

    毒辣狠厉的双眸冷冷的扫向了第五念,“丑东西,我哥哥从来不会这样对我说话,一定是你的粗鄙带坏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刚刚对他的那点心疼全部没有了,这种人嘴太贱了,“老公,我已经开始烦他了,赶快让他滚蛋。”世界上就没有这么变态的天神。

    “丑东西,我告诉你,哥哥是我的,你不过是个后来的,有什么资格赶我走?”

    “你不走,我们走。”说罢闵御尘就拦着第五念几个飞纵就消失不见了,临走之前随手一挥,刚刚被炸成粉末的假山又恢复如初了,独留东皇太一自己站在半空中泫然欲泣,在心里已经不知道骂了第五念多少代祖宗了?早晚有一天,他要让这个女人臣服在他的脚下,跪着乞求自己。

    东皇太一被闵御尘无情的打发走了,第五念立刻拉着闵御尘的胳膊,故意摆出一张凶狠的嘴脸,“说,他口中所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闵御尘颔首,“一个不希望帝俊活着的人。”

    将东皇太一刚刚所说的话,在自己的脑海里回味了一遍。用力狠掐着闵御尘的腰身,他的眉头皱了皱,“不错啊,明着回答了我的问题,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说出重点,到底谁不希望帝俊活着?”

    “念念,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,据我的调查,那些企图袭击你的人现在前往了距离此处六百多公里的一个小山村,那个地方离神奈山和梦之玄都很近,我怀疑他们正在找镇压女君的水晶棺,你要知道,若是那个水晶棺被他们毁了,这个世界上就再也不会有任何东西能够镇压旱魃女君之物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,我们快走啊!”第五念顿时就忘了东皇太一口中的‘那个人,现在满腹心思都在水晶棺上。

    “等等,那水晶棺有上天道符咒,非仙人,妖精,鬼怪可随意撕开,必须是凡胎肉骨,还要看缘分是否能够看见那张符咒,所以你以灵魂状态去了,根本解决不了任何的事情。”如果不是如此,他一定会亲自将水晶棺抢到手,决不让第五念冒险。

    “让秦忆烟肉身出府,裔王肯定不能同意。”上一次去了神奈山,裔王事后就发了好大的火,甚至还整出一个什么金鸾儿,到现在还在裔王府内没名没份的住着,也不知道慕以农和金鸾儿要打什么鬼主意?“算了,我去和他说一声,管他答不答应,我先跑了再说。”第五念没有想到自己来了一趟古代,活的很是憋屈,受制于人的感觉可真的太不好了。

    当东皇太一结界被破坏了以后,所有人都能够活动自如,又恢复了最初,好像谁也没有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,又继续该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    第五念冲出了门外,正好与门外的秦忆烟撞到了一起去,她很是焦急的说道,“快,快点,快把身体借给我,我有点急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受伤了吗?”她上下打量着第五念,见她安好,不由得松了一口气,“你没事儿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快,烟儿,把你的身体借给我用一下,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,等我忙过了这一阵子,我就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秦忆烟虽然不知道第五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看着她如此着急,必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儿,就把自己的身子换给了她,“你事事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,等我回来再和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得到同意,第五念进入秦忆烟的身体,一路飞奔到了慕以农的院落,“慕以农,慕以农,我找你有很重要的事情。”第五念人还未到,声音已经先到了。

    眼见第五念就要冲进了房间里,清风不知道从那里冒了出来,伸手拦住了第五念,“王妃不可,王爷交代了,谁也不能进去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着急的说道,“清风让开,我找你家王爷有事儿,事儿说完我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现在王爷有事儿和小郡主再说,交代过任何人不可以进去,其中包括你。”清风看着第五念,眼睛里透露出不同寻常的鉴定。

    只是某人听到这话可就不够淡定了,立刻就变成了张牙五爪的小野猫,“什么叫其中也包括我,我怎么了,王爷是和郡主在一起,为什么我不能进,他若是和金鸾儿在里面我也就不打扰了,和玲珑在一起,我为什么不能进去,让开!”

    清风不太了解现在的王妃,还以为只要他说出那番话,王妃就一定会识趣的离开。

    但是他这回偏偏遇见了第五念,一个敏而好学,不懂非要弄懂的乖孩子,他就是那种你越不让我进,我就越要进的人。“清风,我再说最后一遍,让开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,您真的不能进去。”

    她上前了一步,清风阻拦一次,直到他彻底将第五念给惹毛了,提起了裙子,毫不留情的朝着清风踹出了一脚,“让你让开让开,你是听不懂吗?非得我踹你一脚才爽是不是?”

    清风没有想到王妃会这么粗鲁,当真是踹了自己的屁股,只是他来没来及的反应,第五念已经推门而入了。

    门开的那一瞬间,刺鼻的酒气迎面扑来,第五念最先挥挥小手,捂着自己的鼻子,“我去,这么大的酒气,清风,你确定你家王爷是和玲珑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清风也是一脸迷惑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“的确是搬了几坛子的酒,照理说王爷应该不会喝的太多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轻唤了一声,“玲珑?”

    清风虽然在外面守着,但是没有王爷的允许,他也不敢靠近,至于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也不太清楚。“王爷?”

    房间深处传来唏嘘声,伴随着低沉的哭泣声,第五念心头一跳,脑海中立刻浮现出某些异样的画面,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压迫着她,导致第五念很压抑,有那么一瞬间,她以为秦忆烟的身体都快要活过来了,甚至能够感觉到心跳异常的加速。

    原谅她平常不正经的小说看的太多,现在脑补的画面太强烈,强烈到她已经开始头晕目眩了。

    清风倒是没有第五念那么顶多肮脏的思想,就是生怕王爷喝醉了,伤了身体。

    第五念略带着几分破音,“慕以农,玲珑?”她不由得加快了步伐,朝着里间而去。

    拐了个弯,她还不等看里面的情景,一个娇弱的身影就扑到了第五念的怀中,扑面而来的酒气熏得第五念隐隐作呕。“我的吗呀,你这个丫头到底喝了多少酒?”

    慕玲珑抱着第五念放声嚎哭,“唔唔,娘,你怎么才来啊,娘,我好想你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