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章 狡猾的家伙
    陆玠的话,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如果姜璃还不明白,她就是头猪!

    搞了半天,她在这里猜测陆玠的心思,以为自己掌握了主动权,却没想到,从头到尾的交锋,都被这个男人算计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只是看重了自己在角斗场中的表现,所以把她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至于她的身份,肯定是带回来后,才派人去查。

    之后的言语交锋,杀意试探,都只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彻底的搞清楚她这个人的能力,还有价值。

    陆氏一族的死士,如果只有勇狠,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她却按着陆玠的布置,一步一步自觉自动的走进他的陷阱,为了保命,绞尽脑汁与他周旋,从而也让他看清楚了她这个人,想要隐藏都没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,这只是一场测试!

    看她是否有资格成为陆氏死士的测试!

    ‘好狡猾!智近于妖啊!’姜璃在心底喟叹了一声。她似乎有些明白了,为什么陆玠那么弱鸡,还能赢得属下的敬重。

    他或许是不能习武,但是人家能美貌智商双重碾压啊!当然,她没有忽视从陆玠身上爆发的莫名力量。

    同时,她心中也很悲愤。到底是谁传出来的,陆玠除了美貌,一无是处?

    无声长叹了一声,这一局,姜璃认栽!

    ‘算了!好歹不用死了。走一步看一步,虽然陆氏岌岌可危,但我初临这里,依靠陆氏,也能暂时安身。一切,等我搞清楚这个世界了再说。’姜璃在心中自我安慰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陆玠的一句话,让姜璃瞬间又警惕起来。‘这个男人,又想玩什么?’

    身后,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须臾之间,姜璃闻到了淡淡的脂粉气味。接着,她眼中出现衣裙摇曳,两个貌美的丫鬟,出现在了她左右。

    “少主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。”

    两人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陆玠抬手轻指了一下,吩咐,“将她带下去,收拾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主。”

    两婢同时领命,转身面对姜璃时,她们的神色中已经没有了恭敬,显得有几分冷漠。

    “跟我们走吧。”其中一美婢开口。

    语气中,也无半点尊敬。

    姜璃很不习惯这种语气,但却也没有说什么。她将自己现在的处境看得很清,如今的她是一个奴隶,这地位又怎么比得过陆玠身边伺候的美婢呢?

    姜璃站了起来,她对陆玠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,转身与两个婢女离开。

    陆玠眸光闪烁了一下,是因为她那临走时的笑容,也是因为她瘦弱的背影中显露出来的挺拔傲然。

    ‘她,在骄傲什么?’陆玠不懂。

    “你暂时住在这,里面已经放了洗澡水,还有换洗的衣服。一会,有人会把饭菜和药送过来,收拾好后,你就待在这里,不要乱跑,等候少主召唤。”

    两个婢女把姜璃带到了一个厢房,吩咐了一番,就飘然离去。

    独自留下的姜璃,打量了一下屋子。

    不算简陋,但也绝对称不上精致,更加谈不上奢华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间普普通通的厢房,以姜璃曾经的生活标准来说,简直就是乞丐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唉,人在屋檐下。”仰头感叹了一句,姜璃走向洗澡的浣室。

    她已经忍受身上的脏污很久了!

    仔仔细细洗了澡,又换上了干净的衣服,姜璃才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陆玠虽然狡猾,但是府中奴婢的待遇很不错。她身上的衣裳,可是一般人家买不起的。

    淡蓝色的束胸云裳,款式与之前的两个婢女一样,只是颜色不同。

    厢房中的圆桌上,已经摆放了一荤两素的饭菜,还有一药酒。洗澡的时候,姜璃就发现自己这个身体有些淤青,应该是她穿越过来前造成的。

    毫不客气的吃了饭,用了药,姜璃躺在床上,手里拿着铜镜,仔细打量着里面陌生的面孔。

    精致的瓜子脸,五官长得不错,一双眼睛水汪汪的,却与她原本祸国殃民的绝色有着极大的差距。尤其是,这张脸,还未张开,充满了稚嫩和柔弱。

    “这绝对不是我!”姜璃看不下去了,眼不见心不烦的将铜镜扔到一旁。

    突然,她坐起身,盘膝坐在床上,眉头轻皱。

    她尝试调动灵力,召唤血脉,却没有成功。甚至,她想要重新引灵入体,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个世界没有灵力修行?还是说,有着另一套不同的修行之法。”姜璃低吟思索。

    实力,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她却不得门而入。这个小丫头的身体记忆,许多都是有关于姜家,关于后晋朝的。对于如何修炼,根本没有半点记忆。

    “看来,只能靠自己去寻找答案了。”姜璃又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将修行的事暂时放在一边,姜璃又开始整理原主的记忆。这一次,她仔仔细细过了一遍,没有错过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心中,对她那神秘的母亲,越发感到好奇。母亲临终时,让她找到自己的哥哥姜灏,可是姜灏在哪?

    “上都。”姜璃唇间吐出这个地名。

    姜夫人说出这个地名,是在告诉她,哥哥姜灏在上都吗?

    摇了摇头,姜璃对这个母亲遗命的完成,没有太强烈的完成感。这一切,都还是要等到她提升实力,能够自保之后再说。

    别忘了,现在姜灏可是逃犯,而她,也被弄成了女奴……

    坠入奴籍的原因,让姜璃的眼神变得冷厉。

    而她此时却不知,当她被陆氏少主带走之后,有两个女人正闻讯赶来寻她,在她们身后,还跟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。那少年,长得玉树临风,让人心生好感,就是眉宇间淡淡的自命清高,有些损了这风姿。

    他一身素白锦衣,腰间玉带上吊着香囊玉佩,头发也用羽冠束着,让路边的人纷纷侧目。

    “这是城西月家的公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月楠西,月公子。月家骄子,据说习武天赋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两个女人又是谁?看她们年龄,应该是母女。她们又和月公子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他们这是去哪?”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是陆氏!”

    街道两旁的议论声,都进入了月楠西的耳中。他微微蹙眉,其实,他并不想走这一趟,更不想见到那个令人厌恶的丫头。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