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章 还真是有毅力啊!(2更)
    朱墙绿瓦,琉璃璀璨。

    传承了数百年的陆氏门阀,就在这繁荣富饶的苏南城之中。这一点,谁都知道。

    可是,当真正走近了这豪族,才会感受到发自内心的震撼!

    延绵不断的围墙,将这里与外界隔离。

    高门大户,玉柱栏栅,金漆牌匾,玉石台阶。还有直通陆氏的直道,见碑下马的御赐荣耀,都让陆氏一族在苏南城中的地位,高得令人仰望。

    月楠西站在陆氏门前,仰望这高大的门庭,深吸了口气,藏在袖中的手,不自觉的捏紧。

    ‘总有一天,他也会让月家拥有这样的荣耀!’他的双眸中,迸发出灼灼的精光。

    姜瑜母女也看向陆氏门庭,心中的震撼只会比月楠西多。

    陆氏门阀,就算上都有名的那几家,都比不上这巍峨气势,令人心生卑微。

    ‘要是能进入这里的人,是她女儿多好?’何氏有些羡慕的在心中暗道。当然,她的女儿,决不能以奴的身份进入这里。

    即使心中明白,何氏还是会忍不住嫉妒姜璃的好命。明明都从官家小姐,变成了低贱的奴隶了,居然还能被陆氏少主看中,还带了回来!

    将眼中的嫉妒藏于心中,何氏向前迈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来人止步!”

    突然,一声威严之声,从紧闭的大门中传来,吓得何氏定在原地,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来的声音?”何氏吓得脸颊发白,浑身颤抖不已,眼神不安的看向自己的女儿,还有准女婿。

    姜瑜脸色同样难看,缩在月楠西身边,如同受惊的鸟儿。

    月楠西此刻也不好受,刚才在那道声音中,他感受到了强大的武道压迫,震得他的灵窍都隐隐发疼。

    此人绝对是高手!

    很强!

    月楠西眸子猛缩,看向陆氏门庭的眼神更热切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,将自己的袖子从姜瑜的手中扯出,拱手执礼,语气恭敬的道:“晚辈月家月楠西,来陆氏宗族有事拜见,还请前辈容禀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那道声音又出。

    即便月楠西自报家门了,声音的态度也无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这一点,被何氏看在眼里,心中又不舒服起来。

    月楠西倒是没觉得什么,强者为尊,人家比他强太多,自然有资格傲气。“多谢前辈。是这样的,楠西有一个远方表妹,因为家道中落,不得已入了奴籍。我们一路寻来,却得知昨日她被陆少主带回,无奈之下,只能冒昧前来打探一番。”

    姜璃明明就是被何氏打发卖入奴籍的,现在月楠西一讲述,居然变了一番味道。

    姜瑜低下头,没有说话,她心中忐忑怕被这厉害的人物发现月楠西在撒谎。何氏却不惊慌,心中暗道月楠西聪明。

    “昨日到今日,府中未入新奴,你们回去吧。”过了一会,那声音才再次道。似乎,是与府中确认之后,才给出的答复。

    没有?

    月楠西皱眉。

    怎么会没有呢?月家打探出来的消息,应该不会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。晚辈告辞了!”月楠西思索一番,决定暂时离开。

    “楠西,怎么能就这样走了?”何氏不甘心的道。

    月楠西扫了她一眼,大步朝外走出。

    “楠西哥哥等等我。”姜瑜见状,忙快步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远了,月楠西才道:“陆家何等氏族,绝不会为了一个奴隶撒谎。看来,姜璃被带走后,并未回陆家。”既然人不在,他又何必继续纠缠,给这府中的高手留下不好的印象?

    一个看门的人,居然都是让他仰望的高手,陆氏,果然是底蕴深厚!

    月楠西心底有些狂热,今日虽然未达到目的,却让他燃起了强者之心!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这么回去了?”何氏追上来问。

    月楠西停下,看向街头繁华的闹市。这里,与陆氏只有百丈之远,却如同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陆氏的威严肃穆,无人敢扰!

    “那里有一处茶楼,此街也是返回陆氏的必经之路。如果不死心,便在这里等着。”月楠西道。

    何氏眸光一亮,立即点头。她不亲眼看到姜璃,不会死心。“我们这就去茶楼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去吧,我不去了。”月楠西却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楠西哥哥你不跟我们一起等阿璃妹妹了吗?”姜瑜急道。

    她眼中的期盼,让月楠西有些动摇,不忍抛下美人。可是,他一想到今日连陆氏大门都未进去,一个守门人就能轻易捏死自己,他动摇的眸光又变得坚定。“我不去了,我会派人来陪你们,若是等到了,便让他回来通知我。青茭会在近,若我不抓紧时间修炼,又如何得到陆氏门阀的青睐?”

    月楠西的话,让姜瑜露出笑容,她没有阻止,反而鼓励道:“嗯,楠西哥哥你快去吧,好好努力,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!”

    月楠西点了点头,将母女二人送到茶楼,便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姜瑜看着月楠西的背影,神情痴迷,没有注意到母亲变幻不断的神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些事,身处于山庄之中的姜璃,自然是不得而知的。

    她被陆玠足足晾了三天!

    三天里,口口声声说让她做死士的陆玠没有再出现,也没有任何消息传来。而她被困在那间屋子里,无聊等待的同时,也没有忘记研究自己新的身体。

    姜璃花了三天,用最原始的拳脚训练,让自己的灵魂与身体完全契合。

    这一日,大清早的,姜璃在房中打完一套拳,浑身血脉,热气从皮肤呼吸而出,从内到外,都是痛快淋漓的感受。

    将汗水擦干,姜璃的房门就被推开。

    进来的,还是当初那两位婢女。

    她们看到姜璃,也没有任何表情,只是木然的道:“收拾一下,跟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姜璃从善如流,跟着她们离开。后来,她才知道,离开不是去见陆玠,而是跟着大部队,一起下了山庄,返回城中。

    而当姜璃站在女奴队伍里,跟着陆玠的马车出现在那条必经之路时,在此守候了三天两夜的姜瑜母女,也在人群中发现了她……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