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一章 居然打女人?(1更)
    月楠西的脸色,瞬间变得精彩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这个小丫头说什么?

    居然说,是她主动提出退婚的!

    可笑,简直就是厚颜无耻!

    明明是他向父亲提出退婚的意思,而父亲见姜家大势已去,也没有反对,默认了他的做法。

    只是,那纸退婚书还未来得及给她罢了。

    本想着,如今要找她帮忙,这退婚书也晚点再拿出来,却没想到,这个死丫头,居然反咬一口。

    “姜璃,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月楠西声音阴沉无比,眼神也变得阴鸷。

    这样的月楠西,让姜瑜浑身一颤,有些害怕。但她还是走上去,轻扯住他的衣角,小声的道:“楠西哥哥,你别生气,阿璃妹妹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姜璃眼神凌厉的扫过姜瑜。

    这朵白莲花,就知道装可怜,扮无辜。不就是因为她把月楠西迷住了,他才会提出退婚的吗?

    何氏母女,月家,对这原主人的欺辱,还真不是一点两点。

    撇开这具身体带来的恩怨不谈,她姜璃最讨厌的也就是这种虚伪的人!

    “你个小贱婢,胆子见长啊!”何氏把被喝得脸色发白,可怜楚楚的女儿拉到身后,对姜璃骂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贱婢,你又是什么?寄生虫?还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!”姜璃讥笑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!目无尊长,言语粗俗不堪,嚣张刁蛮。我月楠西绝对不会娶你这种小丫头为妻。”月楠西怒吼道。

    他的双手,已经在袖口中紧握,一股淡淡的力量,缠绕在他拳头上。

    姜璃挑眉,冷笑道:“那我还真要谢谢你了。你这种自命清高的伪君子,我还不屑要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嘲讽的轻声补了一句,“真当自己是朵狗尾巴花了,人人都稀罕。”

    噌!

    月楠西的听觉,何其敏锐。他自然将姜璃讽刺挖苦的话听在耳里。

    以前那怯懦的姜璃令人讨厌,现在这个牙尖嘴利的姜璃,更让他厌恶!

    然而,姜璃却没有停下。

    她没有给眼前三人再开口的机会,看着气得脸色发黑,双眸赤红的月楠西道:“你放心,给你的退婚书,今天之内,必会送到你月家!从此之后,你我男婚女嫁各不相干!记住,是我退了你的婚,是我不要你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月楠西怒吼一声,拳力毫无预兆的挥出。

    姜璃脸色一变,感到了一股强于她的力量朝她扑面而来,锁定她所有方位,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胸口,如同被重锤击中,姜璃只感到自己肋骨发出一声‘咔嚓’,断骨之痛,随即传来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,也倒飞出去,狠狠撞在陆氏大门内的影壁铁碑之上。

    一口鲜血喷出,洒落青石地板。

    “你放肆!”

    这一幕,来得突然,以至于守在一旁的陆府护卫都没有反应过来,直到姜璃落地吐血,他才惊觉,原本的口角之争,居然演变成了动手?

    而且,还有人敢在陆家门前,欺负陆家的人!

    哪怕姜璃只是一个奴婢,她也是陆家的奴婢,又岂是其他人可以随意欺辱的?

    护卫眼神陡然锋利起来,伴随着他的怒喝,一道更加强劲的拳风也挥出,直接击向月楠西。

    月楠西想要接下,他以为自己能接下。

    可是,当那凌厉非常的拳劲袭来时,他发现自己错了,错得离谱!陆府护卫的锋芒,轻易的破开他的防御,力量狠狠落在他胸口,他的一排肋骨尽数被打断,吐血不止。人飞出去的距离,比起姜璃只远不近。

    “楠西哥哥!”

    看着被揍飞的月楠西,姜瑜脸色唰的一白,忙向他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何人敢伤我陆氏之人!”

    伴着一声整齐的喝声,陆府之中,站出一排护卫,眸光如鹰隼般,锐利无比的看着三人。

    月楠西直接被打得晕了过去,姜璃虽然没晕,却也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她又咳了一声,吐出淤血。

    陆府的护短,让她有些意外。严格来说,她可是今天才刚踏入这个府邸,但是却有一群人在她受到欺负的时候,愿意站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看向一排背影。无论他们是因为陆府,还是因为陆玠,这个恩情,她姜璃记下了。

    “完了完了!”月楠西被打晕,何氏也是惊慌失措。她面容扭曲的对姜璃道:“姜璃,你完了!你居然敢伤了月家天骄!你等着吧,月家家主不会放过你的!陆府也不会为了你一个奴婢,得罪月家。”

    她的恐吓威胁,令姜璃无声冷笑,眸光冰冷得吓人。无论之前,他们做了什么,姜璃自觉是一个外来者,虽然厌恶,也没有升起杀意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……

    她心中已经起了必杀之心!

    现在的她,只是一个柔弱少女,月楠西居然能下这样的狠手。他想杀了她,她还要洗干净脖子来等么?

    姜璃撑着墙站起来,嘴角血痕还在,她一脸讥笑,“月家?何氏,你未免也太看得起月家了。”

    她话落,却不知站在她前面的那排护卫,在她这句话后,眼中都浮现出傲然之色。

    不错!一个区区月家,又怎会被陆氏门阀看在眼里?

    “今日这一拳,我记住了。你转告月楠西,他日我必会亲自奉还!”姜璃忍住痛,口中含血,一字一句的道。

    “滚!再敢来陆氏放肆,苏南城中再无月家!”一道威严声音赫然传出。

    这声音,何氏认得,正是他们初次登门时,把月楠西吓退的声音。

    何氏脸色发白,心中气得发抖,却不敢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姜璃那边,她算看清楚了。这个死丫头,又傍上了大树,如今又开始耀武扬威起来。

    她跌跌撞撞的来到月楠西身边,与女儿一起,将昏迷的月楠西扶起来,狼狈的离开了陆府。

    目送他们离开,姜璃的眸光依然凌厉无比。

    带她过来的护卫有些内疚的看向她,若不是他没注意,姜璃也不会受伤。少主让他将她带来,如今却受了伤,他愧对少主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,还是先回去,我会请大夫过来诊治。”

    姜璃现在的情况,的确不太好。月楠西那一拳,伤了她的肋骨,却引动了她体内一股不属于她的力量。

    此刻,她冒着冷汗,浑身轻颤,眼前也是昏眩无比,可是,她还有事没有做完,决不能倒!“带我去见陆玠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