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二章 月家的脸,我偏要踩!(2更)
    护卫皱眉,他不明白,姜璃都伤成这样了,为什么还要去见少主。

    而且,她居然敢直呼少主名讳!

    可是,被她坚定的眸光看着,他似乎说不出拒绝的话。

    就这样,忍着断骨之痛的姜璃,被带回了陆玠面前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样子,陆玠轻笑出声,“怎么不过一小会功夫,你就搞得如此狼狈?看来,你还未为我所用之前,就把自己的小命玩死了。”

    姜璃看向他,这个男人在笑,眼中依然迷蒙,看不出他此刻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她明白,最后那声警告,定然是他默许了,门房中隐藏的高手,才会如此说。所以,在大门外发生的一切,他都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如今,却又来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。”姜璃直接说出来意。

    身上的痛,越发强烈,她没有时间再和他玩虚与委蛇的游戏。

    陆玠蹙眉,那张绝色倾城的脸,因为他的皱眉,而变得更加动人,美得惊心动魄。“你的要求还真是多。有没有听过一句话,可一可二不可三。”

    姜璃咬牙,凝着这个美如玉的男人。“可以交换!”

    “哦?现在的你,拿什么和我交换?”陆玠饶有兴致的眯眼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求他的少女,眼中流露出与年龄不符的狠意,那种锋芒,就算是他府中最强的战士,都没有。

    陆玠很欣赏,但要让他出手,却还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拿什么?

    姜璃现在身无长物,唯一有的,就是慕轻歌给她炼制的神器,诛邪。但,诛邪与她已经融为一体,不说她不愿拿诛邪交换,就算愿意,她现在也无法感应,更无法拿出。

    见她沉默,陆玠琉璃般的眼眸中,光泽流转,轻飘飘的道:“不如,拿你身上的秘密来换。”

    姜璃直视他,没有言语。她以为,他还在觊觎姜家秘密。

    陆玠拂袖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笑容不变,却突然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姜璃心中一紧,眸光闪烁。“我是谁,你不是调查过了吗?”

    陆玠轻笑,“若姜临风的女儿,真是你,那你也不至于沦落到被人卖身为奴,差点死在角斗场了。”

    姜璃沉默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,瞒不住这个狡猾如狐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肯定一早就怀疑她了,却没有点破,只是在一点点的试探。

    今天这个机会,却是自己送上门的,他也就顺水推舟了。

    姜璃突然觉得,自己和陆玠的第二局,依然惨败!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。只要你帮我这个忙,我就告诉你我是谁。”姜璃在沉默之后,果断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。

    陆玠嘴角的笑容扩大,他饶有兴致的问:“你要如何?”

    “笔墨,我要写退婚书!然后,你派人帮我送到月家,最好闹得满城皆知!”姜璃冷笑,说出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这不是什么难事,可现在的她,偏偏需要依靠陆玠的力量。

    她必须快!抢在月家的退婚书送达之前,先下手为强!否则,这具身体的名誉尽毁。

    做这件事,不仅是为了报复月楠西,也是她对这身体主人的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陆玠眸光闪烁了几下。突然仰头大笑起来。“你这是在当着整个苏南城的面,打月家的脸啊!”

    姜璃勾唇浅笑,眸光却依然冰冷。“我就是喜欢踩月家的脸,让他们无法翻身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陆玠大喝一声,吩咐女婢,“笔墨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昏迷中的月楠西,被何氏和姜瑜搀扶着,往月家而去。

    她们母女心中,对姜璃是恨之入骨。却想不到,她们刚走,姜璃就已经在布置一切。

    “母亲,姜璃今日太过分了!居然伤了楠西哥哥。”姜瑜心疼的替月楠西擦掉嘴角的血迹,眸光怨毒。

    “放心,月楠西在月家地位如此重要,月家不会就此罢休的。”何氏心中也恨。恨姜璃都如此落魄了,居然还能在她面前嚣张。

    提到月家,姜瑜担忧的道:“楠西哥哥这样回去,月家主会不会大发雷霆?”

    “他生气才好呢!不生气,怎么去收拾那个小贱种!”何氏讥笑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他会不会迁怒到我们身上?”姜瑜想得更长远一些。毕竟,是她们母女撺掇着月楠西去找姜璃的。

    何氏脸色一变,强装镇定的道:“我们也是好意,谁知道姜璃那丫头如此刁蛮嚣张。若不是她,楠西也不至于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她眼珠一转,对女儿道:“回去之后,我们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是谁干的!”

    月楠西被带回月家不久,就传来月家主暴怒的声音。

    月家的宅子里,无人敢出声,生怕遭受无妄之灾。家族中的大夫,已经前去诊治,月清流这位月家之主,也将家族中的疗伤圣品,一一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为的,就是要救他的宝贝儿子!

    月楠西的房间里,不断有人进进出出。

    房中不时传来他妻子哭泣的声音。他站在外面,脸色阴沉,眸光阴鸷的看着何氏和姜瑜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是谁把楠西伤成这样!”月清流是灵将境界的人,他一发怒,何氏和姜瑜都感到四周的气息骤然一紧,她们好像被禁锢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月家主,是……是姜璃那贱蹄子!”何氏忙道。

    “姜璃?”月清流眸光倏地一缩,似乎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就是她,是她把楠西哥哥害成这个样子的。”姜瑜掩面擦泪,看向月楠西的房间,担心不已。

    “她?一个小丫头,有何能力伤到我儿!”月清流有些不信。月楠西天赋乃月家年轻一辈最高,是开了灵窍的修炼之人,年纪轻轻已经是五级灵士,姜璃一个不懂修炼之人,怎么可能把他伤成这样?

    “她自然是没有能力,可是她却傍上了高枝。若非她言语挑拨,楠西也不会被无辜伤成这样。”何氏立即道。

    然,此时他们却不知。在月清流向何氏询问事发经过之时,一支队伍,已经浩浩荡荡的从陆府出门。

    当当当——

    敲锣打鼓的声音,吸引了大街上来往行人注意,就连那些茶楼酒肆中的客人,也都闻声而来,挤在窗前门外张望。

    “诸君听着,我陆氏家奴,姜璃今日退婚月家月楠西,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!”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