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四章 我是女皇,你信吗(2更)
    啧啧,太毒了!

    “这是要狠踩月家的脸啊!”

    “我是月楠西,心里都要有阴影了。这比杀人,还要狠啊!”

    “楠西!楠西!我儿……”

    月清流还未反应过来,就听到从身后的房中,传来自己妻子撕心裂肺的喊声。

    儿子!

    月清流心脏一缩,根本来不及去应对外面的事,就转身朝房中跑去。月楠西是他赋予厚望的子嗣,绝对不能有一点闪失。

    思及此,月清流心疼得目呲欲裂,对姜璃的恨意又增添了不少。

    月家的人也懵了,月楠西和姜璃的婚约,在月家知道的人不少。可是,家主不是说过,姜家大势已去,这婚约要退了吗?

    他们家的骄子,值得更好的婚配。

    怎么他们月家还没去退婚,那落魄的姜璃,就先一步退婚了?

    这怎么得了?

    月家的面子还要不要了!

    月家的人,纷纷冲向大门口,想要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可是,冲到门口后,却都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我滴个娘!

    这浩浩荡荡的上千人,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快!快去禀报家主!”月家的长老,声音有些颤抖的吩咐管事。

    这边,月清流冲进儿子的房间,看到他衣襟一片血色,人也昏迷过去,萎靡不振,只觉一股冷气,从心底冒出。

    “家主!我要那贱婢死!”李氏的五官都变得扭曲,眼中的仇恨十分瘆人。“还有,外面那两个和姜家有关的女人,都给我滚!滚出月家!”

    何氏和姜瑜听到这话,心中都是一颤。

    她们真的是被姜璃害死了!孤儿寡母,孤苦无依的,离开了月家,她们怎么办?

    “来人,将外面那两个女人赶出去,不许再踏进月家半步!”月清流的暴喝声传出。

    显然,他将心中的怒气,发泄在了这对母女身上。

    何氏脸色一变,连连求饶。

    姜瑜也是哭喊着不肯走,嘴里楠西哥哥、楠西哥哥的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然,她们再如何哭诉,又怎么能改变月清流暴怒下的决定?

    不一会,两人就被拖了出去,直接从后门扔出,也运气好的避过了正门的好戏。

    房中,月清流还来不及看看自己儿子的情况,就接到禀报,只能匆匆往门外赶去。

    等他到了,看到那个阵势,即便是心有准备,仍然觉得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他月家的名声,脸面,完了!

    耻辱!耻辱!

    今日,是他成名以来,最耻辱的一天!

    “月家主,我家少主的话,你可记好了?这退婚书,你可要收好,以后,姜璃与你月家再无半点关系,管好你的儿子,莫要再厚颜无耻的纠缠不休。”那手举着退婚书的陆府护卫,神情高傲,对月清流根本没有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传达该说的话后,他用力一抛,手中的退婚书即落在了月清流的脚下。

    啪,的一声,就好像是扇在月清流,扇在月楠西,扇在月家脸上的巴掌声。

    那叫一个清脆响亮!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那护卫办完差事,转身就准备带着人离去。至于那些跟来看热闹的人,跟他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“且慢!”月清流出声阻止。他眸光阴沉无比的看着陆府护卫,将那退婚书踩在脚底下。“我儿被陆府护卫打伤,就算陆府势大,也要给我一个交代吧。”

    “交代?”那护卫轻蔑转身。“你要什么交代?你儿子在我陆府大门前,出手打伤我陆家的家奴,还有理了?怎么,我陆家的家奴需要你月家之人管教?再敢胡搅蛮缠,信不信我陆家也来你月家代为管教一下,在这苏南城里,该怎么做人!”

    嚣张!霸道!

    太牛逼了!

    这就是陆家!

    数百年的根基,连皇帝都要忌惮的功勋,又其是一个小小月家可以质问的?

    再一次,苏南城的人们,对陆家这护短的家风,有了更深刻的领悟。

    月清流被说得面目泛青,双唇颤抖,浑身冒着冷意。其他的月家人,也不敢吱声,一个个把头深埋胸前,连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陆府护卫冷哼一声,鄙视的扫了月家众人一眼,率领其他陆府护卫离开。“回府。”

    目送陆府众人离开,月清流站在原地,眼中的恨意凝实。‘陆家!姜璃!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场好戏终散场!月家彻底沦为了苏南城中的笑柄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月家天骄,被陆府的女奴给休了!

    姜璃主要的目的,就是要狠狠踩月家的脸,顺便把这该死的婚约给解决了。但是,事件发酵后,引发的一系列事情,却是她始料未及的。

    比如,待她‘极好’的何氏母女,她的婶母堂姐,被赶出了月家。

    又比如,月楠西被她气得送了半条命。他早已经写好的退婚书,今日之后,再也送不出去。而且,还不得不收下姜璃送来的退婚书。

    整件事,策划者是姜璃,执行者是陆府之人。

    当时,姜璃是说把这件事闹得越大越好。于是乎,陆玠便派人敲锣打鼓的去游街了。

    简单!粗暴!

    陆府护卫在月家门前争锋之时,她却在府中自己的房间里可怜兮兮的疗伤。

    真是……废啊!

    姜璃无声感叹。

    她才刚穿过来多久?就接二连三的受伤。习惯了强大力量的她,突然变得那么弱鸡,实在是很不适应。

    好在,大夫检查之后,发现肋骨只是受损,断裂了一点,并未完全断掉。只要她没有大动作,也不会感到多疼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护卫回来之后,就带回了月家的消息。

    姜璃听到之后,自然是暗爽一番。

    嗯,她的敌人不自在,她就自在。她的敌人越生气,她就越开心。

    事毕,按照规矩,她是要去面谢陆玠的。

    她知道,这个男人也在等,等她兑现承诺。

    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裳,姜璃托着伤体慢悠悠的去见了陆玠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两人是单独见面,没有旁人在场。

    姜璃站在陆玠面前,后者不开口,她也不着急,只是在津津有味的欣赏盛世美颜。

    “好看吗?”许久,陆玠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看。”姜璃毫不知羞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陆玠突然问。

    姜璃眸光一闪,笑道:“我说,我是女皇,你信吗?”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