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七章 敢不敢赌一场!(1更)
    ‘来得还真快!’

    姜璃眸底,划过一道冷芒。

    突然,她注意到,陆玠的视线,也落在了她身上。她抬起小脸,与这个高贵如神的男人对视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进来。”陆玠突然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。

    姜璃这一次,却没有被男人的笑容迷惑。她皱了皱眉,眼神中透露着思索。‘这个男人,又想搞什么?’

    她已经知道自己觉醒了灵窍,可是,什么都还未来得及问,这月家就找上门来,陆玠这个男人,又是一个看不懂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起来,站到我身边。”陆玠突然对姜璃道。

    姜璃眸光一闪,依言站起来,走到了陆玠的身后站立。而那个被指给她的护卫,也如影子般,站在她身后,神色恭敬。

    姜璃疑惑的看了他一眼,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她感受得出来,护卫透露出的恭敬,是针对她的,而非陆玠。

    ‘在我觉醒灵窍的时候,发生了什么事?’是什么,导致了这两个人态度的改变。姜璃收敛心神,偷偷眷了陆玠一眼。她想知道,这个男人又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撇开初见时的偷袭不算,姜璃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靠近陆玠。

    她站在他身后,并不能看清楚他那张祸国殃民的脸。但是,却能清晰的感受到他身体传来的气味。

    一种淡淡的药香……其中,还掺杂了些难以辨认的特殊香味。

    ‘也不知道是用什么香料熏香,这味道还真是特别,让人一闻难忘!’姜璃在心中嘀咕了句。

    “姜璃,你知道,在这个世界,什么是最重要的吗?”当外面出现几道人影时,陆玠突然对姜璃道。

    姜璃心中一凛,抿唇沉思。她思考的,当然不是这个问题的答案,而是这个男人的用意。

    似乎,男人也并不用她回答。在说出这句话后,就看向了那几道越发清晰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小姐,来人为首一位,是月家家主月清流。在他左右两人,是月家排名第一、第二的太上长老。月空和月升,他们都是灵将九级的修为。月清流则是灵将七级。”

    姜璃转眸,眸带思索的看向护卫,护卫却讨好的一笑,低下头。

    小姐?

    她什么时候变成了小姐?她现在的身份可是一个奴隶。

    奇怪!真奇怪!

    姜璃暂时将心中疑惑放下,看向月清流身边的月空和月升。她接收了原主的记忆,当然认得月清流。

    可是,月空和月升却是不认得的。

    身为太上长老,又怎么会轻易的抛头露面?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,今天,月清流来了陆府,却带上了两个太上长老同行。月家一共有多少太上长老,姜璃不知。

    但是,她却看出了月清流对她势在必得之心!

    思及此,姜璃眸光一厉,心中冷笑。

    “月家,月清流,携家中两位太上长老,拜见陆少主。”月清流跨入之后,立身拱手,向陆玠行礼。

    言语间的恭敬,并没有多少真诚。

    姜璃能听得出来,她相信陆玠也能听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陆玠却好似没有察觉般。

    月清流眸光一闪,心中暗道:‘陆家的光芒,让此子当得起这份高傲!’否则,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,又岂能在他面前耀武扬威?

    “多谢陆少主了。”月清流的态度,越发敷衍。

    姜璃看得皱眉,却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月清流带着月空、月升坐下。他的冷厉的眸光,直接扫向了陆玠身后的姜璃,杀意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“月家主今日如何有空来我陆家?”陆玠随意的道。

    如何有空?!

    月清流眸色阴霾。

    陆家才在苏南城上演了这么一出针对月家的大戏,月家又被一个贱奴打脸,成为了苏南城中的笑柄,还问他为什么来这里?

    如今,他的宝贝儿子月楠西,可还是昏迷不醒的!

    “敢问陆少主,我月家可有得罪陆府之处?”月清流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。”陆玠干脆利落的回答。

    月清流眸光一闪,讨要说法的心,突然有些忐忑起来。

    陆玠的态度,他摸不准!

    “既如此,那今日让我月家如此丢脸的罪魁祸首,就是一人了,还请陆少主交出此人。”他不敢追究儿子的伤势,毕竟是月楠西先动手的。

    他也不敢因为今天的事,得罪陆府。

    但是姜璃,他却是绝对不会放过的!

    月清流的语气态度强硬,让姜璃皱眉,心中泛起冷意。

    然,陆玠却在此时道:“知道为什么月家主能坐在这里,如此说话吗?因为,他是修炼者,而且还是等级不低的灵将。”

    这话,当然是对姜璃说的。

    姜璃一愣,月清流也是一愣。前者,是在思索,后者是在不解。

    突然,姜璃明白了!

    她总算知道这个男人的用意。他是在借月清流告诉自己,在这个世界,自身强大才最重要,家族,背景,虽然能让敌人有所忌惮,却不能真正的震慑敌人。

    如果今天,她姜璃是修炼高手,又或者陆玠能修炼,且天赋了得,那么月清流还敢上门吗?

    “陆少主,您这是何意?”月清流不满的道。

    “家主,稍安勿躁。陆家是名门望族,定能明辨是非,不会为了袒护一个贱奴,而做出有失民心的事来。”月空向月清流道。

    他这话中有话,明显是在针对陆玠。

    月升也直接道:“陆少主,我月家一直敬仰陆府,这贱奴,与月家也属于私人恩怨,陆少主又何必牵扯其中呢?”

    说来说去,三人的目的就是要让陆家放弃保姜璃!

    这二人,一口一个贱奴。从头到尾,没有正眼看姜璃一眼。她心中好笑,眸光却越来越冷。

    “哦?诸位就这样来要人,难道,要让外界耻笑,我陆府连一个女奴都保不住?”陆玠玩味的道。

    月家三人同时皱眉。

    “姜璃,你说,该怎么办?”陆玠又看向她。

    姜璃心中一跳,从那张倾城倾国的脸上,她似乎看到了算计的痕迹。‘这个男人,又在打什么主意?’

    “姜璃!我念与你父母有些交情,才收留你,让你不至于流落街头。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?”月清流怒声质问。

    姜璃冷笑,眸光如刀看向他。“你也好意思说这样的话!”那语气流露出的高傲和冷漠,还有讥讽,让月清流脸色瞬间铁青。

    “嚣张跋扈!”

    “一个贱奴,焉敢如此说话!”

    月空和月升同时怒斥。

    姜璃无视了他们,只是紧盯着月清流。“月清流,你敢不敢跟我打一个赌?”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