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八章 加一个赌注! (2更)
    姜璃话落之后,她眼角余光,看到了陆玠那张美得过分的脸上,一闪而过的笑。

    似乎,姜璃站出来的回应,就是他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打赌?”月清流冷笑,“你配么?”

    姜璃也笑了,“我只问你敢于不敢?”

    “你要打什么赌?”月清流皱眉,语气冷漠。姜璃嚣张的态度,让他感到陌生。他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,而让一个性格内向,甚至有些怯懦的少女,居然变得强硬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家逢巨变,真的会让一个人的心性转变?

    想不通,月清流只能把姜璃的不同以往,看作是遭逢巨变后的正常反应。

    “你来此,无非是觉得你月家被一个女奴退婚,脸上无光。那么,我给你一次机会,我会堂堂正正挑战月楠西,如果他输了,我也不求别的,只要他当着所有人的面,大声说三遍,他配不上我姜璃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输了呢?”月清流磨着牙厉声道。

    他儿子会输?

    姜璃,可从未听说她能修炼,甚至,据说她在幼年时觉醒灵窍都是失败的。哪来的自信找虐?

    “若是我输了,也一样,向全苏南城的父老乡亲说,是我姜璃配不上你月家天才月楠西,怕耽误了他,才主动解除婚约。”姜璃傲然的道。

    她如此干脆的态度,让月家三人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如果姜璃犹豫,或者露出害怕的样子,他们反而觉得正常。可是,她这坦坦荡荡,傲然于世的模样,却让三人心中打起鼓来。

    三人暗中交换眼色。

    月空问道:“这场赌约,陆府可否会干涉结果?”

    这,是问陆玠,也是问陆府态度。

    陆玠笑了,“只要公平、公正,擂台之上,输赢天定。”

    月空放心了,看向月清流,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月清流却还是不放心,又问:“要赌可以,但是要确定个时间。否则,你若是一直拖延,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就定在三月后吧。”陆玠突然道。

    三月后?

    姜璃看向这个男人。月楠西从灵窍觉醒之后,就开始修炼。如今十六岁,差不多十年时间,才突破到五级灵士,这都算得上是苏南城有名的天才了。

    她才刚刚觉醒灵窍,却只有三个月时间修炼?

    不管怎么想,姜璃都觉得这个男人在坑她!可是,她又岂是轻易服输,害怕困难的人?

    三月,就三月!

    她就不信了,给她三个月的时间修炼,还打不过一个渣男?

    “好!就三月后。”姜璃心中一有决定,就扬了扬尖尖的小下巴,对月家三人道。

    三月,正好是青茭会之时。

    那是他们月家天才,月楠西扬名的好时候。

    也罢,趁着那个日子,将这件丑事,也一并解决了!

    月清流心中也有了决定,他冷哼一声。“好,就三月后。三月后,我儿楠西将参加青茭会。姜璃,楠西会在青茭会等你,就看你有没有运气和命,走到我儿面前了。”

    青茭会?

    姜璃眉头微微一蹙,在记忆中搜索青茭会的资料。

    “陆少主,此事既然已经说定,那我们就告辞了。不过,陆少主,我还希望您能答应我一件事。”月清流对陆玠道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陆玠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月清流狠狠剜了姜璃一眼,“姜璃输了,请将她交于我月家。”

    姜璃双眸一眯,心中冷笑。这个老东西,似乎认定了自己会输!

    “既然,你增加了赌注。也罢,若月楠西输了,就把你月家一半产业,交出来吧。”陆玠语气平静的道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月家一半的产业!

    月空和月升心中一紧。

    月清流却干脆利落的答道:“好!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陆玠笑了,笑容绚丽得让月家三人精神恍惚,怎么离开陆府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等出了门,月空才惊醒过来,对月清流道:“家主,这赌注,是否有些草率了?”

    “太上长老,难道你以为姜璃那丫头,真的能赢得过楠西么?”月清流不以为然的道。

    月空和月升神情一凝,都默默摇头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相信月楠西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走吧,只等三个月后,今日耻辱,楠西会为咱们月家洗清!”月清流拂袖大步昂扬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利用我?”月家三人走后,姜璃盯着陆玠道。

    陆玠淡笑,“说得你好像赢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姜璃淡漠一笑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会输!

    不是过度自信,而是她对自己有信心!再说了,谁说了只有境界高,才能赢?

    要打败一个人,方法实在太多了。月楠西那个自视甚高的小毛孩,她会拿不下?

    “既然你觊觎月家产业,为何又不趁机全部拿到?”姜璃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月家有用的产业,只有一半。剩下的,我拿来做什么?何况,一旦月家丢失了一半产业,自然有人会趁机打压。我又何必去做这个恶人?”陆玠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那模样,却让姜璃觉得,自己面前的是一只狐狸。

    他算准了月清流认定月楠西会赢,不甘心就这样放过她,所以借着他加赌注时,顺理成章的点名了月家的产业。

    月清流根本不认为月楠西会输,又怎么会拒绝?

    这就是套路啊!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。三个月时间,可不算长,明天,就送你去一个地方。”陆玠随意的挥挥手,把姜璃打发出去。

    姜璃走了,那个护卫,也紧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离开之后,她才问道:“你为什么会成为我的护卫?”

    “小姐,属下马元甲,属于陆府三等护卫。奉少主之命,以后跟随小姐身边,听从差遣。”马元甲恭敬的道。

    “三等护卫?”姜璃低喃。至于陆玠为什么会分配马元甲在她身边,她想,可能更多是为了监视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小姐。陆府中护卫分为六等。一等最强,都是灵将级别,也是陆府亲卫。其他的,都是灵士境界,却又有高低之分。我们这些护卫,大多灵窍都只开了三窍,天赋不高。当然,亲卫除外。”马元甲耐心解释。

    姜璃点了点头,没有再多问。她还不信任马元甲,自然不会多说什么。“你先回去,有事我会叫你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