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五章 给少主暖床 (1更)
    陆战离开了,临走时,留下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    姜璃却毫不在乎,地狱再可怕,她也会堂堂正正走过去。强者之路势必崎岖坎坷,却也充满了挑战!

    深吸了口气,姜璃沉淀下来,继续每日修炼。

    陆战说,从今日起,她基础的修炼,是他人的两倍。

    所以,从今日开始,在九魔窟的训练场中,萧宵他们这些暗卫胚子,就看到了一个瘦弱却坚韧的身子,每天都比他们更加投入的进入训练之中。

    第一日,不少人看得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第二日,开始有人觉得不自在。

    第三日,有人沉默下来,看着那道身影,心中隐隐有一种不舒服。

    第四日,其他人结束了基本训练后,没有离开,而是站在训练场外,看着在训练场中负重跑步的娇小身影。

    萧宵的眼睛,随着那道身影而移动。

    每当她跑过他们身边,都能让他听到粗重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陆战的训练很严格,在做基础训练,增强体质,锻炼耐力,爆发力等时,是不允许用魂力的,只能依靠自身的能力。

    而每日训练的内容,那种强度,都比他们自身的能力,稍微强出一线,陆战似乎在有意的让他们每日突破自己的极限。

    “萧宵你干嘛?”

    萧宵不由自主的向前走了一步,引起了同伴的注意。

    这一问,让所有人都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萧宵站定,转眸看向他们,坚毅的眸光扫过同伴。“你们不觉得一个女孩子,都比自己更加刻苦,这让人感到很羞辱么?”

    说完,他回眸过去,看向姜璃,无视了身后那一张张变色的脸蛋。

    萧宵深吸了口气,走到训练场边上,将那些负重的东西,重新挂在自己身上,然后也加入其中。

    他轻易的追上了姜璃,身边突来的风,让姜璃扭头,看向他,眼中有些诧异。她是要完成陆战交代的任务,然后好抓紧时间磨练战技,修炼魂力,争取每日强上一些。萧宵来凑什么热闹?

    “你来干嘛?”姜璃将心中的疑惑问出。

    萧宵傲娇的看了她一眼,淡淡答道:“训练。”

    废话!

    姜璃在心中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萧宵冲到了她前面,那势头似乎是想要和她争一争,姜璃却没有兴趣和一群小屁孩斗来斗去的,依然按照自己的节奏跑着。

    可是,不一会,她就听到身后越来越多的脚步声传来,身边两侧‘咻咻咻’的有风刮过,原本已经结束训练的人,居然都再次加入了训练。 一流小站首发

    姜璃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,虽然心中惊讶,身体却不受影响的继续训练。

    远处,陆战藏身于隐蔽之处,远眺训练场上的光景。

    他身边一人道:“大人,这次的苗子,比起以往要更刻苦啊。”

    陆战冷若冰削的脸庞,划过一丝淡得无迹可寻的笑意。其他人不知道,他心里却清楚得很,这只是一个由姜璃引起的,美妙的误会!

    ‘也好,让他们多训练一些,也是好事。’陆战在心中道。

    同时,他对身边的人道:“既然他们这么刻苦,那从今以后,每日训练增加一倍,姜璃增加四倍。除此之外,再增加一项抗打击训练。每十日能完成所有训练任务的人,奖励十块魂石。”

    陆战身边的人脊梁一寒,暗道陆战这狂人的名声不是瞎喊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样强度的训练,即便是他们这些‘老人’都难以承受,何况这群‘新人’?最重要的是,他们才开始训练多久,就要接受抗打击训练?

    ‘还有,那个姜璃,是不是得罪陆战大人呢?居然被他这样额外照顾。’他不禁在心中猜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归山脉,那片属于陆氏的九魔窟中,姜璃的训练在有条不紊的训练着。

    她现在,几乎已经没有时间想其他。

    白日完成陆战安排的训练,晚上,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,又继续魂力的修炼,还有战技的反复练习。

    当那十块魂石的奖励被爆出来的时候,姜璃的眼睛里就放着光,对于这些修炼资源,她势在必得!

    蚊子再小也是肉!她现在最缺的就是修炼资源。

    她有心想要问问马元甲,还能从什么渠道获得魂石。但是,他却在另一个地方训练,在训练结束之前,根本见不着面。

    这也让姜璃只能把眼睛盯在那训练奖励上了。

    时间,不知不觉过去。

    越是忙碌,时间似乎就过得越快。

    一转眼,大半个月又过去,离青茭会又近了些。

    苏南城中,开始变得更热闹起来。茶肆酒坊中众人闲聊的话题,已经从月楠西被女奴退婚一事淡去,人们讨论的都是青茭会上,整个苏南郡都会涌现出什么样的天骄人才。

    青茭会的举办场地,郡守府也开始着手准备起来,城里更是多了不少外来的人。

    这一夜,陆氏府邸之中,那属于陆玠的宅院,灯火通明,院中伺候的美婢,护卫都忙忙碌碌,神情焦急。

    如宫殿般奢华的房中,跪满了一地的人,他们不安的看着内室,心中忐忑。

    内室,被层层纱幔阻挡视线的床上,隐隐传来隐忍的呻吟。

    床的左右,站着陆玠的亲卫,他们神情肃穆,紧张担忧。

    为陆玠看病的老人,此刻也跪在床前,时而皱眉深思,时而摇头叹气。

    “药夫子,你可有良策?”陆华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药夫子摇头,叹气道:“少主每次发病,都比前次更严重,之前止疼缓解之法,都已经无效。何况……何况……”

    他欲言又止,后面的话,实在不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,他不说,在场的亲卫们也都能猜到。相者说过,陆玠活不过二十八岁,如今离这大限之日,也只有短短四年。

    思及此,众亲卫脸上,都浮现出悲愤之情。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突然,纱幔后,传来陆玠虚弱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声音虽轻,但一传来,所有亲卫都浑身一震,肃穆待命。

    “少主!”

    整齐划一的声音在内室中响起,语气中难言对陆玠的崇敬。

    “去把姜璃带来,为本少主暖床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