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九章 怎么就成了陆玠的人 (1更)
    ‘一个男人,怎么能长得这么好看?’

    姜璃眼神有些痴迷,但却依然明亮。嗯,她是纯欣赏,绝对没有半点猥琐的念头!

    “看够了吗?”怀中的少女,如痴如醉的看着自己,陆玠发现,自己居然没有生出厌恶的情绪,反而觉得她这个不加修饰的模样,十分可爱。

    “看不够,一辈子都看不够。”姜璃缓缓摇头,真心的道。

    !

    陆玠心中一跳,自己居然因为她这句话,而心情大好。他不动声色的抽身坐起,随意的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袍。

    美色抽身而去,姜璃眼中升起淡淡失望。她还没看饱呢!

    “俗话说,秀色可餐。今日,我发现对着一个长得极美的人,真的可以充饥啊!”姜璃玩味的笑道。

    那神态,哪里像女奴?又哪里像官家千金?

    陆玠缓缓转眸,淡如云烟,美如琉璃的眸看向她。这个女人!如此自在的躺在他的床上,仿佛,这是她的床一般。

    姜璃察觉到了陆玠微冷而讥讽的眼神,却丝毫不介意。反正,她不是原装的姜璃,这个男人是知道的,所以何必在他面前遮掩?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一个女皇,还是一个女流氓?”突然,陆玠眯起双眼,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呃!

    姜璃嘴角的笑容一僵,心中暗道:‘这个男人居然调侃她!’随即,她又无所谓的道:“女皇也好,女流氓也好,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,现在的我,只是姜临风之女,姜璃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从容淡定。”陆玠笑谈了一句,从床上起身。

    他一站起来,就显得十分高大,宽大的衣袍随着他的动作摆动了几下,更显飘逸。

    墨发轻垂,发丝无风自动,仅仅一个背影,都让人感到无限风华。

    “喂,你的身体到底有什么问题?”姜璃突然对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是让她奇怪之处。

    陆玠淡淡一笑,侧目道:“那你的呢?”

    “”姜璃抿唇,看向他背影的眸光变得深邃,暗沉。对自己的身体,她有过怀疑,是那未被她吞噬的,属于另一个人的残余力量在作祟。还有,就是小弥芥子目前的开启,她自身力量不足,需要借助从陆玠身体中散出来的力量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她不可能告诉陆玠。

    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太多的秘密,在这个妖孽的男人面前,她不能一张底牌都没有。

    否则,只会处处受制,没有任何翻身的机会!

    “既然你我都有不能说的秘密,那就不要再问。日后,若是传唤你,要随叫随到。”陆玠淡淡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擦!还随叫随到?

    真当她是暖床丫头了啊!
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了来自姜璃身上的抗拒,陆玠再次转眸,祸国殃民的脸,出现在姜璃面前,冲着她温柔一笑,声音如蛊惑般说了句,“乖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在姜璃被那笑容迷惑时,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等姜璃从那笑容中回过味来,眼前哪里还有陆玠的身影?不过,在纱幔外却又人影闪动。

    “谁在外面?”姜璃眸光一沉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姑娘,老夫奉少主之命,前来给姑娘把脉。”是药夫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把脉?

    她好端端的,把哪门子的脉?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很好。”姜璃冷冷拒绝。

    可是,外面的药夫子却身形不动,依然坚持。“姑娘刚刚破身,还是让老夫看看的好,免得以后落下什么毛病。况且,这也是少主的恩惠,姑娘可不要恃宠而骄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什么鬼!

    姜璃愕然,心中的怒火在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她什么时候破身了?她明明还是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女好不好?

    尼玛!谁传出去的谣言,我要杀了他!

    “姑娘,请把手伸出纱幔之外。”药夫子上前一步,坚决的执行陆玠的命令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姜璃握紧的拳头,发出骨头摩擦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滚!”姜璃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药夫子身子一颤,有些诧异的看向纱幔。他似乎想不通,一个奴籍的少女,如何会有如此强大的气势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常,他可能还真的退了。但是,这是陆玠的命令,他不敢,也不能违抗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还是让老夫看看吧。不要惹怒了少主,免得失了少主的宠爱,还丢了性命。”药夫子劝道。

    姜璃气得笑了起来,“我要见陆玠!”

    药夫子皱眉,“姑娘怎可直呼少主名讳?何况,少主已经去沐浴更衣,刻意吩咐老夫来为姑娘检查身体,已经算是对姑娘的厚待了。”

    哼!

    说不通,姜璃也懒得白费口舌。她直接从床上跳起,冲出纱幔,如一阵风般,从药夫子身边掠过。

    陆玠在洗澡,她肯定见不着他。这个地方,她更不想多待,免得被人用异样的眼神打量。

    索性,她直接返回了不归山脉,回了九魔窟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陆玠的命令,倒也无人阻拦。

    等陆玠沐浴更衣之后,听到属下禀报,也不生气。只是看向药夫子,等待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药夫子站在他下面,低眉道:“姜姑娘始终不肯让老夫把脉,不过,老夫见她脚下生风,气息浑厚,双眸有神,想来应该是无碍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还偷偷瞅了陆玠一眼。心中实在是想不通,如此美若谪仙,魅惑如妖的少主,为何对一个未成年的小丫头,如此感兴趣?难道,一向不近女色的少主,好的是这口?

    思及此,药夫子觉得自己职责在身,还是需劝上一劝:“少主,恕卑职直言。少主身体娇贵,对于房事不宜过多。何况何况”

    “何况什么?”陆玠淡淡的道,眉宇间神情淡漠,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药夫子一咬牙道:“何况,姜姑娘还未成年,也承受不住少主的太多宠爱,还需要节制,否则会影响其发育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退下吧。”陆玠随意的挥手,让药夫子离开。

    他那样子,根本无法得知,他是否把药夫子的话听了进去。左右的护卫中,陆华也在其中。听了药夫子和少主的对话,他心中暗道,‘看来,以后见到那小丫头,要客气些。’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