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二章 风云际会 (2更)
    南无恨的话,让沐婉柔眸底闪过一丝鄙夷。

    当然,这鄙夷之色,不是针对南无恨,而是针对他话中,风姿绰约的陆少主。

    后晋朝当世三杰,陆玠以美貌闻名天下,容暻以才华震惊世人,秦天衣则是以纨绔被天下所知。

    三人中,与容暻相比,无论是陆玠,还是秦天衣似乎都有些上不了台面。

    男子,容貌再美又有何用?难不成以色侍人?

    一个纨绔子弟,整天摸鱼打诨的,又如何能与容暻这芝兰玉树相比?

    沐婉柔眼中的鄙夷,无人得见。

    南无恨挥挥手,让报信的人退了下去,喝酒的兴致似乎也少了几分。赫连峰察觉到这一点,忙道:“南师也不必遗憾,陆少主本就体弱,很少与人交往。莫说是你了,就连我这个郡守,在苏南郡驻守了多年,也只见过陆少主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赫连峰的话,引起了南无恨的好奇。他道:“听闻陆少主之美,可引万人空巷,天地失色,不战而屈人之兵。既然郡守见过,不知这外界传说可有属实?”

    赫连峰一愣,他没想到南无恨对陆玠的兴趣这么大。吃了瘪后,不但不生气,还显得如此好奇。

    他偷偷瞄了沐婉柔一眼,见她神情淡漠,似乎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,才随意的道:“陆少主的确生得极美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就岔开话题,向沐婉柔道:“县主来看青茭会,可否要我准备好位子?”

    这位县主,在后晋朝也是个传奇。他自然不敢怠慢,也不敢随意揣测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有劳郡守了。”沐婉柔的声音,宛如雪峰上吹来的风。

    一句话,赫连峰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。他礼貌一笑,继续招待众人。

    只是,他心中却有着疑惑,恐怕不止是他,在座的众人心中也都是有着好奇的吧。

    安平县主与陆氏少主之间的关系,摆在这。可是,从刚才的言谈中,安平县主毫不掩饰的表达对陆氏少主的反感,也印证了外界的传闻。

    她,安平县主,天之骄女,是看不上陆氏那位空有美貌,却一无是处,文不成武不就的少主的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她挑这个时候来苏南,真的只是为了看一场青茭会?

    青茭会,后晋朝每个郡都有,她哪里不能看,偏偏要选择这里?难道,是因为在苏南郡中,有什么人,特别的吸引她吗?

    总之,无论怎么想,赫连峰都觉得沐婉柔出现在这里的目的不纯。至于什么目的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苏南郡,四个城池。

    郡首之城,为苏南城。除了苏南城,另外三个城池分别为白露城,朝阳城,朝夕城。

    四城之间,星罗密布着大大小小的村镇,山林。

    青茭会是后晋朝的盛事,是选拔天骄的比赛。苏南城中,早已经人满为患,挤满了四城之人。

    在横石街的一座院落里,不少仆人正在做着清扫工作,看他们的样子,是刚刚把这里租赁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打扫得仔细点,别偷懒。若是不干净,仔细你们的皮。”一个妇人,突然从门中走出,对那正在擦门的两名男仆,指手画脚了一番。

    两人埋头干活,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妇人鼻中哼了一声,得意的转身向后走去。

    待她走远了,两个男仆才停下手中动作,低声交谈。

    “呸!什么东西。真把自己当成主人了!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个靠女儿风光的老女人吗?咱们别跟她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不跟她计较,她倒蹬鼻子上脸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她女儿,现在正得公子喜爱呢?”

    两人说了几句,便不再继续。

    而此时,他们话中的妇人,已经走到后院,一间布置精致,淡雅的房中。

    看到坐在镜前梳妆的窈窕身影,她眼里露出了笑容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娘!”姜瑜在铜镜中看到母亲的身影,柔柔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为她梳妆的两个女婢,也停下动作,朝她福了福身。

    这母女二人,正是被月家赶出去的何氏和姜瑜。三个月前,他们被月家赶出,没有继续留在苏南城,而是去了白露城。一个半月前,凭着她背后的指导,她的宝贝女儿姜瑜,成功的搭上了白露城洛家的天骄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两人就如胶似漆的腻歪在一起,甚至,连这次青茭会,在何氏的怂恿下,洛天骄都带着这母女俩一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瑜儿。”何氏唤了一声,走到女儿面前,捧起女儿的脸颊,赞叹的道:“我的女儿生得真美!”

    左右两个丫鬟,听到她这句话,都相互看了看,又垂下眼眸。

    姜瑜面露羞涩,对两婢道:“你们先退下。”

    两女当即退出了房中,只留下母女二人。

    “娘,我想去见楠西哥哥。”仆人刚走,姜瑜就急切的道。

    何氏脸色一变,伸手捂住女儿的嘴:“你不要命啦!在这里说这样的话,也不怕隔墙有耳!那个月楠西有什么好?你还这么念着他?看看天骄,对你比月楠西好多了,而且还是六级灵士,与月楠西一样都是五灵窍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”姜瑜眉宇间满是为难。

    “不许可是!”何氏警告她,“你自己不也是喜欢天骄的吗?所以,别再想着那个月楠西。还有,你自己注意点,给点甜头可以,但别被天骄真占了便宜去。你未来的夫君,还不一定是他呢!”

    “娘!”姜瑜又气又恼,跺了跺脚。有时候,她真的很生母亲的气,真的把她当做是往上爬的工具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实话,难道你不想成为人上人?”何氏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”姜瑜语塞,在母亲的眼神中,只好点头。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就乖了。瑜儿,娘是不会害你的。”何氏满意的笑了起来,为女儿将落下的发丝,挽到耳后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