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一章 雪耻之战! (1更)
    青茭会进行第七日,第一轮筛选,已经接近尾声。

    在不归山脉外围,继续比赛的天骄们,依然全力以赴,不到最后一刻,决不放弃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越来越难见到对手,更不知道到底还剩下多少人。

    七天的情况,都悄无声息的送入到了苏南城中的陆府里,上呈在陆玠面前。包括姜璃在比赛中的一举一动,包括百里凤的出现,也包括了……安平县主的大驾光临。

    “少主,这安平县主来了苏南,居然没有与少主打招呼,这未免也太失礼数了。”陆府的大管家,有些不忿的对陆玠道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安平县主沐婉柔在名义上,都是与他们家少主有婚约的,来到陆氏一族的栖息之地,居然也不来拜访一下,的确很不礼貌。

    但是,陆玠却不在意的淡淡一笑。“她天之骄女,不来看我这个病秧子,也很正常。我尚且不气了,你有什么好气的。”

    大管家不甘的道:“可是,少主,这安平县主毕竟是您未过门的妻子,她这样做,分明就是在赫连峰他们面前,不给您,不给陆氏脸面。”

    “未过门的妻子?”陆玠语气淡漠,透着几分凉意。他似笑非笑的道:“很快,就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大管家听他这语气,吃惊的问:“少主,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陆玠却笑容未变,淡淡的道:“你以为,皇帝真的会把他最有天赋的侄女,嫁给视为眼中钉,肉中刺的陆家?这沐婉柔,还是急了点。若是再等等,她会更好的恢复自由身。可惜,她没了耐心,非要来苏南城一趟。”

    说完,陆玠含笑的眸低,琉璃之色中,已经泛起了冷意。

    大管家冷哼点头,“不仅来了,还毫无顾忌的表达出对那个百里凤的赞赏。这件事若是传出去了,对少主的名声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到时候,世人都会背地里嘲笑陆玠,空有美色,却连自己未婚妻都看不住。让一个小子,把未过门的媳妇给拐走了。

    可是,陆玠却根本不在意,反而流露出欣赏的道:“嗯,百里凤的确不错。只是可惜,性格太桀骜,不懂变通。剑是好剑,但不听话,要有何用?”

    大管家心中叹息了一声。他家少主,智谋天下,算无遗策。却偏偏不能修炼,被世人看不起。那安平县主也是个没眼光的人,活该没有这个福分!

    突然,他想到姜璃,便开口试探道:“少主,目前看来,姜璃姑娘进入前十,已经毫无悬念。待她与那月家月楠西上了擂台之时,月家肯定会有人前去,咱们也要派点人过去么?”

    陆玠却神色未动的淡淡一笑,“璃儿自己可以处理。”

    大管家有些懵。

    他以为,姜璃作为这么多年来,唯一一个被陆玠宠幸的女人,在陆玠心中多少是有点位子的。

    可是,陆玠的回答,却又让他不解,这到底是在乎……还是不在乎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——!

    青茭会第一轮淘汰赛,终止的锣声敲响。

    剩下十人,慢慢从不归山脉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些被淘汰的,还有围观的百姓,看到走出来的前十名,大多数,与自己所想的都没有意外。

    “看,那是朝夕城的百里凤!”

    “他能进前十,那是毋庸置疑的啊!有什么好惊讶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是惊讶他能进前十?我是激动看到了百里凤的真人,这可值得我吹嘘好一阵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百里凤,从去年开始,倒是名声大噪,一战成名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!单枪匹马杀入城主府,这样的勇气,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咦?月少也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虽然这月楠西之前被女奴退婚的丑闻所扰,但他的天赋,还是摆在那的。只要他不断的强大下去,这点小小羞辱,以后有谁还敢在他面前提及?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听说当日退婚的陆氏女奴也来参加青茭会了,就是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管那么多干嘛?咱们就是来看戏的。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群中,议论纷纷,所有的话题,都是围绕着前十名。

    月楠西昂首挺胸的走出来,早就守在出口的月家之人,便蜂拥而上。夸赞之语毫不吝啬的说出,让他那本就傲然的眼神中,更加的骄傲,下巴也扬得更高。

    “楠西,我已经打点好一切,你会和那臭丫头为一组上擂台。”月清流眸中含着欣慰,对儿子叮嘱了一声。

    月楠西眼神流露出不屑,“我本不屑与她决斗,毕竟这样有辱了我的身份。但是,她给我带来的耻辱,也必须要我亲手抹掉。”姜璃能走到前十?他是不信的。不过,既然父亲这么说了,应该是他们月家暗中动了手脚。

    毕竟,姜璃带给月家的耻辱,必须要在世人面前,洗刷干净。若是她都走不到第十名,那还怎么洗刷?

    “嗯,你能这样想最好不过。”月清流满意的颔首。又提醒了一句,“这件事,也未免不是件好事。这次青茭会,百里凤居然来了,恐怕这魁首之位,非他莫属。若你与姜璃的比斗,能让上都来的大人物看出你的天赋,对你来说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百里凤!

    月楠西眸光出现一片阴霾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恨,他曾听说,百里凤曾拒绝过留在上都的机会,便以为他不会来参加青茭会。但是,没想到,他还是来了!一出现,就抢尽了风头。

    “楠西哥哥……”突然,一道软甜的声音,插入月家阵营之中。

    月楠西抬头,看向如风中摇曳的小花般,站在月家之人外面的姜瑜,眸光冷峭的道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姜瑜抿唇,眼中泛出委屈。她也不想这个时候过来,但是却架不住母亲的劝说。谁让洛天骄那么没用?连第一轮都过不了,还被打伤送了回来,而月楠西,却进入了前十。

    “楠西哥哥,瑜儿……瑜儿有些话,想要单独对你说……”姜瑜眼中露出乞求之色,让人不忍拒绝。

    月清流看向她,又看向自己儿子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相信,自己的儿子,能处理好这件事。

    月楠西原本想要拒绝,可是,看到姜瑜那样子,又燃起了他怜香惜玉之心。更何况,他本身对姜瑜就是有着那么几分意思的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来。”思索了一下,月楠西对姜瑜开口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