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六章 姜璃,尔敢!(2更)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!

    月楠西倏地睁大双眼,看向那朝自己逼近的利爪。那一刻,他看向姜璃,无比清晰的感受到了她那双明亮眼眸中的冷意,还有一种……浓浓的不屑。

    仿佛,她只用一个眼神,就告诉了世人,她,姜璃,才是真正的天骄,他,月楠西,根本配不上她!

    还有她的灵武魂……

    “裂天兕!”看台上,南无恨眼中再度闪烁惊喜,低声呢喃了一句。

    裂天兕的出现,让其他三人,都正色起来,一一走向南无恨左右,认真的看向擂台上的战斗。

    ‘这是什么灵武魂,为何如此强大!’月楠西眼中的震惊,越来越浓。他感受到,在姜璃灵武魂的气势下,自己的灵武魂已经有些萎靡不振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与姜璃的纤纤玉手,合二为一的利爪,在月楠西的眼中,以一种极缓的速度,朝他的胸口落下。

    虽然速度极缓,但是月楠西却感到自己,根本无法避开。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利爪,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噗嗤——!

    月楠西胸口的衣衫被抓碎,胸骨的位置,出现了一小块凹陷,血液也从衣衫下浸染出来。

    他整个身体往后倒飞,喷出的血液,在半空中洒落。

    ‘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我是灵士六级,不可能在姜璃面前,毫无还手之力!我已经释放了灵武魂了啊!’倒飞中的月楠西,睁大双眼,眼中写满的都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一种反差感,让他开始愤怒起来。

    今天,他是来洗刷耻辱的,而不是让姜璃继续侮辱她!杀了她!杀了她!一定要杀了她!

    “灵士六级?呵!”姜璃充满嘲笑的声音,钻入了月楠西的耳中。

    剪短的五个字,仿佛在摧毁月楠西仅剩的理智。

    他在擂台之上,居然接二连三的被姜璃击中,逼退。此刻,月楠西仿佛已经听到了擂台下的窃窃私语,那些人看自己的眼神,似乎都透着一种不屑和轻蔑。

    这是青茭会啊!本该是他扬名立万的时候。

    毁了!全毁了!

    都被姜璃给毁了!

    “这,是还你当日伤我之仇。你可服!”突然,姜璃的声音,再度落下。

    那种居高临下的审判,宛如君王般的睥睨,让台下众人皆惊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女奴,竟然有这样的气势,她到底是什么人?陆家,真的如此厉害,能将一个女奴培养出这样的成就?

    “娘!”姜瑜紧张的抓住母亲的手臂,指尖隐隐颤抖。

    “别怕,她只是一时运气。她不会赢的,不会的……”何氏脸色十分难看,似在安慰女儿,也似在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远处,月家的阵营中,月清流脸上的笑容已经没有了。他看向擂台,眸光中折射出火焰。

    若是规矩允许的话,他恨不得亲自上台,替自己的儿子打,为月家洗刷耻辱。

    “家主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月家人,再度的不安起来。原本的信心,已经没有那么坚定。

    “再看看。”月清流藏于袖中的手,紧握成拳,淡淡的魂力,在其中缠绕,如蓄势待发的毒蛇一般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月楠西一手捂住胸口的伤,一手撑着地面,站起来。他的脸色,有些苍白,嘴角残留着血迹,身后的灵武魂,变得更加萎靡,似乎随时都要散去。

    他眸光如刀,神情阴鸷的看向姜璃,恨意涌现。“就凭你,也敢教训我?”

    姜璃笑了,“你的本事,倒不如你的嘴巴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月楠西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羞辱感,让他疯狂的运转魂力,就连他的灵武魂,似乎也因为他的情绪所影响,变得狂暴起来。

    ‘怒吧怒吧,只有愤怒了,人才会彻底失去理智。’看着一步步走入自己陷阱中的猎物,姜璃嘴角若有若无的浮现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青茭会上,不能杀人?

    那如果是有人想要杀她呢?

    月楠西从一上台,就表现出了对自己的杀意,难道,她还要放任下去,等他修炼好了本事,再来杀自己一次?

    是不是傻!

    将一切可预见的危机,都掐死在摇篮里,这才是她姜璃的作风!

    “姜璃,受死吧!焚血——!”月楠西愤怒的大吼一声,直接使出了灵武魂的天赋战技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!”

    他身后的灵武魂,朝着天空怒吼了一声,身上的气息再迅速增强,就连月楠西的气势,也在不断攀升。

    姜璃眸光一闪,立即判断出,这天赋战技,是提升战斗力的天赋战技。

    远处,月清流看到月楠西使出了灵武魂的天赋战技,神色一松,笑了笑,笃定的道:“楠西赢了。”

    “家主,我看那姜璃的灵武魂也不简单,到底是什么品阶的灵武魂?”身旁,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月清流眸光一凝,看向那气势滔天的裂天兕。

    这样的灵武魂,他根本不知道。那强悍的气势,连他都感到可怕。

    但是——

    他沉声坚定的道:“不管是什么灵武魂,她都必输无疑!”

    “焚血,杀——!”月楠西再次怒吼,朝着姜璃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擂台上的气势太过逼人,底下众人,都纷纷向后退去,免得受到波及。在青茭会上,居然能看到如此拼命的战斗,还真是不虚此行。

    “裂天!”

    清脆的声音,喊出了一个桀骜的词。

    随着她的话音一落,裂天兕头上独角,赫然变长,它四爪前后紧抓着擂台地面,一股裂天毁地之威,以姜璃为中心,迅速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督战的监察使,倏地睁大双眼,转身跳下擂台,免得被两个灵士境界的人误伤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在心中苦笑,天骄果然是天骄,才灵士境界,就能打出这样的阵势来。 一流小站首发

    轰隆——!

    巨大的爆裂声,在擂台上响起。

    两股狂暴的魂力,相激撞。台下人们可见,姜璃的灵武魂,凶狠的撕裂了月楠西的灵武魂,让他发出惨烈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天!居然打成这样!”人们纷纷惊叹。

    “你不服,我就打到你服!”

    魂力散去,众人看清擂台上的一切,立即明白了姜璃话中含义。那月家天骄月楠西,此刻被一个十二岁的少女,如扔破麻袋般,在擂台上肆意的蹂躏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月楠西被狠狠砸向地面,姜璃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拍了拍手,讥讽的道:“到底是谁输,谁赢?”

    说罢,她转身,做出要下擂台的姿势,放开身后防御。

    ‘姜璃!’月楠西狼狈不堪,身上,脸上,血污一片。他眸光凶狠如刀的看向姜璃的背影,突然抽出一把暗藏的匕首,朝姜璃扑了过去。“我杀了你——!”

    “住手!”台下的监察使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台下众人,也顿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而姜璃,却侧身避开了月楠西的偷袭,抬脚一踢,将他手中匕首踢落。左手抓住月楠西的衣襟,将他禁锢。同时从怀中,抽出了陆玠赠予她的匕首。

    “姜璃,尔敢!”远处,传来月清流的咆哮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