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七章 天下有何事,我不敢!(1更)
    “姜璃,尔敢!”

    在姜璃避开了月楠西偷袭,抽出匕首的那一刻,月清流慌了。他不顾青茭会的规定,魂力释放,如苍鹰一般,朝擂台上扑来。右手化为利爪,对准了姜璃。

    仿佛,只要他抓住姜璃,就能将她头颅捏爆。

    姜璃抬眸看向他,明亮的眼眸中,充满了轻蔑。“天下,有何事我不敢?”她傲然的回应了月清流,在月清流的面前,在所有人的面前,将那把镶嵌了吟血矿的匕首,狠狠的插入了月楠西的心窝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刀锋入肉的声音响起,月楠西睁大双眼,不敢相信姜璃真的敢杀了自己。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月楠西想要说什么,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是月家天骄,要光宗耀祖,要在后晋朝,甚至整个南荒中直上青云的人物。怎么能死在这里?

    死在一个小丫头手中?

    疼!

    好疼!

    他感到了胸口传来的巨疼,感觉到了自己身体里的血液,被匕首吸走,身体越来越凉,意识也越来越淡薄。

    ‘我不甘心……我不甘心啊……’他在心中拼命的喊。他眼角余光,看到了朝自己狂奔而来的父亲,看到了他目呲欲裂的神情。‘父亲,救我……救我……我不想死……’

    可惜,他发不出任何声音,只能绝望的咽了气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我儿——!姜璃我要你死——!”月清流狂暴了。

    他亲眼目睹了儿子的惨死,就在眼前,他却救不了。这个姜璃,居然真的敢当着他的面,杀了他的爱子!

    他要杀了她!杀了她!为儿子报仇!还要把她去世的娘,从坟墓里挖出来鞭尸!

    “月家主,住手!”监察使慌忙来到擂台上,站在了姜璃面前,阻止夹恨而来的月清流。

    之前的变故,他根本来不及阻止,已经闯下大祸,现在,决不能再让人在他面前受伤。否则,他难逃其咎。

    然,月清流会理会他的话吗?

    看台上,赫连峰眉头一皱,心中暗道:‘不好,出事了。’见月清流不顾郡守府中人制止,依然朝姜璃抓去,他身影一闪,消失在看台上。

    再出现时,已经站在擂台中,抬手接下了月清流的一击。“月家主,住手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是灵将,月清流是七级灵将,赫连峰是八级灵将,一个是愤怒而来,一个是临时出手,这一回合,两人算是打平。

    赫连峰的出现,也终于阻止了月清流的行为。

    此时,擂台上,站着四人,还躺着一具尸体。擂台四周,一片安静,谁也没想到,在青茭会的比赛中,竟然出了人命。

    站在僻静角落里的百里凤,默默的看着这一切,又将视线落在姜璃身上,最后,缓缓移开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,能在擂台上与她一战。刚才她和月楠西的比试,也印证了他的眼光没错。

    姜璃,虽然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,但却是此届青茭会中,唯一一个有资格与他一战之人。

    可惜,她在擂台上杀了人,恐怕不能继续在青茭会上走下去了。

    百里凤眼神中,有些遗憾,却也没有因此而有任何动作。仿佛,一切,都与他无关一般。

    看台上,南无恨收敛了笑容。

    吴骞冷笑一声,“我就说此女不安分,年纪轻轻,却极会惹事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就是那月楠西先要杀她的,怎么落到吴老口中,就变成了她在惹事?”南无恨含笑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骞看向南无恨,眯着眼睛笑道:“南师对此女倒是颇为袒护啊。”

    南无恨笑道,“我也是就事论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青茭会上,不允许杀人,也是规矩。”吴骞道。

    “二位不必再争了,我相信,赫连郡守定然会有决断。”沐婉柔开口道。

    她不得不承认,姜璃的表现,让她感到诧异。

    甚至,在刚才那裂天兕的天赋战技出现时,她都不一定能扛得住。她心中有些好奇,陆家居然舍得将这么珍贵的灵武魂,放在一个女奴身上?她,有什么地方,是值得陆氏看中的?

    她一开口,南无恨和吴骞自然要给一个面子。

    擂台下,姜瑜浑身冰冷,宛如置入了冰窟之中。她不敢相信,月楠西就这样死了,姜璃真的敢杀了月楠西。

    “这姜璃,越来越毒辣了。简直就是杀人不眨眼!”何氏的声音中,也不免有些颤抖。她与女儿紧紧相依,低声道:“看来,这月家也是靠不住的。瑜儿,咱们要尽快离开,你放心,凭借着你的容貌,会找到比月楠西更厉害的人。”

    姜瑜身子一颤,浑身的血液都降到了冰点。她很想告诉母亲,她已经不是清白之躯了,就在之前,她把自己给了月楠西。可现在,月楠西却死了。“娘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知道你喜欢月楠西,可是,谁让他这么没用,居然连姜璃都打不过,还死了。行了,你就别想了,听娘的话,娘不会害你的。”何氏打断了姜瑜的话,眼神左顾右盼,想要寻找机会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,她刚一动,就感到两道凌厉的视线,落在了自己身上。何氏抬头望去,看向擂台上,对上了姜璃那双轻蔑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瑜儿,我们不走了。留下来,看看这小贱人的下场,她以为,得罪了月家,杀了月楠西后,还能活着吗?她再风光也只是一时的,她注定与你不同。”被姜璃的眼神刺激,何氏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擂台上,姜璃环顾台下四周,看到何氏母女没有了离开的打算,她心中一笑。再看下马元甲之前所在的方向,他人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不用想,就知道,他一定是悄悄的返回陆氏搬救兵。

    “郡守,此女心思歹毒,公然在青茭会上,杀了我儿。难道,郡守要因为她是陆氏女奴,不敢得罪陆氏,所以要包庇她么?”月清流硬气的道。

    今日,谁都不能救了姜璃!

    赫连峰被他的语气,弄得有些生气,但还是公正的说了句,“擂台比赛本已经结束,输赢皆在众人心中。然,月公子却心有不服,出手暗算。月家主,这暗算的匕首,可还在这擂台之上呢。”

    月清流的脸色变了几变,声音沙哑的质问,“赫连郡守的意思,是要护这杀人凶手了?”

    在他话音落下之时,跟随而来的月家之人,纷纷围在了擂台周围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