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八章 郡守府的态度 (2更)
    青茭会的擂台上,气氛紧张。

    随着月家之人蜂拥而至,郡守府的高手们,也纷纷踏足前来,落在了赫连峰左右,与月家之人隐隐形成了对峙之势。

    擂台下,围观的人群,纷纷向后退去,神色紧张的看着擂台上的一切,生怕殃及池鱼。

    同时,他们也看向那身姿挺拔,站在擂台上的黑衣少女。

    一切,明明就是由她而起,此刻,她却神情淡漠,那双明亮的眼眸中,没有任何怯意,嘴角上,甚至带着淡淡讥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‘她不怕吗?’

    ‘在青茭会的擂台之上,公然杀掉了月家天骄,月家是绝不可能放过她的。’

    呃,虽然说,是月楠西先起的杀心,但是他死了,月家会理会这些吗?恐怕唯一所想,就是把杀人凶手碎尸万段吧。

    看着月清流那狰狞恐怖的面容,姜璃笑容中的讽刺,越发的浓烈。她就是故意激怒月楠西,让他先出手杀她,她再趁机反杀,这又怎么样?

    月家有证据吗?

    姜璃看得很清楚,青茭会的规则,是不允许杀人。这其实是朝廷为了保护参赛天骄的一种手段。选拔是选拔,选拔出来的是最优秀的一批,但是被淘汰的,也不代表是最差的存在。比起许多普通人来说,他们仍然是天骄。

    如果她不顾规则,直接出手杀人,以她如今的身份,恐怕郡守府首先都不会放过她,毕竟,她只是一个陆氏女奴罢了。杀了,有证有据,最多也就是事后和陆玠解释一下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不能主动出手。那么,就只能逼月楠西出手了。他杀她,她反击,一切,理所当然,郡守府的人,也不能说是她的错。

    难不成,让她站在原地不动,等着月楠西来杀吗?

    “狡猾的丫头。”远处,看台之上,南无恨突然含笑说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。

    见他此时兴趣,似乎都集中在了姜璃身上,沐婉柔眉头轻蹙了一下,提醒道:“这个陆氏女奴,的确有几分本事。不过,她现在杀了月家天骄,能否活着走过这个劫数,都是未知之数。”

    似乎,她在有意提醒南无恨,不要因为一个将死之人,而忘记了更优秀的百里凤。

    感受到她话语中的隐晦含义,南无恨笑了笑,对她道:“多谢县主提醒。”

    沐婉柔神色清冷的颔首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吴骞听了两人谈话,心中隐隐不悦。他可还在这呢,怎么感觉这青茭会的人才,都被白垣书院内定了?就连安平县主也偏向白垣书院那边。

    然,他却不能说什么,否则就是不给沐婉柔面子。

    他眸光落在擂台对峙的局面上,冷哼一声,“好好的青茭会,被这样打断,真是扫兴。”

    “哦?吴老不觉得,这样反而更有趣吗?”南无恨笑眯眯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吴骞嘴角狠狠一抽,他讨厌死了南无恨这张笑眯眯的脸。

    “赫连郡守是不会让这件事,影响到青茭会的。”沐婉柔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果然,在她话落之后,擂台上的赫连峰就冷声对月清流道:“月家主,一切,等到青茭会后再谈。”

    “若我说不呢?”月清流咬牙恨声的道。儿子都死了,还让他装鳖?

    “哼!”赫连峰讥讽的冷哼一声,双手朝上都方向抱了抱拳,“青茭会乃是我举国要事,本郡守是奉陛下之令,替我后晋朝选拔人才。任何人,敢扰乱青茭会秩序,一律视为谋反!月家主,你可要想清楚了,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她就不是扰乱青茭会秩序的人?”月清流被赫连峰的话,说得脸色铁青。只能抬手指向站在他身后的姜璃,咬牙切齿的道。

    不等赫连峰说话,姜璃就嘲讽的笑了。她眼睛一扫,看向月清流,戏谑的道:“月清流你还要不要脸?明明是你那不中用的儿子,想要暗算我,匕首都拿出来了,难道在你眼中,我就应该乖乖站着不动,等他来杀?若真是这样,那你来,你站着不动,不反抗,也让我杀一回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!”月清流气急。

    姜璃却不给他反应的机会,继续道:“月清流你如今这么生气,到底是因为你那触犯了青茭会的儿子死了,还是因为输不起?又或是,舍不得你月家那一半的产业?”

    嘶~!

    台下看戏的众人,都暗暗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他们可不知道,这场赌约里,居然还押上了月家一半的产业。

    就连赫连峰,也都诧异的看了姜璃一眼。

    月清流以及月家的人,都被姜璃的话,说得又气又怒,恨不得冲上去,将她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可是,有郡守府的人守在这,他们又不能冲动,只能耍耍嘴皮功夫。

    “放肆!妖女,你杀害我家少主,还有理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恩将仇报的妖女,你家族落难,我月家念及旧情,出手援助,如今,你却反过来,欺辱我月家,杀害我月家天骄!简直就是狼心狗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讨伐之声,如浪潮般,一波接一波。

    姜璃却不为所动,讥笑道:“你们月家颠倒黑白的功夫,我也是领教过了。口口声声说我恩将仇报,我可是在报恩啊!如若不是我把你们月家的害群之马杀了,你们整个月家,都要被定为谋反之罪的。这可不是我说的,是郡守大人说的。你们不感激我就罢了,居然还要恩将仇报!”

    赫连峰嘴角狠狠一抽,他没想到这小丫头心思如此敏捷,居然能抓住他刚刚说的话,反将了月家一军。

    就连台下的人,也都听得目瞪口呆,被姜璃的一番义正言辞,吓得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月清流几乎要气炸,他抬手,阻止了月家众人的口伐。直接看向赫连峰:“郡守,难道这件事,你就不打算给我一个交代了吗?无论是谁先动了手,但是姜璃犯规在先,难道,她还能若无其事的继续比赛?”

    赫连峰皱眉,心中思索。

    月家步步紧逼,也不是办法。这姜璃,本就是罪臣之女,如今又是陆氏女奴。天赋再好又有何用?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思及此,赫连峰开口道:“姜璃,触犯青茭会规矩,即刻逐出青茭会,取消其参赛资格,之前所有成绩,全部抹除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玄幻的套路,其实都是大同小异的。

    废材逆袭,升级,打怪,虐渣!

    女频玄幻也是如此,标配的,可能就是一个天下无敌帅,只专情于女主,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男主。

    其实,我的文,也在这个套路之中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种套路存在,就说明了它被需求,有着市场价值。

    网络文学,本来就是快餐文学,也是通俗文学,我不想给自己冠上什么高大上的帽子,也不想给自己贴上一个标新立异的标签。

    我只想做到,在套路中不套路,在狗血中不狗血。让你们看文的时候,觉得我带给你们的东西,虽然也是大俗之作,但却有些方面是不太一样的。

    所以,我希望,[宠妃]带给你们的,与[魔妃]不一样!荨秣泱泱不要写一模一样的文!

    感谢所有支持[宠妃]的读者!么么哒~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