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九章 靠她自己回来 (1更)
    马元甲用尽最快的速度,返回陆氏府邸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次出大事了,整个苏南,能救小姐的只有少主一人!所以,他趁着事态还未恶化之时,就悄悄离开青茭会,跑了回来,向少主报信。

    “少主,马元甲求见——!”

    马元甲冲进陆府大门,就一路高喊着,朝陆玠所在之处跑去。

    不能耽搁,也耽搁不起。

    而此时,陆玠在房中,手里拿着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[月欲杀姜,姜反杀之]几个字。

    站在他身边的陆华,手里还捧着一只传信的赤鸟。

    “少主——”

    马元甲冲到了陆玠房门之外,双腿直接跪地,叩首求见。“少主,马元甲求见少主,属下有要事禀报。”

    陆华看向跪在门口的人影,看向陆玠。

    陆玠缓缓抬眸,琉璃般的眸子中,透着慵懒和淡然。他缓缓开口,“让他进来吧。”手中,将那传信的纸条,轻轻揉捏成团。

    陆华得令,向前迈出一步,对马元甲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马元甲心中一喜,赶紧跨入屋内。再度叩首之后,便将青茭会上发生的情况快速的说了出来。“我来时,那月家之人已经逼上了擂台。虽说,现在有郡守府的人拖住,但属下担心,他们会丧心病狂,威胁到小姐性命。属下恳请少主,救救小姐。”

    陆玠淡淡笑了笑,“你到是忠心。”

    马元甲神色惊恐,抬眸看向陆玠。那张绝色倾城的脸上,根本看不出喜怒,更猜不透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这句话,是贬还是褒?

    “既然回来了,你就留下吧。”陆玠又突然道了一句。

    马元甲大惊失色,失声问道:“少主,那小姐她”

    “她若能靠自己回到陆府,我陆府自然会为她撑腰。”陆玠打断了他的话,语气淡漠的道。

    马元甲愣在原地,有些不明白陆玠的意思。

    陆府到底出不出手?

    从青茭会的举办场地,到陆府之间的距离,虽然只有不到半个时辰,但是,就这么短的时间,如果月家的人想要杀姜璃,她能死百次!

    姜璃再强,也只是五级灵士修为,如何能对抗月家的报复?

    马元甲一咬牙,对陆玠拱手,“少主,若是陆府现在不方便出手,还请少主让我出府,与小姐并肩作战!”

    “你如今是什么修为?”陆玠问。

    马元甲眼眸中浮现出愧色,低头道:“马元甲天赋平庸,如今只是六级灵士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,有何用?留下。”陆玠拂袖,淡淡说了句。

    马元甲急忙道:“少主,我不能留下!元甲虽修为浅薄,但也知道忠心为主。如今小姐蒙难,属下岂能有独自偷生的念头?”

    “马元甲,少主仁慈,不让你去送死,你怎么还不领情?何况,姜姑娘手段颇多,你去了,说不定还会拖她后腿。”陆华厉声道。

    马元甲脸色变了几变,依然咬牙道:“我不会拖小姐后腿,我要回去,至少要把少主的话,带给她,给她以希望,帮她拖住月家的人!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你去吧。”陆玠挥了挥袖,将马元甲打发离开。

    马元甲摸不准陆玠的心思,只能退出,来不及休息,又骑上快马,朝青茭会的场地赶去。

    陆华也不知道陆玠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按说,姜璃是这么多年来,少主唯一一个钦点的暖床丫头,多少是有些在意的吧。怎么她到了生死大关,少主却如此淡定?

    不过,在他们心中,少主本来就是天外人物,心思不可捉摸。总之,信少主,得永生!

    “你也退下。”陆玠突然道。

    陆华行礼之后,悄然退出。

    待房中只有陆玠一人时,他才缓缓开口,“影,通知族中两位长老,暗中跟随姜璃。记住,非生死关头,不可出手。”

    房中,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但陆玠知道,影已经按照他的吩咐去办事。姜璃,是传说中的九灵窍,是他为陆氏培养的苍天大树,又怎么能轻易死在这小小的苏南城?她需要生死间的磨炼,但他要保她不死!

    青茭会上,随着赫连峰的话,台下为之一静。

    众人哗然!

    取消姜璃的比赛资格?

    反应过来后,众人纷纷用同情的眸光,看向姜璃。好不容易过了七天,居然在进前五的比赛中,被取消了资格?

    换了任何人,都会倍感失落吧。

    而且,若是她挤进了前五,就有可能从陆氏那里拿回自己的卖身契,恢复平民身份,不再为他人奴。

    现在,一切都成空。

    甚至有些人在想,姜璃这个十二岁的女孩,会不会哭鼻子?

    “好!取消得好!这个贱丫头,怎么能让她得意嚣张?”何氏眼中折射出恨意,咬牙切齿的道。

    姜瑜心中,也浮现出一种报复的痛快。

    台下的人,无不在为姜璃惋惜。

    可是,她本人,却反而没什么反应。什么青茭会的成绩,她才不在乎!她来参加青茭会的唯一目的,就是要杀了月楠西。

    “姜璃,你可服本郡守的判决?”赫连峰回眸,看向身后站着的黑衣少女,气势中带着一点灵将的威压。

    似乎,若姜璃敢不服,他就会出手教训。

    谁知,姜璃却满不在乎的耸肩,淡淡的道:“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哈?

    众人差点没被她的话,吓得惊掉了下巴。这么随意不在乎的样子,以为青茭会是小孩游戏么?

    “哼。你好自为之吧。”她的态度,似乎也激起了赫连峰的不满。他冷哼一声,拂袖警告了一句。

    随后,他又道:“青茭会继续进行,无关人等立即离开擂台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身形一闪,消失在擂台之上。

    郡守府的人,看向月家,还有姜璃,冷淡的说了声:“诸位,请吧。你们的私人恩怨,怎么解决,我们不管。但不要影响了青茭会。”

    姜璃转身,背着手,悠闲的下了擂台。

    月清流也带着月家众人,抬起月楠西的尸体,走下擂台,淬了毒的眼神,紧盯着姜璃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派人跟着她,一旦她踏出青茭会的场地,就立即动手,我要抓活的,我要将她折磨致死!”月清流阴鸷的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