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五章 县主来访 (2更)
    “给我把坟挖开!”

    姜璃突然冷声吩咐。

    刚杀了何氏母女的马元甲一愣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忙道:“小姐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姜璃眸光轻淡的扫了他一眼,再次道:“把坟给我挖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马元甲愣住了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月家威胁她,要挖坟鞭尸,她便睚眦必报,鞭了月楠西的尸体。现在,她竟然自己跑来要挖开母亲的坟茔?

    “小……小姐……”马元甲想要劝一劝。

    “听不懂我的话?”姜璃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种不怒而威的气势,让马元甲把后面的话都咽了回去。他深吸了口气,定了定神,走到谷揽月的坟墓前,心中默念了几句得罪,才硬着头皮开始挖坟。

    姜璃站在墓碑前,凝着马元甲的动作,甚至连身后传来脚步声,也不曾回眸看上一看。

    陆玠下了马车,走过何氏母女的尸体前,都不曾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璃儿是在怀疑什么?”陆玠在她身边停下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姜璃淡淡扫了他一眼,并未搭理。

    陆玠莞尔,知道这傲娇的女皇,还在因为刚才之事而生气。

    突然,陆玠宽大的袖袍一动,一物滑落在他手中。他递到姜璃面前,低语道:“我送你之物,不可轻弃。再有下次,家法伺候。”

    姜璃对他威胁的话,嗤之以鼻。眸光却轻垂,落在他手中之物上。突然,她眸光倏地一缩,伸手接过。“它怎么会在你这里?”陆玠拿出来的东西,赫然就是她杀死月楠西的那把精致匕首。

    “杀人便杀人,为何丢掉碎星?”陆玠却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“碎星?它的名字叫碎星?”姜璃再一次认真打量了匕首,只觉得在知晓这把匕首的名字之后,它变得璀璨许多。

    见她的关注点,根本不在他的责问下,陆玠唇角轻抿了一下,不再出声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触及棺材的声音,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陆玠见姜璃把碎星贴身收好,眼眸中的阴霾,才得以驱散。

    姜璃快步走向被挖开的坟墓,看到了简陋的棺材。“打开。”她双眼盯着棺材盖,冷声吩咐。

    马元甲吞咽了一下口水,只觉得脊背升起一阵凉意。

    但,他还是按照吩咐,撬开了棺材盖。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当棺材盖被掀开的时候,姜璃双眸中迸发出夺目的精光。就连陆玠,那双看不真切的琉璃眸,也微微眯了眯,眸底深处浮现出思索之色。

    他不留痕迹的看向身边的小人儿,看到了她预料之中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空……空的?”马元甲愣住了,看着空空的棺材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棺材,是最简陋的棺材,里面有什么一目了然。月家虽然安葬了谷揽月,却也只是薄葬,连一件陪葬品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将棺材合上,修补好坟墓。”姜璃气定神闲的对马元甲吩咐了一句,转身便朝马车走去。

    没死!谷揽月没死!

    姜璃证实了这一点,可是却越发的疑惑谷揽月的身份,还有,她既然没死,又去了哪?为何,将自己一双儿女抛下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陆氏府邸,关于谷揽月的事,姜璃闭口不提,陆玠也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不问,是因为,他知道姜璃也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若是她知道,便不会去挖坟证实猜测了。

    谷揽月?

    陆玠眸中浮现幽光,似笑非笑的在心中低语,‘谷揽月还真是一个来历神秘的女人,你的身上,究竟有什么样的秘密?’

    月家,从此之后,在苏南城中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陆氏为了一个女奴,屠戮一个家族的事迹,也在苏南城,甚至整个苏南郡中彻底传开。

    陆氏,再一次走进了人们的视线。

    这一场杀戮,完全盖过了青茭会带来的后续。

    姜璃的名字,也越来越多的人提到,而原本应该被万众瞩目的百里凤,只传出他受了白垣书院的名牌,之后便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月家之事第二日,一封帖子,递入了陆府之中,交到了陆玠手上。

    将帖子上的内容看完,陆玠那张美得惊心动魄的脸上,没有多余的表情。只是令人,将姜璃传唤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安平县主是什么人?”姜璃到来之后,看了帖子上的落款,便挥了挥手中的帖子,看向陆玠。

    陆玠微微一笑,语气轻缓的道:“皇帝的侄女,康王的掌上明珠。”

    姜璃眉头轻蹙,在原主的记忆中,仔细搜索了一下关于安平县主的事。突然,她眉梢一挑,玩味的道:“她还是你未婚妻。”

    这个该死的男人!居然有了未婚妻!

    姜璃嘴角噙着的笑容,逐渐冰冷下来,看向陆玠的眼神,也多了几分凌厉。

    “未婚妻之说,不过是一句戏言罢了。当时的皇帝,为了安抚陆氏,随意许下的口头承诺。五年前,我曾让父亲以此试探,皇帝便借由沐婉柔未成年,说了句,待她成年后,再正式赐婚。”陆玠淡淡解释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她?”姜璃才不管这其中的明暗交锋,她在意的只是一点。

    陆玠轻笑起来,“喜欢?哈哈哈——,我只是半残之躯,有何资格喜欢他人?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听他如此说自己,姜璃觉得心口有些发闷,很不爽!

    “她来,是为了退婚的。”陆玠收敛笑声,依然含笑的看着姜璃。“她的心,终究是急了些,生怕她那位皇伯父,为了大局,将她真的许配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若真如此,你要么?”姜璃眸光灼灼的凝着他。

    陆玠被她这紧逼的气势,弄得琉璃眸中染上一层狐疑,“璃儿不喜欢她?”

    哼!

    姜璃在心中冷哼了一声,撇开视线,冷声问道:“那你叫我过来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陆玠唇角轻牵,“当然是叫璃儿来保护我。一会安平县主登门,若是欺负我一个病秧子,璃儿也好像昨日在那何氏母女面前一般,护我一护。”

    护我一护……

    这最后的四个字,如指尖拨琴,拨乱了姜璃的心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送上一则男女主日常小剧场——

    某日,美人狐少主看完更新,推了推窝在自己怀里一脸慵懒享受的某女皇。

    美人狐(委屈脸):璃儿,她们说我是狐媚子……

    某女皇(瞪眼暴起):谁说的?

    美人狐(眼中一丝狡黠):她们说我不仅威胁你,欺压你,还趁你弱小的时候,用美色迷惑你……

    某女皇(一脸深思):这话……没毛病……

    美人狐:璃儿……

    某女皇(伸手摸摸美人脸):没错啊,你就是迷惑了本女皇啊!迷惑得让本女皇想把你抢回古巫国,给轻歌看了以后,就把你藏在深宫里,不给任何人看!

    美人狐:璃儿……

    某女皇(欺近美人身):所以尽管在此时欺压本女皇,这样我就有把你藏起来的借口了!

    美人狐(宠溺上了眼眸):好……等你把本少主藏起来!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