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九章 这仇,算是结下了 (2更)
    噗噗——

    细微的声音,从姜璃身上发出。

    黑色的衣服上,从她身体各处,爆出一朵朵的血花,血液流淌,染红了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秦天衣眸光一缩,抛下陆玹,身影一闪,宛如火焰移动般,瞬间就来到了姜璃面前。

    “璃丫头!”此时,陆玹也回过神来,发现了姜璃的异状。

    他很想像秦天衣一样,去看看姜璃如何。然,他之前爆发了血脉之力,此刻虚弱无比,连手都抬不起来,更别说要到姜璃跟前看个究竟了。

    “喂,秦天衣!她怎么样?”无奈,陆玹只能焦急的问向到达姜璃身边单膝蹲下的秦天衣。

    秦天衣的眸光落在姜璃身上,后者此刻神情呈现出痛苦之色,仿佛体内正在爆发什么可怕的力量。

    对于陆玹的询问,秦天衣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而此时,姜璃感受到了靠近的气息,勉强抬起头来,就看到了秦天衣的一张俊脸。

    那一身红色,让她感到亲切。

    但是——

    秦天衣有些诧异,诧异少女眼中突然迸发的冷冽杀意。“你想要杀我灭口?”他玩味的说出了少女的打算。

    姜璃没有否认,只是眼神更加犀利了几分。

    秦天衣却笑了,“看来你刚刚使用的招数应该是你不得已才会暴露的底牌。你想杀了我,也可以理解。不过,你确定你能杀我?除非,你还能发出刚才那样的攻势,但我看你现在这副模样,恐怕是不可能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姜璃紧抿着唇,凝着他的眼神锋芒不减。

    秦天衣说得没错,刚才她使出的秘书,是属于古巫国的一种顶级秘术,名叫帝王怒!

    这种秘术,可以忽视所有境界,化天地之威凝结自身之势,镇压一切,灭杀一切。

    借天地之威杀戮,就必然要承受反噬。

    唯独在拥有古巫国皇室血脉使用此术时,才会将这种反噬降低。当年的寒寸一战,若再给姜璃一点时间,她便可以发动秘术,说不定可以扭转乾坤。只是可惜……

    仿佛,一切都在冥冥之中注定好了。

    而如今,她的血脉化为了灵窍,她此时的肉身中,再无半点古巫国血统。强行施展帝王怒的后果,就是要承受筋脉断碎,脏腑受损,甚至折寿的反噬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没错,我现在的确无力杀你。”姜璃唇角轻轻勾了起来。即便浑身狼狈,秦天衣还是看出了她眉宇间隐藏得绝世风华。

    秦天衣眉梢一抬,饶有兴致的等待下文。

    “但若你敢把今日之事说出去,我总有机会杀了你。”姜璃的声音充满了自信。

    仿佛,她说的是事实,而非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“在那!”

    突兀而来的人声,打断了两人的对峙。

    秦天衣眸光一敛,给姜璃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,“待你下次恢复力气,有资本威胁本少时,本少再告诉你,会不会帮你保守秘密。”

    丢下这句话,秦天衣站起来,恣意潇洒的一拂袖,踏着树冠而去。

    姜璃凝着他远去消失的身影,眼神晦暗难明。

    “璃丫头,你没事吧?”陆玹趴在地上,慢慢向姜璃挪动,眼中的焦急和担心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姜璃收回视线,看向他,露出淡淡笑容,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,南无恨已经带着白垣书院的人赶到,他们看到了那一闪而过的红衣。

    “是秦天衣!”或许,那妖冶红色是秦天衣的标志,尽管只是一晃而过,南无恨身边的人还是准确无误的叫出了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也会在幽幽谷中?”有人疑惑。

    南无恨眼神变幻了一下,沉声道:“先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陆玹快要爬到姜璃身边时,南无恨他们终于赶到,看到了这里原本的草木茂密,变成了光秃秃的一片。

    地面上,还有一个造型独特的深坑。

    深坑中,都是一团一团的模糊血肉,看不清那些血肉原本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姜璃!”陆玹!

    南无恨认出两人,心中诧异。再看下那些血肉,他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另一边又传出脚步声。

    白垣书院的人抬眸望去,就看到吴骞带着灵武堂的人也赶到了。

    吴骞一到,眼神就落在了陆玹身上,见后者还活着,他眼眸深处,划过一道晦暗的光芒。

    再之后,他看到了狼狈不堪的姜璃。

    ‘又是她!’吴骞在心中暗恨。对于姜璃,他在经过陆府之事后,早已经由不喜化为了恨意。

    最后,当他看到那坑中的血肉时,双眸倏地一缩,眼神中满是震惊。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吴老,这次你我两家进行新生考核,却有歹人混入,想要意图不轨。这件事,我们两家可是要好好追查一下啊!”南无恨出声,打断了吴骞的话。

    吴骞眸色晦暗难明,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姜璃看向他,从他的神色中就已经判断出,今日之事,这个吴骞老狗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心中冷笑一声,姜璃垂下了眼眸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次考核被破坏了。那我也就不耽误吴老,他们二人都是我白垣书院的弟子,我就把他们带走了。”南无恨笑着道。

    吴骞无言以对,只能冷哼一声,“南师请便。”

    姜璃和陆玹,被白垣书院的人带走了。两人来考核,却遍体鳞伤,还差点被人杀死在幽幽谷中,南无恨没有推卸责任,亲自送两人回到了陆王府中。

    陆王妃一见小儿子和姜璃这般模样回来,顿时大急,下令府中供养的医者来为二人治疗,又打开府库,各种名贵药材任凭医者使用。

    只是,陆玹的伤在检查之后,似乎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姜璃反倒是要比他严重不少。

    “娘,我没事了,你先回去休息吧,我和大哥说会话。”陆玹看着哭泣的亲娘,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陆王妃抹掉眼泪,嗔怪的道:“你看看你,自己顽劣了,还连累了璃儿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知道错了。”陆玹忙告罪。

    陆王妃说了他几句,才不舍的离开。临走时,还不忘嘱咐陆玠,记得去看看姜璃。

    等她走了,陆玠才看向陆玹道:“你动用了血脉之力。”

    陆玹却答非所问,“大哥,轻歌是谁?”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