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五十六章 十三岁的灵将? (2更)
    姜璃是浑浑噩噩中,与南无恨回到了白垣书院。

    临分别时,她看到了南无恨脸上的笑容,才醒悟过来,这老混蛋的‘邪恶用心’!

    “可恶!别有一天栽在我手中!”望着南无恨离去的背影,姜璃磨着牙道。

    关于这次灵武界之行,她被追杀的事,南无恨的确给了她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那灵帅或许心有所感,先一步藏了起来,所以,南无恨杀了两个灵将。至于白垣书院中的那个内鬼,也消失了。南无恨说,已经派人在找。目前看来,那人似乎只是被灵武堂收买。

    这件事,算是告一个段落。至于吴骞,姜璃心中冷笑。这个罪魁祸首当然要留给她自己处理。

    现在,她还舍不得让那老狗死。

    她心中很清楚,她越是耀眼,那老狗就越是不舒服。他越是不舒服,她就越开心。

    返回自己在白垣书院的宿舍,姜璃拿出刚到手的两本精品境三级战技,仔细研究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,她是‘走读生’,但是在白垣书院中,她依然有属于自己的一间练功室,陆玹也一样。

    “一本攻击,一本身法,正合我意了。”姜璃双手掂量了一下两本战技,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将吴骞的那本先放下,姜璃打开的是南无恨的那本。

    这本战技,名为穿神隐,是一本极高明的身法战技。共分三层,一层比一层精妙。仔细之后,姜璃赫然发现,“原来刚才南师使出的身形,就是穿神隐的第三层!”

    呼吸之间,便如入无人之境将灵武堂两个灵将擒住,这么厉害的身法,简直就是个宝贝!

    “只是可惜,要练成第三层,还需要时间。先从第一层开始吧。”姜璃感叹了一句,把战技翻到前面,仔细研究穿神隐第一层的奥秘。

    要练成穿神隐第一层,必须要感悟自身,将自己冥想为空……

    姜璃认真研究了一会,眨了眨眼,揉了揉眉心,吐出一口浊气,“精品境的战技,果然难练。”

    将穿神隐放下,她又研究起吴骞割肉的那本。“摘星圣手。”只是,她看完战技之后,小脸却冷峭下来,笑道:“这吴老狗果然不安好心!”

    摘星圣手威力却是强大,否则也不会是精品3级的战技了。练到极致,伸手可摘星。当然,这是一种形容。按照战技中的描述,修炼此战技,可以隔空取物,百丈外直取人头。

    只是,那反作用极大,若是自身体魄不强,防御太差,这霸道的功法会反噬己身,有一种杀人一千自损八百的感觉。

    吴骞选这本战技给她,分明就是不安好心。

    姜璃冷笑,心中腹诽,“好在老狗不知道我第二灵武魂是防御型的,而且还是玄罡龟。他这点算计,怕是要白费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最后,姜璃突然间觉得这摘星圣手有些眼熟。反应过来,她才想起来,在灵武界中,那追杀她的灵帅,朝她抓来的那一招,不就是摘星圣手么?

    那还只是他随意的一击,就让她用灵武魂来抵抗!

    姜璃眸光一沉。

    追杀的三人,死了两个,还剩最厉害的那个不知道躲在哪当乌龟。

    “只怕你躲着不出来!若你出来,定让你有来无回!”姜璃咬牙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晃,便是月余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姜璃过得倒是平静。

    除了回了陆王府一趟,她其余的时间都是在白垣书院中的修炼室中修炼。她那努力的样子,也影响了陆玹那小子,这段时间也勤奋了不少。

    为此,陆王妃又借口给了她一堆的赏赐。

    姜璃回去那次,就被堆积如山的赏赐吓了一跳,也将裕舒和裕宸无奈的样子收纳眼底。

    在这段时间里,姜璃熟悉了玄罡龟的妙用,也开始修炼了穿神隐和摘星圣手。时不时找陆玹来过过招,每一次都把那小子打得满地求饶,终于改口不再叫她璃丫头。

    “姜璃!姜璃!”

    陆玹的声音,打断了正在修炼的姜璃。

    她走出修炼室,就看到那小子一脸兴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姜璃问道。

    陆玹冲到她面前,激动的道:“春猎要开始了,你还在这里闭什么关?跟我看热闹去。”

    春猎?

    姜璃一脸懵逼的看着陆玹。这是什么鬼?

    看到她这副模样,陆玹无奈解释,“你还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啊!春猎啊!可是上都一年一度最热闹的盛会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姜璃不感兴趣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见她如此,陆玹无语的道,“你难道没有听过春猎吗?每年春猎,上都所有的天骄都会出现,那十天内,不分贵贱,不分身份,以武会友,相互切磋,猎场竞技,简直就是热闹非凡啊!”

    在陆玹的描述中,被姜璃丢在一旁的原主记忆慢慢苏醒。

    唔……好像,的确有春猎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不过,当初的原主根本不能修炼,年纪也还小,根本没有去参加过春猎,更没有去看过热闹。倒是姜灏去过一次,结果如何,原主记忆中没有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开始?”姜璃眯着双眼思索。

    这样的机会倒是难得,可以让她去看看后晋朝年轻一辈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今天。”陆玹投降的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走?”姜璃抬腿就朝他踢去。

    “哎哟!我说你一个姑娘家的,能不能文雅一点?”陆玹灵巧躲开,却不忘数落她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乐意。”姜璃挑眉,小脸上神采飞扬,双手背在身后朝白垣书院外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春猎,一般都是在上都郊外的皇家猎场举办。

    这十日,皇家猎场对外开放,谁都可以进来。

    姜璃和陆玹刚走到猎场,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就传了出来。“呵,真把春猎当做是儿戏了。两个小屁孩也这样大摇大摆的进来?”

    姜璃和陆玹一听,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,转身向后看去。

    说话的,是一群十**岁的青年,的确比起他们两人要老上一些。

    陆玹毕竟要大一些,身高也在那,直接被他们无视了。他们盯着个头只到陆玹胸口的姜璃,戏弄的笑了起来,“喂,小丫头你几岁啊?”

    “十三。”姜璃很配合的回答,只是嘴角噙着的笑容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