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七十六章 阴谋之下的战争 (2更)
    陆玠趁着夜色离开了,除了陆荇晁,无人知道他的到来。

    甚至,连陆荇晁都不知道,他这个令他骄傲的长子在离开时,偷偷前往了天骄观摩团的营地,在其中一间屋舍外驻足停留了片刻。

    夜幕将他的身影很好的隐藏其中,以至于房中盘膝打坐正在修炼的人儿,根本不知道他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让你不来,你偏来。这次,是受了小玹连累吧。”阴影之中,传来一声浅弱的低喃,还有宠溺。

    他凝着房中的人影,从未出现过在他身上的彷徨无助,在无人可见之下,显露出来。“璃儿,这一场博弈,我本可护住我在乎的每一个人。可是,父亲却决意舍命,我该怎么办?我知道,他所言非虚。他一条命,可以助陆氏平定天下。可是,我又如何忍心?还有母亲……父亲若陨,母亲必然不会独活。父亲知道,我也知道,难道为了这陆氏天下,我便要舍去父母双亲吗?你说,你曾是女皇,若是你面对这一切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自然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最终,陆玠拂袖悄然离去。其实,在陆荇晁决绝的选择之下,他心中就已经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他陆玠,无情无心,却在冷酷之下藏着一丝柔软细腻,唯独最亲近之人可见。

    世上本无空心人,无情也作有情天。

    ‘我为陆氏,耗尽寿元,父亲为陆氏,抛却生命,不过是殊途同归罢了。’走出军营的陆玠,脚步已经脱离了沉重。

    将个人生死抛之度外时,世上还有什么可怕的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阴谋之下的战争,依然在进行着。

    天骄们,每日在热血沙场上观摩,从未想过,自己不过只是皇帝与陆氏博弈中的一枚棋子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日,陆荇晁允许天骄们观战,却始终不允许任何人进入战场。这样的情势,让领队之人暗自焦心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支精简的队伍,也在悄然之中来到了北防之地。

    “快点!再快点!”队伍中的马车上,窗帘被掀开,露出了周鸢那张精致娇媚的小脸。

    她催促着队伍行进,眼神中带着几分焦急。

    突然,一只素手将她伸出窗外的头拉了回来。“鸢儿,他们已经日夜兼程了。”

    周鸢转眸看向她,“倾言姐,我着急啊!阿玹都已经来了十日了,战场上刀剑无眼的,他又那么莽撞,我怕他会受伤。”

    “有陆王看着,陆玹不会出事。”一身素衣的沐倾言劝道。

    周鸢安耐住眼中的担忧,点了点头。“这次多谢你了,愿意陪我偷偷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对我如此客气。”沐倾言有些愧疚的回了一句。事实上,她之所以答应周鸢的‘任性妄为’也是有私心的。她同样担心着在观摩团中的景烨。

    这一次天骄观摩团的目的,太过诡异,她心中实在是放心不下,忍不住要亲自过来看看,也正巧和周鸢一拍即合了。

    只是,这些事,她不便与周鸢明说。不是不信任,只是因为周鸢的性子使然。

    “倾言姐,可是我们到了北防该怎么办?没有手谕,咱们私自前往军营,一定会被赶出来的。”周鸢忧心忡忡的道。

    她虽然娇蛮,却也知晓军中规矩。

    沐倾言微微蹙眉,沉思了片刻,只能道,“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”到了北防,她们也只能隐藏在暗处,派人密切注意交战的情况。

    若是一切有惊无险那最好不过,但若是有意外发生,也希望她们的存在能够有些作用。

    “好,我听你的。”周鸢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防战火,经过多日的燃烧,已经蔓延了整个北防的防线。

    阴谋下的战争,仿佛已经打出了真火。

    连着三日,大秦的骑兵都一直在挑衅后晋北防军,想要引诱他们出城迎战。

    可是,陆荇晁却一反常态,闭关不出,根本不受挑衅。

    这一日,急不可耐的天骄观摩团领队,终于忍不住来见陆荇晁。“大帅,这几日大秦军队日夜在我城墙下喊话,那些污秽之语实在是不堪入耳,大帅就这样一直忍着?”

    端坐帅位的陆荇晁,眼皮都不曾抬一下,“行军打仗并非阁下该操心的事,你带好你的天骄团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领队被这句话呛住。想要再说几句,但陆荇晁那样子明显就是不愿谈的表情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他只好愤恨的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转身之际,还不忘在心中冷笑陆荇晁的狂傲做派。‘哼,不过是将死之人而已!’

    他离开时,陆荇晁抬眸,眸光晦暗的扫过他的背影,又沉默垂下。

    离开了帅营的领队,贼心不死,回到天骄观摩团中,与暗中配合他的几人会合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询问。

    领队摇首,“陆荇晁很难对付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办?一直在这里干耗着?主上密信已来了多道,都是在催问进度。”

    领队皱眉沉默了一下,一咬牙道:“传信给大秦那边,让他们做好准备,三日后,我们引诱天骄出战。这几日,你们便暗中鼓动这群家伙,让他们按照我们的计划行事。”说完,他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接着,他又从怀中掏出一张绢布,将其展开,上面有着朱砂御笔亲写的几个名字。“记住了,这几人是主上钦点的证人,可伤不可死。”

    几人相互对视一眼,都沉默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三日,原本无所事事的天骄观摩团中,开始出现了一些言论。

    这些言论,也飘入了姜璃、陆玹等人耳中。

    “太过分了!我老爹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吗?”陆玹一拳锤在姜璃房中的方桌上,震得桌上盛水的瓷杯,都抖了几下,溅出几滴水来。

    姜璃眸色动了动,轻声道,“我看是有人在暗中搞事。”

    “明显就是有人暗中搞鬼,诋毁我父亲名声!”陆玹愤恨的道。

    姜璃挑眉,“只是诋毁那么简单?”

    陆玹听出她话外之意,忙凑过来问,“还有什么复杂的?”

    姜璃有些无语的看着这个二愣子少年。连她都嗅到了这次战争中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,为什么他还这么后知后觉?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