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八十四章 君赴黄泉妾相随 (2更)
    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今大秦狼子野心,犯我北防……孤信于陆王,特派天骄观战,临战学习。然,天骄团千人,却于战场失踪,生死不明,陆王难逃其责……”

    ‘天骄团昨天才失踪,今日皇帝的圣旨就到了?’

    ‘是啊!以往军情紧急之时,也不见如此迅速。’

    ‘仿佛就像是早就预料好了,只等那些天骄们失踪,便出来宣读圣旨。’

    ‘……’

    北防军的副将们,暗中交流眼神,心中惊诧。

    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,在此刻变得更加的浓烈起来。

    而陆荇晁却依然挂着浅笑,眸光悠远而平静。不见一丝慌张,也没有露出被冤枉的悲愤。

    仿佛,这圣旨与他无关一般。

    令官抬眸,看向陆荇晁挺拔的背影一眼,才眼神复杂的垂眸,继续念出圣旨上的内容。“……今,剥夺陆王一切职务,削陆王封号,戴枷回都审问。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众副将皆惊。

    “陛下怎能如此?”

    “是啊!现在大敌未退,岂可战前换将?那些天骄们私自出击,就算失踪了,也与大帅无关!”

    “没错!大帅无罪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声脆响,令官冷着脸合上手中圣旨。“诸位,现在陆荇晁只是一名戴罪之人,不再是你们的大帅。至于北防军的新指挥,陛下圣明自会有定夺。诸位还是各司其职,防御好北防,等待新大帅上任。”

    众副将面显怒色,对于这圣旨心中万分不服。

    “诸位将军,这件事陆某相信陛下会有裁断,北防便交于各位了。”陆荇晁转身,俊美的五官上,是一种淡然的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他一句话,便安抚了众将。

    但是,跟随他多年的副将们,依然感受到了一种生死离别之愁。皇帝容不下陆氏,这一点,他们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可是,皇帝真的要利用这次机会,对陆氏动手吗?

    他们的大帅,就是皇帝对陆氏开的第一刀?

    不服!

    他们不服!

    副将们敢怒不敢言,若是陆荇晁振臂一呼,说要反了,他们肯定跟随。可是,陆荇晁的样子,根本就没有反意,反而还是一副相信皇帝的样子。

    憋屈!

    太憋屈!

    “大帅!”

    众副将齐声咬牙道。

    陆荇晁却缓缓摇头,安抚了他们的怒意。

    “陆王……不,陆荇晁,该上路了。”令官借此提醒。

    而一旁,那天骄团的领队,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陆荇晁眼角余光淡淡扫了他一眼,他便感到脖子好似被人掐住,笑容也凝固在脸上,整个表情如同便秘一般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陆荇晁举止潇洒从容,大步跟随令官而去。

    北防军不知发生了什么,只见他们敬仰的大帅居然脱去铠甲,官服,只着雪白里衣,脖子上戴着千斤重枷,脚踝被拷上铁球,登上了囚车。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驻守城门的北防军们,蜂拥而至,堵住了离开的路。

    令官眸光一缩,神色紧绷。

    那领队则尖着嗓子喊,“怎么?你们想造反?我们是按照陛下的旨意办事,若有阻挠者,皆视为造反之罪,祸延九族,你们想要动手的,可要考虑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可惜,北防军们却根本不理会他的话,依然没有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领队被北防军的气势吓得向后退了一步,眼中有些胆怯。

    “退下。”囚车中的陆荇晁开口了。

    简单两字,却如同如山军令般,让北防军令行禁止,整齐划一的向后退了三步,让出了离开的路。

    此时,身后甲胄声传来,陆荇晁没有回头,却朗声道:“诸位将军,带领诸位将士,好好守住北防。”

    后面追上来的,正是那些副将,听到陆荇晁的话,不由得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看着陆荇晁的样子,他们心中难过,愤怒,却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“全军听令!”军衔最高的副将,大吼出声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所有将士,立正提兵,目不斜视。

    “送大帅——!”他几乎用最大的声音嘶吼出这三个字。喊出之后,他已经面红耳赤,青筋暴露。

    唰——!

    所有人的眸光在那瞬间,看向了囚车中的陆荇晁,那种坚定而炙热的眼神,让陆荇晁心中安慰,眼眶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呜呜——!

    送行的号角声,在城楼响起。

    鼓声随后,宛如送行般。

    “大帅慢行!一路珍重,我们等您回来,再战疆场!”副将嘶吼出唾沫星子,单膝跪地,向陆荇晁一拜。

    “大帅慢行,一路珍重,我们等您回来!”

    全体将士,都单膝跪地,拜别陆荇晁。

    陆荇晁仰头看向北防的天空,咽下眼中泪水,突然发出笑声。那笑声中的豪气干云,感染众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防发生的事,姜璃和陆玹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两人回合时,已经到了远离北防数百里之外的地域。按照陆玠吩咐,两人要返回上都,去白垣书院寻找南无恨。

    至于要拿什么东西,陆玠没说。不过,只要见到南无恨一切也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二人谁都没想到,在他们返回上都,刚踏进白垣书院的时候,陆荇晁的囚车也到了上都。

    囚车刚进北城门,就有御林军带着皇帝的圣旨在此等候。

    上都的百姓,看到被押解回来的陆王,也是心中震惊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等到圣旨宣读完毕,满城百姓皆惊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圣旨上说,陆王勾结敌国大秦,坑杀我朝上千天骄?

    还说,陆王意图谋反的证据,已经有忠臣爱国之士面呈陛下?

    又说,被坑杀的天骄们,逃回几人,纷纷在御前诉说陆王的歹毒和阴谋?

    苏南陆氏还暗中养兵,私造兵器,想要谋朝篡位!

    这些消息,宛如晴天霹雳,震得上都的百姓们一时间忘了思考。而那些天骄的亲人,却又突然出现,凄凉哭诉,恨不得剥了陆王的皮,喝了他的血。

    “……陛下有旨,将罪人陆荇晁送往午门刑台。”

    这是不经审问,就要判刑了吗?

    消息,以最快的速度传回了陆王府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陆王妃一身素缟,仿佛早已经料到今日般。她不似奴仆惊慌,依然是当家主母的气派。

    听到下人禀报,也只是缓缓起身,“备酒,我要去见王爷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