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八十五章 血仇不共戴天
    无人知晓,陆王府在一日前,已经悄然遣散府中奴仆。

    这些奴仆虽然卖身于陆王府,却与陆氏无关,暗中看守陆王府的人,也没有大张旗鼓的去追逃。

    如今,留在府中的,只有几个跟随陆王妃多年的老人。

    他们无处可去,也只想跟随在陆王妃身边。

    很快,最上等的烈酒,已经送上。

    陆王妃看了一眼,昂首挺胸的向府外走去,在她身后,十名老奴神情悲愤的跟上。

    从陆王府到午门刑台,是一段好长的路。

    陆王妃没有坐马车,只是靠着双腿,一步一步的向自己的丈夫靠近。

    在她脑海中,响起了五日前与长子的谈话。丈夫让她活着,可是,没了他,叫她如何独活?

    孩子们都长大了,只要孩子们没事,她能与夫君双宿双飞,只会是一段佳话。哪怕,前方是渺茫黄泉,她也浑然不怕。

    她没有跟随陆玠离开,也相信她的长子会替他们夫妇报仇。

    夫君要做的事,作为妻子,她当然要全力支持。

    陆王妃有些苍白的脸颊上,浮现一抹温暖的笑容。那笑容背后的深意,只有她自己才清楚。

    她的出现,吸引了街上不少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或许是她太安静,或许是她的步伐太有规律,不知不觉间,竟然吸引了不少人的跟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午门刑台上,圆型的刑台上,刻画着面目狰狞的凶兽。上面呈暗红色,仿佛是多年被血液浸染所成,透着一股毛骨悚然的阴冷。

    陆荇晁站在刑台之上,台上只有刽子手,还有行刑官。

    那位一直在发出圣旨的陛下,从头至尾都未曾出现。

    最靠近刑台的,是那些天骄们的家人,他们向刑台上扔各种污秽之物,将自己孩子的死,都迁怒在了陆荇晁身上。

    不明真相的百姓们,在这些情绪的鼓动中,也渐渐从地上捡起石头,朝陆荇晁身上砸去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——!”

    “呸!叛国贼子!”

    “枉我曾经还敬佩他,没想到居然是一个狼子野心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,以他之血,祭奠众天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离午门不远之处的茶楼里,早已经人满为患。二楼雅间中,对准刑台的窗户虚掩,容暻正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公子,家主他们最近似乎在暗中谋划一些事。”阿权站在他身后,低声的道。

    容暻看向被众人侮辱的陆荇晁,清透的眼眸依然平静。“这是陆氏和皇帝之间的博弈,他们插什么手?”

    “那公子我们……”阿权抬眸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做一名看客就好。”容暻淡然的道。

    阿权闻言垂眸不语。

    此时,外面传来骚动。

    容暻循声望去,便见一身素缟的陆王妃,雍容华贵的步行而来。在她身后,跟着忠心老奴,他们手中,有人捧着男子的新衣,有人捧着精美酒壶,神情都是赴死般的悲壮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身后,竟然无声的跟着不少上都百姓。

    容暻眼中闪过一丝诧异。陆王府在上都中,一向低调。可是,却不想今日只凭一个陆王妃,便能引起这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陆王妃也是一代奇女子。”当陆王妃从他窗前走过后,容暻不由得发出感叹。

    突然间,他心中居然浮现出那娇小的黑色身影,明明只是女奴之身,却傲然如女皇一般,自信洋溢。

    容暻有些惋惜。

    只是,连他也不知道,这一丝惋惜是因为陆王妃,还是因为那道纤细单薄的身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有旨,陆荇晁罪证确凿,罪无可赦。于今日午门施以剐刑。查抄陆王府,陆氏九族诛连在内,无论男女老幼,直系旁系,陆氏奴仆,一律处斩!”

    嘶——!

    圣旨一下,众人皆惊。

    这是斩草除根啊!

    陆荇晁虽然罪有应得,但是这样的责罚是不是太重了?

    “活该!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恶人,就应该让他抄家灭族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然,很快,百姓心中的不忍,又被人群中的一些声音带动,觉得陆荇晁的下场是罪有应得。

    “上千天骄,你们英魂慢走!害死你们的罪人,今日就会伏法认罪,告慰你在天之灵!”行刑官双手抱拳朝天际,声泪俱下的道。

    他这一声,引来无数哭泣。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陆荇晁却在此时,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。他无视了众人对他的愤怒,只是幽幽开口,“陛下啊陛下!你是否太心急了些。也是,我陆氏在你卧榻之侧多年,恐怕你早已经忍无可忍了吧?为了对付我陆氏一族,你牺牲我朝天骄性命,难道不觉得心中不安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看似自言自语的话一出,四周皆静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死到临头,还敢污蔑陛下!”行刑官慌忙下令,“来人,将他嘴巴堵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——!我陆荇晁是顶天立地的男儿,敢作敢当。今日,谁敢堵我之口?”陆荇晁豪迈大笑。

    哪怕他现在一身狼狈,却依然气势不减。

    “说得好!我夫君是大丈夫,即便要被屈杀,也要走得有尊严。”不卑不亢的女声传来,让台下的百姓自动散开,让出了道路。

    而陆荇晁在听到这一声音后,却浑身大震,眼中第一次流露出惊慌。

    一身素缟的优雅妇人,拾阶而上,大气从容。

    她走上台后,视线与丈夫纠缠,唇角含笑。“夫君,妾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陆荇晁眸中复杂的看向爱妻,心中感慨而悲哀。他为陆氏,死而后已。但是,他怎忍心爱妻与他一起赴死?

    陆王妃来到他面前,为他细心整理凌乱脏污的衣衫,温柔细语的道:“我的夫君在这,我能不来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该来。”陆荇晁咬牙道。眼中的心痛,让陆王妃脸上笑容更甚。

    “那我该去哪?”陆王妃反问,一双眼满是幽怨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刑台上,好似旁若无人般的低语,就好像是在家中一般。之间那种氛围,竟让人无法插足。

    行刑官又气又怒,想要下令将人拉下去。可是,连要行刑的刽子手都呆在原地,不想去打扰这一份宁静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丈夫若是冤枉的,又岂会甘心受罚?”行刑官憋了半天,憋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甘心?我不甘心,只不过是君命难为罢了。”陆荇晁自嘲的笑了一句,眸光扫向行刑官,那森冷的眸光,让后者不由后退。弃奴翻天:少帝的宠妃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