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八十六章 心疼我陆美人
    君命难为……

    好一句君命难为,道尽了多少辛酸与无奈?

    陆王位极人臣,地位崇高,戍边二十年,从未有过错。而如今,却审也不审,就要处决了?

    一时间,一种天威难测的心寒,从不少人心中升起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我有多年未见了?”陆王妃凝着陆荇晁的俊颜,含笑轻问。

    这一句话,让陆荇晁眸中浮现出愧疚。“夫人,为夫戍边二十年,上一次奉旨还朝是六年前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六年了。如今,我们好不容易见面,你还想抛下我吗?”陆王妃的语气中,满是埋怨。

    她话中之意,陆荇晁怎会不知?他想要阻止妻子的任意妄为,可是对上那双如水般柔情,却又坚韧的眸子时,他眼中的挣扎最后化成了妥协。

    “夫君……”陆王妃露出胜利的微笑,身体前倾,靠在丈夫怀中。“死不可怕,我只怕孤独的活着,被思念吞噬。只要能与你一起,无论是上碧落,下黄泉,我都甘之如饴。”

    陆荇晁的心,宛如被刀绞般痛苦。

    男儿流血不流泪,只是未到伤心处。此时此刻,妻子的话,却让他再也忍不住,泪流两行。

    刑台下,又有多少人被陆王妃这一番话所感动两人之间的深情?忘却了,所谓的叛国之罪。

    “绒绒,你可曾后悔嫁于我?”陆荇晁强忍着撕心裂肺之痛,喊出了陆王妃的小名。

    陆王妃却‘噗嗤’一声笑了出来,抬起头,伸出手在他鼻尖轻刮了一下,“傻子,绒绒这辈子做得最不后悔的事,就是嫁给你为妻。只可恨,老天嫉妒你我夫妻情深,非要拆散我们。绒绒才不会让他如愿,生,绒绒要与夫君同活,死,绒绒也要与夫君同死。”

    陆荇晁心中酸楚,眼中被泪水模糊。唯独看见的,便是爱妻脸上的笑容,仿佛,在恍惚间,他们重回了少年时代,她还是少女时的天真固执。

    ‘我要嫁给你!今生今世夫君不嫁!你若不娶,我便告诉世人,你占了我便宜,还想赖账!看你这陆氏公子,羞与不羞!’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——!”陆荇晁仰头长笑,让泪水倒流回眼眸。“今生今世,得妻如此,夫复何求?绒绒,我错了。你我夫妻同体,本就该一同生死。”

    “知错便好,这次我饶了你。”陆王妃在他怀中,笑得灿烂安心。

    这一幕,不知震撼了多少人,那种生死相依的情感,回荡在亲眼目睹的每个人心间。

    “陆氏……有情有义的陆氏,难怪会让最是无情帝王家的皇室害怕!”容暻心中如同被惊涛拍岸,忍不住低声喟叹。

    他所在之家族……

    想起家中至亲,容暻却缓缓摇头,流露出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“时辰到——!”

    行刑官艰难如度日般,好不容易守到了行刑的时辰,终于迫不及待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可是,要执行的刽子手却不忍去打破这一幕,踌躇不前。

    “夫君,虽说是君要臣死,但是,绒绒实在是不忍夫君再受辱。你我共饮一杯酒如何?”陆王妃接过老仆递过来的酒杯,一只放在唇边,一只递到了陆荇晁的唇前。

    那酒中有何物,再傻的人都猜到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绒绒有此雅兴,为夫自当相陪。”陆荇晁微笑颔首,无视了身外一切,只是专注的看着自己妻子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而笑,一同饮下杯中毒酒。

    铛铛!

    两支空了的酒杯落地,砸在刑台之上。

    行刑官见此,眼中满是震惊。事情,已经完全不受控了,虽然要陆荇晁死的结果未变,但是,他总觉得这不是陛下所想的大局已定,而是一个未知的开始。

    刽子手也傻眼了。

    犯人居然服毒自尽,那他对一个死人实施剐刑又有何用?

    “夫君,从此之后,咱们再也不用分开了。”陆王府靠在陆荇晁的怀中,唇角已经流出黑血。

    陆荇晁笑了起来,黑血同样从他唇角滴落。“是啊,再也不用分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等,恭送王爷王妃!”

    随陆王妃而来的十名老奴,看着男女主人微笑合目后,纷纷单膝跪地,向二人叩首三下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们不约而同的拔出随身所带的匕首,在行刑官以为他们是要行刺而惊慌之时,纷纷将匕首对准自己颈部划去。

    咚咚咚——

    忠心老仆,在刑台赴死追随。

    十二具尸体,震撼了所有的人。

    轰隆——!

    一声雷鸣乍起,朗朗晴天,却突然乌云盖日,漂泊大雨倾盆而下。

    在白垣书院寻找南无恨的陆玹和姜璃,被这突来的雷雨惊了一下。正打算继续寻找南无恨,便听见门外有匆匆路过之人,口中说起了陆王府之事。

    “陆王一世英名,怎会是那等叛国之辈?陆王妃也是英烈,居然与夫同死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我听说,陆王妃和陆王在刑台上时,那行刑官连大气都不敢出。”

    轰隆——!

    雷声,更大了些,说话之人匆匆消失在雨幕中。

    震惊的陆玹,在反应过来后,冲进大雨,朝白垣书院外而去。姜璃从震惊中醒来,看到陆玹消失在雨中的背影,不假思索的也追了出去。“陆玹——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南郡,苏南城。

    异常安静的陆府中,正站在桌前执笔而书的陆玠,手中突然一顿,笔杆在他掌中化为两截。

    他留在母亲身上的念力消失了,这也就意味着……

    “噗——!”定身沉默了许久的陆玠,突然张口喷出一口污血,洒落身前纸上。

    “少主!”伺候在身侧的陆华见此,忙上前扶住陆玠摇摇欲坠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焦急万分,看向被血水染红的纸墨,忙道:“我这就去叫药夫子!”

    可是,陆玠的手却抓紧了他的手腕,阻止了他的离去。陆玠缓缓抬起苍白的脸,那双慵懒而如云雾般的琉璃眸中满是冰凌,他的双唇,因为染血而变得妖冶殷红。

    “吩咐下去,火烧陆府!”陆玠的声音气若游丝,却字字如刀。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弃奴翻天:少帝的宠妃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