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章 容身之处
    林苏青竖起耳朵,全神贯注的去辨析着那些声响,生怕又是一头猛兽突如其来。

    那些琐碎的声音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远处窃窃私语。既渺小又微弱,被火焰燃烧的噼啪声掩盖得若有似无。

    直觉上好似不是什么潜伏的危险。

    他将狰肉反复翻转了数次,烤得油汁迸溅,大颗大颗的油水滴在烧得红火的木炭上,发出滋滋的响声。

    火受了油,燃烧得更加旺盛,生怕火势过旺烤糊了狰肉,他抽出几根木柴,走出几步将还没烧及的部分插进土里,以作照明的火把。

    听说许多野兽都是畏火的,或许也能作为一种威慑吧。

    当夜色苍茫时,经过炭火烤炼的狰肉,已经烤得汁肥味美,香气四溢。此时月明风清,一阵微风就能将烤肉的香气传达百里。

    他生怕香气会招来不速之客,便顾不上烫手,赶忙用层层叠叠的荷叶包裹住烤熟的狰肉,抱在怀中就循着先前狗子跑走的方向找去。

    夜里视野受限,比白日更加危险,他脚下丝毫不敢停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穿过一片竹林后,眼前出现了一条石板小径。林苏青沉下一口气,赌着这条小径应当就是通往那位二太子殿下府邸的路。

    跑过了这条路,四周忽然变得安静,好像有什么从中震慑了万物。万籁俱寂,连蚊虫都不敢飞舞,更没有夜虫乱叫。只剩下他自己喘气和心脏突突直跳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切静谧得令人心慌胆战,却又令人感到万分安定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前面出现了一汪湖水,有几只白鹭歇在芦花浅水边。它们看见林苏青小心翼翼地走来,窃窃私语道:“我今日听说便是他,误踩了殿下召回追风神君的结界。”

    “古往今来从未有过这事……恐生祸端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,殿前休得胡言乱语,就不怕追风神君将你撕成渣渣?”

    白鹭们细细碎碎的聊着,却在林苏青走近时,不约而同地噤了声,佯装闭目养神。可它们方才的对话,还是被林苏青也听去了七八分。

    他将荷叶包裹着的狰肉往怀中拢了拢,心中不由得有些忐忑,假如二太子殿下不答应……

    刚这样一想,他立马摇了摇头,让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。心意已决,今事不在疑。

    穿过湖上桥廊,绕了几处长林,眼前赫然出现一座庄肃的府邸。那府邸十分宏伟,更像是一座宫殿。

    青砖黛瓦,飞檐翘角。湖水粼粼的波光反映在如画纸般的墙面上,将雕栏玉砌的府苑染上了潮湿凉薄的气息,千里皎洁的月光流入了院墙,使整座府邸含着清冷的沧桑。

    而令人惊诧的是,那高挂的牌匾之上,赫然题着三枚朱金大篆——太子府。这上面没有“二”字,莫非是大太子的府邸?

    可他借着灯火放眼四处,除此之外,并无其他宅院府邸,应当不会错才是……

    林苏青屏息凝神走到门前,刚要抬手扣门,如浸透了墨汁的大门便自动敞开。他左顾右盼见毫无人影,才怯怯的继续往里行去。

    “林苏青!”夜静如水,狗子的声音乍然出现,响彻了夜空。吓得林苏青一个踉跄,险些将怀里抱着的狰肉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吓死我了!”不知怎的,纵使白日里见过了狗子的神通,林苏青心中也还是怕不起它来。

    此时看见它出现,反倒有些想感慨——终于他大爷的让我找着了。

    狗子绕着他嗅来嗅去,眼神一怔,愕然道:“你居然折了穷桑的树枝烤狰肉?”

    在林苏青一脸茫然中,它继续问道:“你可知那株穷桑是……是谁种的?”

    狗子的出现,令林苏青一扫先前孤身无助时的怯弱,多少恢复了些许平日的状态。他惝恍道:“不会是二太子殿下种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狗子瞥了他一眼,显然答案是错的。林苏青正等着狗子正解,狗子却避而不答,只道:“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他便不多问,只当不甚重要的事,急忙跟了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穿廊过榭,他们在东边的一处内园前停下。

    狗子抬起小爪示意林苏青止步,它自己轻手轻脚的跑了进去,片刻才出来,冲林苏青道: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闻言,想必二太子殿下就在此园之中。

    他躬身捧着两包狰肉举过头顶,毕恭毕敬的进了园子,朝正坐在园中石桌前的二太子殿下奉上:“殿下,狰肉烤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现下有求于二太子,不敢再如先前那般莽撞说话。

    二太子借着幽幽月色,自斟了一杯薄酒,气息一如既往的清冷。他睨了一眼林苏青捧着的狰肉,漠然的眼神中却忽然有一闪而过的讶异。

    “谁教你用穷桑做烧料的?”语气却仍是淡漠。

    林苏青先是一愣,俄而解释道:“我不认得那是什么树。只是曾经在书中看过,荔枝树的树枝用来做烧料,烤出的肉会格外馨香。我见那株树同荔枝树有几分相似……就折了。”林苏青当即跪下:“殿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吧。”二太子语气淡然,并不怪罪。

    片刻见林苏青岿然不动,仍跪在原地。他才侧目过去,眼眸于月下透着清幽的光亮,不动声色道:“何事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立即叩首伏地,恳求着:“我想跟着殿下学本事,修炼成仙,今后好有机会能够回家照顾我妈……”妈字刚出半个音节,他赶忙改口:“我娘。”

    二太子余光扫了他一眼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淡淡道:“你若无处安身,可暂留你在本府。只可为仆奴,不做便走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一听,走是不可能的。虽然求学被拒绝,但好在二太子愿意收留他。来日方长,修行一事,可以寻着机会再提,不妨先留下。

    “多谢二太子殿下。”林苏青叩了首,才起身退出了园子。

    他刚一退出门槛,狗子便冒出来叫住了他:“你等着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它就跑进了园子。不多时,竟抱着林苏青方刚献上去的两包狰肉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林苏青见它两条腿儿跑着,生怕它跌倒,赶忙伸手去接了一把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狗子得意道:“主上赏给我了,我们去那边吃。”像是它意料之中似的。

    它欢快的朝湖心亭跑去,林苏青抱着两包狰肉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才刚坐下,就听狗子道:“算你命好,主上从来不用仆人,你是独一个。”

    难怪如此宏伟的殿宇,却不见任何侍卫、宫女一类的巡逻、服侍。

    “狗子……”林苏青话头刚起,旋即被狗爪扇了一记带着油腥的耳光。

    只听狗子怒道:“你才狗子!本大人大名追风!”

    林苏青捂着脸擦了擦沾上的油渍,恍然想起方才在芦花浅水旁,从白鹭的交谈中听来的话……

    狗子竟然就是追风神君?

    “抱歉,抱歉。”想起狗子白日大战狰兽时的勇猛,林苏青也忽然有些怕它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被狗子一怒之下撕成渣滓,林苏青诚心诚意地道了歉,才敢继续问道:“我见你和殿下都比较诧异我折了穷桑来烤肉,这其中有什么缘故吗?”

    狗子浑身一怔,连忙埋头猛啃着狰肉,囫囵道:“没有什么缘故,以后你也别多问。青丘有些讲究是说不得的。你若不想死,就少说话多做事。”

    狗子三五口吃完了狰肉,拍拍肚皮跳下石凳,扭头冲林苏青道:“会有灯火使给你领路,主上赐了你偌大的一间厢房呢。”

    狗子不愧名曰追风,总是一眨眼便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几乎是它的声音刚消散在夜色中,便有一只粉中点蓝的飞蛾,绕着湖心亭上悬挂着的气死风灯转了一圈,落下时化成了一名亭亭玉立的女娇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