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章 祸患
    孩童稚嫩的发问,在鸦默雀静的林子中冒然出现,惊得群心惶惶。他的母亲连忙将他揽入怀里护住:“嘘,休得口无遮拦。”

    广漠的青丘,钟灵毓秀,物宝天华。众生灵亦是通真达灵,修成了不少精怪小仙。他们便作为青丘的国民居住着,且一直遵纪守法,不敢逾越半分规矩。

    而青丘的九尾狐族,乃是父神开天辟地时就豢养在身边的神兽后裔,亦是至高神族之一。后来三界分立,万物以天界为尊。父神念其功勋显赫,特谕封帝青丘,世袭罔替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的话,眼前这位二太子殿下便是他们未来的帝君。

    若不是许久年前青丘出了那件大事……二太子殿下深受影响,之后无心朝政……也不至于容了魍魉这样的妖邪作祟青丘。

    大家原本都是踏实本分的修行者,对于那些作恶的妖邪,更是万分不敢接近的。直到近日二太子殿下将各类好修歪门邪道的妖邪悉数铲除,他们现下才敢从各自的安全领地里冒出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这位异世的布衣凡人何德何能,足以让高不可攀的青丘储君不仅亲自出面相救,甚至还亲自为他伤势……

    要知道,青丘之大,精怪仙者之多,修有所成的更是数不胜数,但对于王室,大部分连见上一眼的机会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而今这景象,可谓是闻所未闻、惊世骇俗的大事!

    众精怪惊诧之际,只见二太子殿下轻抬二指捏诀成刃,将自己右手的手腕划破,作势用自己的鲜血去救活那名异世凡人。

    “请殿下三思!”一位长老的声音如洪钟般响起,随即只见一位长须老者步履匆匆地走出林荫,远远地便伏跪在地,恳请道:“殿下丹心碧血,贵如天地,万万不可行此恩施,万万不可啊!”

    紧接着林中走出许多长者,无一不是在劝阻他。

    “殿下,泱泱青丘之国,从未有过任何凡人,而今乍然出现异世的凡人,今后恐是祸患。他当下被魍魉的妖障之气所侵蚀,乃是他命该如此,恳请殿下切莫动这番恻隐之心呀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纵使您有心救他,可您的血液,恐怕只是一滴,他也无福消受。还请殿下三思,以圣体为重。”

    二太子殿下闻言,不为所动。他捏住林苏青双颊,好令他的口齿张开。

    这时,林荫处阴影退散,众精怪小仙尽数显露在阳光之下,他们不约而同犹如割麦子般齐齐跪下,恳请道:“殿下三思。”

    无论大家如何众心成城来劝阻,二太子全然不放在心间,置若罔闻地将流出的腕血滴入林苏青的口中。

    狗子抱着竹筒傻傻地坐在一旁看着,这蠢蛋受了魍魉的妖邪之气,被侵蚀了根本。虽然从外表看上去完好无损,但实际上,那些妖邪之气会逐渐的侵透其中。不出两日他就会因为脏腑被妖邪之气侵蚀,而受尽折磨致死。就是有挽救的办法,在他区区**凡胎上,也是无法奏效的。

    更遑论至高神的血液。

    于其他神仙食用,不仅能显著提升修为,还可从此免去妖魔邪障,不再受到侵害,大难时甚至能够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但是,这对接受者自身的条件和修为是非常严苛的。

    就连修为上乘的神仙,哪怕只是饮上一滴,便也可能会因为无福消受,而涨烧掉自己的三魂七魄,碎尽仙根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何况林苏青区区一介布衣凡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狗子不由自主地小声嘀咕着:“这个蠢蛋左不过都是要死的,殿下为何劳神伤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二太子收回手腕,左手捏诀覆上右手手腕处的伤口,只是一瞬,启开时,手腕处已不见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他探着林苏青颈部的脉搏,淡然道:“追风,凡事须透过现象看本质。”

    狗子没料想二太子殿下会回答它,先是一惊,仔细一想更是浑身一震——经过二太子的提醒,它这才注意到个中疑点。

    说来奇怪,就算是颇有修为的精怪,在遇到魍魉时,也早该当场被夺去魂魄因而毙命。而林苏青这个布衣凡人,不仅魂魄俱全,甚至还能背负着一身的妖障之气,逃出了数百里地。的确奇哉怪也。

    莫非殿下赐血不过是为了试探林苏青的身份?

    它连忙放下竹筒,凑上去谨慎地嗅了嗅林苏青的气息,又细致入微的察看了林苏青的伤势。

    不由得大吃一惊,跌坐在地上,它难以置信在这凡人身上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就连修为上乘的神仙都难以消受的至高神的血液,在这异世凡人至少饮了三四滴的情况下,不仅没有分毫经脉涨裂的症状,竟连面色都由紫烟,逐渐恢复了红润。

    它抬着小爪指着林苏青,语无伦次道:“殿下!他、他、他……”

    而一直处在远处静观的长老们,此刻也注意到了,那凡人自饮了二太子的鲜血,始终不见他发生经脉炸裂的反应。

    此刻正如火如荼的激烈的讨论着此番奇异怪象。

    这时,在四周围跪的长老和百姓中,缓缓走出一位长眉棕须的老者。他手中杵着的法杖之上,悬吊着一盏明灯,即便是在青天白日,依然能看见其中灯火莹亮。

    他上前时,将法杖杵立于身侧立着,随后他冲二太子长揖君臣大礼,谏言道:“殿下,老朽先前有所听闻,魍魉女妖在夺其元神的过程中,曾半途而止,乃至十分惊怔。现下,他又能尚算轻易的承受住殿下血液中的至高灵力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说着握着法杖俯首跪下,将法杖平放与地面,连带那盏明灯中的灯火也随即伏下,老者长伏在地,肃穆道:“古往今来从未有过异世凡人闯入,更遑论此人非同寻常,恐生灾厄。殿下您不仅贵为青丘的储君,更是贵为天下至高神。望请殿下以天下苍生为大,勿留祸患在世啊。”

    老者一言,引动其他长老纷纷附议:“望请殿下当以天下苍生位大,切勿留此祸患在世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连四面围着观看的群妖小仙也连连叩首如是恳求。声势浩荡,激荡得狗子都有些拿不定主意,想跟着一起跪求。

    毕竟,当前发生在这个凡人身上的奇异现象,实在是石破天惊。

    若要强行解析为合理,以它看来,除非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……

    狗子只是刚一想到,就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,生怕一不留神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它不能说,更不敢说。

    那是谁也不敢再提之事,哪怕只是一个字,但凡提及者,都将罪诛全族。这是帝君下过的死令。

    狗子拼命摇晃着脑袋,逼自己忘记方才想到的事情,逼自己千万不要再去想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太子见林苏青已经没有了大碍,才站起身来,掸了掸衣袖,转过身负手而立,睥睨着伏跪在地的长老和精怪小仙们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所经之处,无一不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还在一门心思强迫自己不要去追忆禁事的狗子,忽然耳朵一颤回过神来,仰望着二太子的身影——唔……主上似乎不太高兴了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