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七章 下山
    “……”狗子一时无言以对,一爪子盖在自己脸上,顿时蔫了精神头。

    想来狗子的这个祸,闯得可是不小啊。

    曾有本神话小说写了只石猴,那石猴当初大闹地府时,也不过是闹了一闹十殿阎罗,撕了一撕生死簿。

    狗子可倒好,直接把牢门给捣毁了。

    也得亏了狗子后台够硬气,有青丘二太子殿下保他,才只是遭到了贬庶。

    要是寻常没有背景的干了这惊天动地的祸事儿,估计他林苏青就没有那踩中结界的机会了,也不会被召来这边世界玩儿命了。

    估摸着想想,要是没来,此刻的他,应该正悠哉乐哉地吃着炸鸡撸游戏吧?或是被甲方爸爸喷着改方案?

    想着想着,林苏青就忍不住伤春悲秋起来,唉……阴差阳错,世事难料啊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本以为旧事追忆到这里已经结束,怎知迷谷老儿又冒出了个话头。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林苏青顺着他问道,莫非还有别的事儿?

    迷谷老儿却眯着眼睛笑吟吟道:“也算是因祸得福吧。若不是因为追风大人给凡间带去了这样难以收场的祸事,殿下的禁足令还得足足两百年哩。”

    “禁足令?什么禁足令?是因为什么?”林苏青大吃一惊,连天帝都得礼让三分的二太子居然被下了禁足令?

    “呃这……”迷谷老儿意识到自己图一时痛快说漏了嘴,再说下去恐怕要牵扯出诛杀全族的祸来,一急之下扑通一声冲二太子跪下,“殿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二太子方才还和颜悦色的面容,此时却像是浸上了一层霜雾,却并不怪罪,只道: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老儿谢殿下洪恩。”迷谷老儿抬起袖子揩了揩额头和鬓角冒出的冷汗,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,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林苏青大惑不解,自他来到了这个名为青丘的地方,除了随处可见的危险之外,他体会最多的便是这青丘的诸多说不得。

    每每将他的好奇心高高悬吊起,却又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他不敢贸然去问,连狗子有时候提到一些“不可说之事”时,都慌张得立马噤声。想来如果他唐突去问,恐怕要遭来大祸。

    罢了,相信总有一天,他能将这些疑问都弄清楚的。抑或许有一天,当他有机会获知真相时,真相也早就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追风。”二太子起身朝书房外步去,顺便唤上了追风,他看着远处青山绿水,淡然道:“一切都交代好了?”

    “都交代好了。”狗子跟在二太子脚边,干脆响亮的回答。

    林苏青也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二太子脚步略有缓滞,继而折扇一展,迎着郎朗清风,道:“下山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下山了?”林苏青一怔,连忙追问,“不用收拾一下行李什么的吗?那我呢?主上,我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二太子眼波流转间,只睨了他一眼,便径直往前而去。

    狗子嗷呜一声幻化为丈八高,冲林苏青道:“青丘壁立千仞,与凡尘隔着崇山峻岭,你一介凡人下不去的,本大人载你一程,上来!”

    林苏青仰起头,隔着狗子脖颈间的蓬松绒毛,都望不见它的下巴,这叫他如何爬得上去……

    “小公子且慢!”他尚在犯愁,迷谷老儿阻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他回头,见迷谷老儿从他自己满头的银发之中,截下来一根,瞬间化作了一根小树枝,赠与他道:“小公子虽然有殿下的神血做护,但此去凡尘,纷纷扰扰,毕竟比不得青丘清净。小老儿赠小公子这一枚迷谷树枝,请小公子随身佩戴,可保小公子万万不会迷路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双手捧下,小心地收进袖子里。他于这边世界人地生疏,这一小节树枝便如同随身自带了地图识别系统,可是大有用场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多谢老先生。”

    迷谷老儿见他收下,很是欣慰,笑容可亲道:“小老儿再送你一程。”

    语罢,迷谷老儿右手探出广袖,手腕一转,翻手覆手间好似画了一个微阵,随即自他掌心下的土地里乍然顶出几簇树根。

    树根似藤蔓般交织,像大鱼跃水往前窜了几窜,又遁入土中,却是突然从林苏青的脚下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藤蔓们服帖的缠着他的脚踝,顶着他的脚底,将他送上了追风的背上。他刚一落稳,树根们便立刻缩回了土中,再也没有了踪影。

    迷谷老儿冲林苏青与狗子拱手相送,大方笑道:“山高水长,二位一路走好。”

    狗子侧目点头算是回应了他。随后便腾云驾雾地朝二太子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急急掠过的风,吹得林苏青几次险些掉落山谷。原本他还想沿途看看风景,现下却只敢死死地揪住狗子的背毛,趴在毛绒绒的毛皮里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不多时,他们便追上了二太子。

    遇见他时,他正立于一处崖边,凝视着崖下的深谷幽林,面有戚容,好像在追忆什么过往心事,又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。

    狗子轻飘飘地落下,轻手轻脚地于二太子脚边趴下,等候吩咐。

    倒是林苏青好奇心涌上来,从狗子的长毛里踮起脚尖冒出个头顶,不顾分寸地询问。

    “主上是在等着谁?”见二太子神情黯然,肯定不是在等他们。

    “没有等谁。”

    二太子虽然收回了神思,言语间却始终凝着神伤。他远望了片刻,而后捏了手诀招来一朵祥云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声音轻轻浅浅的,像一缕冷风渐渐消散在雾气云水之中。

    狗子嗷呜一声,也踏上了一朵云彩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林苏青揪着狗子的背毛,脸被疾风劲吹,肌理都被吹得乱了形态。

    唉,何时他也能有这般腾云驾雾的本事呀,就不必遭这份风刮的罪了。

    郁闷了片刻,他回头眯着眼睛瞧着逐渐远离的青丘山色。

    放眼过去,云蒸霞蔚掩着峰峦叠嶂,葱葱郁郁点着姹紫嫣红。高山流水,锦绣山河。书中所描述的蓬莱仙境,大抵也不过如此吧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受了迷谷老儿临行前的关照,一时间他蓦然有些舍不得离开这个危险重重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约莫行了个把时辰,他们在一处湖边停下。

    林苏青已经被吹得头重脚轻,狗子一将他放下,他翻下来就同死尸似的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遍地的鹅卵石也不嫌硌,他眼睛都不想睁开了,实在宁愿这样躺着。

    狗子幻化回小模小样,抬起前爪,用爪背拍着他的脸,道:“嘿蠢蛋,别睡了,快去采点野果子来吃吃。”

    他才不想动嘞,迷迷糊糊地像是要睡着了,囫囵不清的应道:“神仙不是不食烟火嘛。”

    “诓你的话你也信。”狗子一蹦,跳到他胸口上,接连又使劲儿蹦跳了几次,硬生生将他“砸”起来。

    见林苏青坐起来了,狗子才下了地,道:“所谓不食烟火,只是不吃用人间的烟火做的食物,因为不够纯粹,神仙的食材都是经过仙术炼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儿的野果呢,还不是人间的土地长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狗子扭过身,道:“野果不同,野果是集了日月之盈泽,天地之精华,自生自长。”

    说着它后脚冲林苏青刨了一堆土,不耐烦道:“跟你讲这么基础的你都听不懂,那你也别指望能学会什么了。孺子不可教也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去,我这就去还不成嘛。”他闻言连忙爬起来,刚走出几步又调头回来,冲湖边饮水的狗子喊去。

    “我这一去万一被妖怪抓走了怎么办?要不你同我一块儿去?”

    狗子抬头四处望了望,冲林苏青回道:“凡间啊,越是繁华的地方,烟火气息也就越浓重,早就将天地灵气冲煞得细微可数,凡间哪能修得那么多妖怪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此地相距浮玉城不过几十里地,给你碰上砍柴的樵夫还差不多。”狗子说完便一个猛子扎进湖里,追得鱼儿们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我去啦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