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八章 她死了
    那精壮汉子着实是打心底里思考了林苏青方才提的问题,不过他话出了口,猛地意识到自己举的这样的事例不太妙,顿时有些心虚,赶忙提醒大家。

    “这些只可作我们兄弟几个闲聊,千万别说与其他人听。万一被有心之人生造口舌,给我落下个非议皇帝的罪名,我是要人头落地的。

    林苏青点点头应下:“放心吧,绝不对任何人提起。”

    那精壮汉子所提的事例,的确是个矛盾的对立题。他不禁开始忖度起精壮汉子的那番话来。

    机会,问题的核心是施展的机会,机会才是答案。

    精壮汉子所举的事例里,无论是皇帝,还是那个普通百姓,只有当他们的才干得以施展时,他们才能得到正面的认可。

    林苏青想到了自己,他曾经形容自己是一只等待的猎物的鳄鱼,当猎物走近,他就死死咬住。所以,他需要的,也是机会,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机会何时才能到来呢,他实在不想再这样被视作弱者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四田县就到了。

    四田县不似浮玉城那般热闹繁华,就连地名也没有那样宏伟的牌坊。只是在路口竖了一块大石碑,上面用烟漆题着“四田县”三个大字,就连字迹都十分草率,漆色也斑驳脱落。

    这时,瘦小个子问林苏青道:“小兄弟,你可知你要送信的那户人家落在哪处?”

    这可难倒了他,他只知道那家姓徐,有个儿媳妇要被叶家强娶,具体在何处他全然不知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也不太清楚,只有等天亮后,再去寻访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原来是这样啊……”瘦小个子想了想,提议道:“这深更半夜乌漆墨烟的,你也寻不着客栈。我们这些跑行脚生意的,与各地都有些交情熟络的人户,以便行夜路时好寻个住处。你若不介意,不如同我们一并去吧?”

    “大哥仗义!”林苏青连忙抱拳感谢,这样的及时雨就不同他客气了。

    自从他们三人一路后,兴许是人气旺盛,沿路再也没遇上什么妖邪鬼怪一类的,现下夜色正浓,有他们作陪定然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“那便随我们一起吧。等天亮我们出摊时,顺便也帮你一并问问。走吧、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们就领他去了四田县最打头的那户人家去,说来那户人家像是早就知道他们会来似的,在漆烟无光的深夜里,玩家灯火熄灭,唯独他们家还亮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借宿的是处占地还算宽阔的四合院,青砖灰墙很普通的建筑。门前挂着白色的灯笼,上面用烟墨写着“奠”字。原来并不是有意留灯在等,而是事出有因。

    林苏青大致的数了数门前挂着的生前数,算出这家去世的人,应该才二十二岁上下。可惜了,如此年轻就去了。

    “徐大爷。”他们很是熟稔的叩门招呼。

    林苏青讶然,这家人姓徐?该不会就是他要找的那家?

    很快门便开了,是个一身白麻衣的老头迎的门,他手持着一盏烛台,揉着惺忪的睡眼瞧了瞧他们。

    “嗨哟,是你们呀。”他忽然瞧见了林苏青这副陌生面孔,疑惑道,“可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往边上站了站,让出林苏青来,瘦小个子介绍道:“路上捡的,是来四田县送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不过,今晚恐怕不能让你们留宿了。几间空房间都被亲家来的人住下了。”徐大爷示意着撒了一地的纸钱,和门前挂着的白灯笼与生前数,如同家常般说道:“唉,你们都看见了吧。”

    那瘦小个子叹了口气,愁苦道:“徐大爷,我们的确来得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但小个子并没有放弃转而另寻他门,而是递出一吊铜钱,道:“徐大爷,你看这烟灯瞎火的,我们也没处去打尖住店,你瞧瞧能不能腾出个空儿来,让我们兄弟几个凑合一晚?”

    精壮汉子也道:“是呀,不必非得是个房间,能让咱们歇一晚就成。”

    徐大爷只犹豫了不多时,便结果铜钱应下了。谁会和钱过意不去,何况他们也不曾讲究一定非得有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们若不介意,灵堂后面倒是有间空屋子能住。”

    大个子傻呵呵道:“能歇脚睡觉就成,住哪儿我们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却心底发憷,原来这家人去世的是儿媳妇,看这样子是刚去世不久。灵堂后面原本是为自己人守头七时,所准备的用以小憩的屋子。他们这些外人去住,那不就是和尸体做邻居?

    徐大爷看看另外几人,精壮汉和瘦小个子不约而同地点点头,都同意去灵堂后面住一宿,唯独林苏青有些犹豫,不过林苏青的意见似乎不在徐大爷的考虑之中。

    他见那三个人同意,便侧身让了门,引他们进来,道:“那好吧,你们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徐大爷边颤颤巍巍地带路,边走边说道:“我家儿媳暴病而亡,又不能让她用我的棺材不是?叫人赶工打造的新棺材还没有送来,她的尸骨现在只能停在灵堂。希望各位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便领他们进了堂屋,只见堂屋正下方正中间的地上果然铺着草席,停放了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尸体用白布盖着,看不见头部和身子,只有冲着门口的脚能看见大概。

    逝者穿着一双粉色底子绣绿花的绣鞋,这样俏丽的花色,同他数的不错,是个年纪不算大的女尸。

    堂屋里左右摆满了花圈,屋子中间的桌上只供了蜡烛和香火,似乎是没来得及准备,又像是并不重视,所以才随意而为。

    徐老头撩开堂屋侧边的一处棉布帘道:“你们今晚可以住在这后边的屋子,原本是用来守灵时用的。还没建成,你们凑合一宿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徐大爷。”行脚的三位商人陆续谢过,进屋去了。

    到林苏青进去时,他思来想去还是忍不住想问,便撩开帘子探出身来叫住了徐大爷:“徐大爷,有件事想请教您。”

    徐老头正要迈出灵堂,便折身走回来,借着昏暗的烛光,照了照林苏青的模样,见他无论是装扮还是口音,就连相貌也不是四田县这样的穷乡僻壤,可以生得出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瞧着你就不是本地人,什么事儿,你问吧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瞥了一眼放置在草席上的女尸,生怕问出来后,要找的正是这户人家。于是酝酿了一番后,才谨慎出道:“请问……四田县除了您家,是否还有户徐家?”

    徐老头一听,当即摆手:“不可能有了,咱四田县大部分都姓田,就我一户姓徐的。”

    徐老头说完,转念一想,这小子莫非是来找他的?遂反问道:“怎么了?你找我吗?”

    林苏青心里咯噔一声,只有这一家姓徐?他回想着当日老夫人和少夫人对话时,内容提起的四田县老徐家、强娶他家儿媳妇……

    莫非是忍不下这口恶气,自尽了?

    呃……拿不准的事,还是问吧。

    不过他不能把自己说成是叶府来的人,若是这样一提,恐怕不是当场被打死,就是被撵出门去。

    林苏青在心中打了打草稿,才道:“在下先前在路上遇到了一行人,像是哪家少爷带着十几个仆人,就听他们说是来四田县找老徐家娶媳妇儿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!”徐老头一听就怒火中烧,不用想,这种丧尽天良的事除了浮玉城外的那户叶家干得出来,还能有谁。

    “做梦去吧!混账东西!”

    林苏青抬手将脸上的唾沫星子抹去,看来果然是这家没错。不过,那地上躺着的,难道真的是徐家的儿媳妇不成?

    这时候那个精壮汉子撩开帘子问道:“小兄弟,你不抓紧休息,在磨蹭什么呢?”

    徐老头横了林苏青一眼,对那精壮汉子回道:“这小子在打听我儿媳妇的事。”

    精装汉子一愣,十分不解:“你打听人家儿媳妇做什么。再喜欢也是有妇之夫了,你这不是挑事儿嘛你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真是猫没抓着鱼,倒惹了一身腥,林苏青连忙解释道:“是在下路上见到一路人,说是要来娶徐家儿媳,在下见他们人多势众,不太好招惹,遂起好心提个醒,好让徐家躲一躲。”

    “躲?躲什么?”徐老头指着地上躺着的尸体道,“没看见吗,死了!”

    “死了?”林苏青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将破晓,此时才是夜最深浓的时分。幽幽长夜,沉寂得仿佛再也见不到白昼。

    浮玉城西面的郊外,宏伟的叶府荡然无存。二太子与狗子正立于一片残垣断壁之间。偌大的一片土地,只剩下烧得焦烟的断瓦和倒塌的墙壁。

    狗子歪着嘴,不屑道:“哼,这才是真正的叶府嘛。这么多年了,当年烧烂的砖墙都已经化成烟土了,也不知道那老太婆在执拗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它自然是理解不了的,神佛清净,特别是如它这样天生的神仙,生来就是无垢之身,亦生得无垢之心。

    但是凡人不同,凡间红尘滚滚,处处纷扰重重,凡人有七情六欲,而这七情六欲又勾扯出了许多种情绪。多的是拿不起,放不下的事情,也多的是拿得起,放不下的事情。

    凡人之所以活得很累,便是被这些事情所牵绊着。分明是自己的想不通透,和自己的盲目固执,却常常将这些牵绊定义为“宿命”,这哪里是宿命,这只是贪念和执念而已。

    当然,就好像狗子不明白凡人的七情六欲,凡人又哪里能懂得什么才是宿命。真正的宿命究竟是怎样一回事,许多凡人是不懂的。

    在二太子与狗子身边,还有一个身影,是先前那名用拘魂锁链带走少夫人葛素娘的粉发男子。

    二太子迎着清夜凉风,远望着夜幕中的墨色山峦,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粉发男子手中摊着册录,说道:“徐家那位娘子,昨日就病死了,但是魂还没走。”

    狗子歪着头寻思着:“唔……这种正常死亡的,按规矩是烟白无常去勾魂的吧,都过了将近一天一夜了,他们俩作何还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主要还是被其他的任务耽误了……”粉发男子说得十分隐晦,狗子还是听了出来,可毕竟是它造成的,也不好以此罚他,便就不做计较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倒是有另一件事令它颇为在意。

    “主上……林苏青那个蠢蛋……逃得了吗?”

    二太子负手往前行去,不做评述。他并不在意林苏青是否能够逃脱,他在意的是,倘使林苏青逃脱不成,将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他在意的是这样的结果。因为这个结果,正是他在等待的验证。

    他知道林苏青并非寻常人,所以,他想知道的是,林苏青到底是不是如他所猜想的那样。希望是,又希望不是。

    而狗子见二太子沉默不语,便不再多问,或许一个凡人的性命,不足以令主上在意。

    反倒是那位粉头发的男子接话道:“倘若他连一具女尸都逃不脱,那活着多浪费。不如早早地随我去往轮回,充盈充盈我的钱袋子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