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二章 选择
    林苏青尚在诧然,平王策马即将逃出长极门时,守城门卫突然下令:“闭!”

    间不容发!平王催马一跃,从仅剩的一条狭窄的门缝中跃了出去。颍王当即催马去追,门卫连忙又将城门推开。

    “快逃!”林苏青在心中为平王担忧,他想追出去看,眼前却是骤然一黑,几乎只是一眨眼,当他再睁开时,竟然置身于山野密林之中。

    他发现正浸泡在一方泉水之中。泉水寒凉刺骨,夏日炎炎下冻得他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不禁讶异——我回来了?

    放眼张望着周遭变化,四面绿树成荫,遮天蔽日,其中还掺了几处竹林,其他树都是自成一株,唯有竹林是一簇一簇,显得格外不同。

    透过枝繁叶茂望向天空,碧空如洗,没有看见一丝白云。此起彼伏不时有脆生生的鸟雀鸣叫声响起,将此处密林显得通透,亦显得生机盎然。

    不经意会看见一只松鼠从树上窜下来,在地上捡起几只松塔啃上两口,慌忙又窜回树上去蹲着,慢慢剥出松子来。

    美景美物不知不觉的就使人感到心旷神怡,却是蓦然的,林苏青心中腾升起一阵怅然,不知平王逃脱了没有。

    相处的时间虽然短暂,却多少生了许多感情。

    “林苏青!”突然冒出个声音惊了他一跳。

    当他慌忙左顾右盼,还以为又有谁要暗箭射他时,他仔细一体会,那声音好像是狗子。

    “林苏青!”声音遽然从他身后蹦来出来,林苏青又是吓得一抖,刚一回头,迎面就是狗子那张毛绒绒的脸凑在眼前,惊得下意识地往后一躲,随即打着水,冲狗子刨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要吓死我啊!”

    狗子抖了抖被泉水打湿的皮毛,狡黠的问他:“怎么样?一箭穿心的感觉如何?痛快不痛快?激爽不激爽?诶嘿~”

    林苏青又是一捧泉水甩过去,狗子这回有了防备,抽身一蹦,巧妙的避过。

    它扭头一见林苏青正试图爬出来逮它,它忙提醒道:“你可不能出来,你要是现在出来了,就半途而废了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赶忙把探出去半截身子又缩回了泉水中,打着哆嗦的扛着冻。

    心中莫名的又想起了平王,遂问道:“我附身的那个太子死了,不知道平王生死如何。你有办法看见吗?”

    狗子抬起后腿挠着脖子的痒痒毛,漫不经心道:“那不过是主上给你设置的一个虚幻之境罢了,你回来了,幻境就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虚幻之境?”

    “对呀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林苏青听懵了.

    狗子一屁股坐在地上,甩了甩脑袋,漫不经心道:“好像是套用了你原先世界的一段历史的框架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什么框架?我原先的世界?”林苏青更是一头雾水听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唔你容本大人想一想,该从何说起哈。”狗子歪着脑袋眨巴着眼睛思考着,“唔好像套用的你们原先世界的某个朝代里,特别有名的一件历史事件吧,我记得好像是唔没错,是这样没错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经它一提醒,仔细想了想,似乎是有这么一段相似的历史。他顿时恍然大悟,一拍大腿,感叹道:“我经历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呢!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身在其中呗,自然比不得旁观来得明白。”狗子的小尾巴随意闲散的敲打着地面。

    又道:“不过还有可能就是由于所经历的人不同,某些细节的发展自然也会有所不同~嘻嘻~”

    “可是颍王所中的巫蛊之术”想着想着,林苏青就有些不解,他自问历史学得还算凑合能及格,可是他不曾学过哪段历史里有记录某个皇子中了巫蛊之毒啊?

    “哎呀主上随便改了改嘛。”狗子乐呵呵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林苏青只得认下,但是有些失落,“虽然改了过程,可结局却是没变,太子还是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唔只是套用大体框架,细节和过程嘛,主要还是根据你的行为去影响。毕竟你是你,真太子是真太子,你们俩面对事情的处理方式不相同,事情的许多发展也会受些影响,变得有所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结局还是一样不是吗。”

    狗子仰着脸,闭着眼睛道:“唔还是有不一样的,只是大体看来,你俩下场差不多,但那个真太子明显比你惨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比如呢?”

    狗子一愣:“你还真问啊?”

    不过见林苏青的确是认真在问的样子,它歪着脑袋想了想,对比道:“那位太子本人更善良温厚一些,你比他奸诈,比他会玩手段,所以日子过得没他那么惨。”

    “奸诈”林苏青头一回听人说他奸诈不过狗子不是人。

    狗子冲林苏青刨了一爪子水,道:“反正都是假的,你那么在意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全都是假的吗?”原来都只是黄粱一梦?

    可即使全都是假的,他仍然难以轻松放下。人,毕竟是重感情的生物。虽然都是虚假的世界里的虚假的事件,可是与那些人相处出来的情谊却是真实体会的。

    一当回想,林苏青便感到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狗子见他是个如此重情义的人,于是伸出爪子拍了拍他的头顶,安慰道:“唔你勉强算是真的吧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它耳朵动了一动,大眼珠子一亮,惊喜道:“啊!主上来了!”扭头便跑去迎接。

    林苏青循着它看去,二太子打着扇子闲庭信步的来了,身影像竹风拂过似的清逸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