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三章 公正需要合理的牺牲
    林苏青陷入了两难,很难选,谁都应该救,谁都不应该死。可若是必须选出其中一方,真的很难。

    “仁慈是心意,源自情感。但是世间有许许多多的时候、有许许多多的事情,不仅仅需要情感,还需要理智!”

    狗子难得的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除外,还需要公平!可是,当你处于某种位置时,则另有许许多多的时候,不止是需要公平,更需要公正!”

    “公正?”林苏青问道。

    狗子点点头,眨巴着圆眼睛给林苏青解释道:“这时候你所需要考虑的就不能只有自己,而必须考虑到你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的一切,你要秉持公正之心,进行合理的分配,使他们各得其所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陷入沉思,这不太好懂。

    二太子俯视着他,淡淡提道:“在于你看重的是过程,还是看重结果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在心中权衡着,他明白,结果或是过程,它们之间的关系,有时候会达成统一,可是在有的时候,并不能统一。

    就好比当你做一件事情时,有时候过程很痛苦,但结果却很美好。然而有的时候过程很美好,结果却很悲惨。

    公正,即意味着有牺牲。

    “为了公正,就要阉割善意吗?”林苏青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公正与善意并不冲突。”狗子肯定的回答了他,“只是在做出决定时,有些出自善意,有些出自恶意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道:“可是持善念者结局悲惨,这样的话,不是很难令善意传达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,你当这是司命星君闹着玩胡乱定的规则吗?”

    狗子瞟了林苏青一眼,道:“你以为你们原本的历史人物里的那个‘颍王’,有很好的结局吗?你们的历史里没有讲吗?”

    狗子嘟囔道:“因为他自己本来就得位不正,所以他的后代们也都想效仿他争抢皇位。他一生了统共有十四个儿子,可是呢不孝子居多。并且有十二个都‘死于非命’呢!”

    狗子扒拉着小爪子,说着时数着为数不多的小指头。

    “有被杀的,也有自杀的,有被逼死的,还有夭折的。气得那个‘颍王’自己都还下过杀子诏呢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怔愕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世界里的历史,你问我?懒得理你。”狗子懒得再续着林苏青的问题答下去。

    它上前蹲坐在林苏青眼前,看着他问道:“你觉得那个‘颍王’弑杀兄长的决定真的是完全出于恶意吗?恐怕不见得。关于他的报应或许来自其他原因也不一定。反正报应这一说笼统得很,很难去界定的,所以或早或晚吧。”

    有关报应,是司命星君的事宜,狗子也不太确定,所以它便不聊下去。

    俄而它极其认真的对林苏青说道:“善恶有报那只是后话,无须太在意。反正,不能为了有善报才去做善事,要自己保持着自己的善心,凡事发自真心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狗子突然的严肃令他有些意外,他点头答它:“这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见林苏青点头,狗子心中叹了一口气,这蠢蛋终于明白些道理了。

    随即它斜着眼睛问道:“再说了,你真的以为自己能完全分得清善恶吗?神仙都不一定分得清楚呢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摇摇头,的确分不清。

    单是忠与义就很难两全,又如何去辨别其他呢?

    他抬起头望向沉默的二太子,二太子是逆光站在这寸方泉前的,他迎着光望去时,看不清二太子的神色,只能看得见在二太子身后的蓝天,和洒下来的金灿灿的阳光,与那些郁郁葱葱的繁枝绿叶。

    光芒过分耀眼,看得林苏青的眼睛有些疼,于是他垂下了眸子,一时间眼前不太适应,有些发黑,连二太子袍子上的颜色都有些看不出,过了片刻,他终于缓过来能看清一些了,只听二太子问他道: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林苏青摸了摸耳朵,疑惑的想,除开善恶之心,主上还要他明白什么?

    他又抬头望了望,随即认真思考起来,二太子先前说,所谓命数不过是一些选择。

    如是这般,他回想着

    倘若那日在深林里与受伤的颍王初次相遇时,他见死不救,会不会一切都将不同?会不会没有了颍王他就能安心的稳坐太子之位?

    或者,在平王多次表示要铲除颍王时,他不曾拒绝和制止,而是直接采纳下来,真的去杀了颍王,是不是结局就会改写?

    甚至,那日的听雨阁,如果他真的选择杀了颍王

    一切的前因后果,如果有其中哪一步,他做的是另一种选择,结局会不会全然不同?

    所以命数,真的在于自己的选择吗?

    林苏青不由得有些认同,但还有些存疑,于是问道:“太子分明不是原先的太子,而虚幻之境中的颍王,和太子的结局,却与我原先世界的历史有着一样的结局。这和我的选择又有什么关系呢?命数分明因为我的横入,已经做了修改,可是命运,却依然没有改变,结局仍然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不就侧面证明了,天定的命运,没有办法更改吗?

    从而他确定道:“所以,我还是觉得,凡人只要还处在五行之中,一生的命运则仍然由天注定。如果要改变自己的命运,还是要先成为神仙,跳脱五行之外!”

    二太子神色岿然不动,狗子却一爪子盖在脸上,失望透顶道:“蠢蛋啊,这哪里是主上叫你去感悟的道理,你连这点觉悟都没有,主上是不会让你修行的。”

    狗子实在感慨林苏青的蠢,不禁连连叹息:“你怎么就这么蠢呢,这点道理都想不通透,唉!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有错吗?”

    林苏青无法理解他们所认为的道理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接着又道:“即使是虚幻之境,即使里面所有的人物和关系都是假拟的,可是套用的是现有的历史不是吗?所以套用也就是各个人物的命运,与历史里对应的‘颍王’,他在真实历史里谋逆成功称了新帝,所以在虚拟之境中,即便没有了原来那个敦厚的太子,换成了是我在做太子,可是颍王还是造反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证明了,预先设定的命运,没有得到改变吗?”林苏青认为的确是这样没错。

    “预先拟定?”二太子却是一问。

    林苏青讶异,他在二太子的语气中听见了疑惑,二太子为何会疑惑?这不是他亲自在虚幻之境中所设定的吗?

    这令他有些迟疑了,有些动摇道:“嗯啊,羔羊哥哥,腹黑弟弟不是吗?”

    狗子挠了挠耳背,湿漉漉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,扭头脸望着二太子的侧颜,问道:“主上,会不会给这蠢蛋出的题太多了?把他给绕懵了?还是说实在太蠢了?”

    它琢磨来琢磨去,小脑袋歪来扭去打量着林苏青,大惑不解道:“就连农地里的倭瓜只要不被人摘了炒菜,就能修炼成精呢你这点悟性该不会连个倭瓜都不如吧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