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五章 前路茫茫
    林苏青立刻防备着那位大人,谨防此人忽然从袖中摸出一把凶器,送他去给皇帝陪葬。

    如果躺着的人真的是秦始皇,那么不出所料的话,他对应着历史中的胡亥,而这位大人,应该就是赵高。

    他现在叫世毅君,是虚幻之境中的化名,不知这个赵高化名成了什么,便暂当他是赵高吧。

    历史里只说秦始皇死在了巡游的路上,赵高与胡亥密不发丧,而没有人真正的清楚,秦始皇的死究竟是真的因为病重,还有被人设计下毒。

    而胡亥后来一直是傀儡皇帝,也没有人真正的知道胡亥是否受过赵高的胁迫。

    但就眼下局势来看,虽然汤药内的毒是赵高所掺,可喂皇帝饮下去的是他这位十八皇子。要论到底是谁毒杀了皇帝,那赵高只能算是共谋,算个帮衬。

    无论是从身份地位,还是可行性,只会被定罪为——投毒的是他这个皇子,下毒手的也是他这个皇子,真正的凶手也就是他这个皇子呀!

    这其实就是一众变相的胁迫!

    俄而,林苏青一眼瞥见赵高的手在袖子内摸索什么,就在他的手即将从袖中脱出时,林苏青扑上去一把按上去,低声呵斥道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这位名叫世毅的十八皇子,孱弱瘦小,骨节分明的手完全使不上力道。林苏青有些担心自己按不住这个赵高。

    丞相看出了林苏青在提防他,便道:“老臣只是想呈给世毅君一封书信。”

    “书信?”林苏青眉头皱了皱,看见那露出一角的信封,他这才将信将疑的松开手。

    只见赵高果然从袖中摸出的一封尚未封蜡的书信,而后他抬起耷拉的眼皮瞥了一眼林苏青,意有所指道:“这是陛下今晨口述,令老臣书写的诏书,世毅君可想知道其中写了什么?”

    林苏青佯作镇定,眼睛余光打量着马车的情况。虽然历史中这时候的胡亥还有利用价值,但保不齐他这个“胡亥”不会出问题。他在心中盘算着,倘若这老东西要连他一同端了,他该如何成功脱逃出去。

    又看了看皇帝,已无挣扎,只是面色已由灰青变为紫黑,似乎气息将绝。

    林苏青心中沉重,眼下可能自身难保,又怎能顾上他?

    林苏青有些慌乱,赵高却很是平静道:“这是陛下要召回公子钰即位的诏书。”

    又是皇位争斗?林苏青欲哭无泪,二太子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,非要扔他来送人头?

    林苏青虚与委蛇道:“你迟迟不派人发送出去,莫非是想篡改诏书?”

    他面上应付,心中即开始思考着对策,假设这是主上同他玩的两场游戏,那么上一场他无疑是输了,而这一场,他务必要赢,他要想办法将这个世毅君的性命保住。

    不过,历史中的胡亥对赵高言听计从,也并没有在此时死,所以是否不论他做什么,胡亥都不会死呢?他想试一试。

    “世毅君颖慧过人。”赵高再度摸出另一封装帧一模一样的书信来,“老臣任中车府令,兼行符玺令事二十余载,陛下的诏书与大小事务皆是由老臣代为执笔。”

    他伸出手点了点其中一封书信,道:“眼下这是一封遗诏,陛下玺印又千真万确。可具体内容是何,试问又有谁敢质疑呢?”

    这是毫无掩饰的将谋逆摆在了明面上了。

    林苏青不由得心中有些焦虑,如果他不像历史的胡亥那样怯懦,也不像胡亥那样对赵高言听计从呢?会如何?

    他瞥了瞥赵高,而赵高很是懂察言观色,立马就察觉了林苏青的疑虑,随即道:“世毅君,老臣此举尽是为了世毅君的前途所着想。世毅君若是不愿意,老臣将其毁了,照发原案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摸出一支火折子,将后摸出来的那封书信,作势要当着林苏青的面,一把将作假的书信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猜是不好猜,不如随心而为试试看!

    林苏青连忙打断赵高欲引燃书信的手,询问道:“你为何要帮本王?

    “世毅君不是多此一问吗?世毅君自少时便跟随老臣学习律法,怎样臣也不能不帮你呀。”

    赵高说得貌似真心实意道:“眼下陛下病危仍执意将皇位传给公子钰,老臣这是为了世毅君的前途,才不得不行此下下之策啊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不知具体详情,不敢冒然开口,便将话题引向皇帝,道:“父皇本已时日无多,你又何须下此毒手?他何其器重你,而今你却要鸩杀他。”

    赵高见林苏青显出妇人之仁,道:“世毅君,不是老臣不让陛下活过今日,而是陛下他自己不想活了,否则陛下也不会急召老臣代拟遗诏。老臣也只是借您之手,帮陛下解脱病痛的折磨罢了。”

    好一个借他之手帮皇帝解脱。倘若他真是十八皇子这般稚嫩小儿,恐怕真要被赵高糊弄过去。

    继而,赵高将那碗掺着灰烬的汤药推到林苏青眼前,貌似诚恳道:“世毅君,您若当真气恨老臣,您便将这剩下的汤药赐予老臣,老臣二话不说一饮而尽。可是您要考虑清楚,如何向世人解释陛下与老臣的死因,老臣担心届时太子追究起来予您不利。”

    而后,他余光瞟了一眼濒死的皇帝,“恕老臣斗胆,老臣以为,您不妨将这碗汤药尽数喂陛下服下,使陛下免遭痛苦,得以解脱。之后,由老臣辅佐您铲除异己,助您顺利即位。”

    俨然生造了一个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困境。

    林苏青冷静问道:“若我二者我都不选呢?”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您不得不选一条出路了。”赵高高深莫测道,“如若您不选,便只有老臣追随您一同饮下这碗汤药,方可在公子钰称帝后,免受其折辱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看明白了,赵高这算盘打的第一步,既是给他制造了一个毒杀皇帝的把柄。想通过这个把柄逼他就范,逼他不得不继承皇位。否则一旦东窗事发,他自己就要死。

    难怪胡亥会听信赵高谗言,林苏青心中想着,那便以恶制恶,以杀人灭口反击。

    林苏青一把擒住赵高的咽喉,睚眦道:“你以为我不敢杀你?”

    “您不会杀老臣。您知道这笔账当如何去算。路只有这三条,就看世毅君如何抉择。”

    “三条?”林苏青一把扔开他,道:“还有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赵高不慌不忙的爬跪起来,不紧不慢道:“老臣不知,还请世毅君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斜了他一眼,冷嘲热讽道:“如若我不即位,要你我同归于尽,去黄泉之下谢罪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