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六章 画、画仙?
    书封面的底色棕褐偏红为底色,有些像小叶红豆木的颜色,只是颜色更深更浓。【】书名底下则是纯白,以隶书题字——易髓经,纯白之上又以与书封底色一致的颜色,围绕书名打了一个细长框,将书名与书封底色又隔出一框较宽的白边,而后才是接上了书封底色。

    装帧虽然简单,看起来却并不朴素,有些深沉的贵气。又因为在书封的左下角,用比书封底色更深的颜色,烫了一只凤凰的影子,使得这本经书更加不凡,且尤为神秘。

    那只凤凰像是活的似的,在林苏青的手触碰到左下的书角正打算翻开书页时,它居然扇动了一下翅膀,书封便自己翻开了。

    很奇特,但对于这边的世界来说,却是很寻常。

    林苏青翻看着这本经书,大致的浏览了一番后发现,单单初看文字的字面意思的话,不算晦涩难懂。只不过,如果想要切身去感悟这些的内涵,却是需要真正的静下去用心,或许才有可能获得体会。

    只是大约一看,整个人就仿佛被吸住了,不由自主地就抽不开神。

    二太子蓦然道:“你没有基底,修不成寻常的神仙。发挥你的优势,潜心修个画仙吧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登时被二太子的声音拉回神来,一头雾水,画、画仙?!画?

    他立马联想起诗仙李白、酒仙刘伶、医仙华佗、茶仙卢仝……画仙?嗯……唐朝有位画圣吴道子……

    这画仙……倒是真没听说过……

    “画仙,顾名思义,好比剑仙主要用剑,武神主要用拳,你则主要用笔。”

    狗子坐得端端正正,俨然一副老夫子教幼学童的模样,不过因为它自己的一把男童音稚声稚气的,显得不是那么庄严。

    “修画仙的话,对于你的基底没有过多强求,所以你只要精通万物的相生相克之道即可,当然,如果你绘画功底深厚,能画得栩栩如生,自然是最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生怕他脑子蠢听不懂,狗子讲解得是万分详细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……我想想……唔……譬如出来只耗子,你就画只猫!燃起了大火,你就画几注水!就这样,在对敌时,什么能克制对方,你就画什么。就算去支援战场,你也无须冲上战线,只需要远远的站在后方使用法术,或是画阵、或是画符等等等等,总之不必冒险去前线,非常适合你这样的怂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苏青想反驳一句的,不过想了又想,却挑不出反驳的话来……

    狗子瞟了瞟他,其实原本想说他反应敏捷,临危不乱,还有些鬼灵精。特别看见他在虚幻之境与那些皇室们玩弄权术时,它深以为林苏青十分聪颖,最适合不过这样运筹帷幄的位置。

    可是,这蠢蛋的脑子偏偏时而灵光,时而不灵光。现在肯定夸不得,若是这样一夸他,他指不定会得意到恨不得把尾巴翘上天去。

    “对了!”狗子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“你是不是很擅长药理?嘿!蠢蛋!本大人问你话呢!”

    林苏青讶然:“啊?你刚才问我什么?”着实是没顾上听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你是不是很擅长药理。”狗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。它记得初次见面那日,这蠢蛋在解析自己名字时,说的出处便与药材有关,他甚至还知道萆荔草的功效。

    无论是苏合香还是萆荔草,都不是常用的药材,所以料想这蠢蛋必然是通点药理的,并不难猜。

    “我妈,呃我娘是中医,在我小的时候曾教过我一些,但我不曾给人开方治病过,只算是懂一点理论知识,皮毛之类的……”

    狗子疑惑问道:“有条件为何不去深入的学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当年高考时,原本是想考取医科大学的,可是我娘说我粗心大意丢三落四,她担心我今后做了医生的话,万一不小心抓错药,就是庸医害人。所以……就不准我考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正值叛逆期的他,一个脑抽风随便填了个志愿,结果毕业后做了个没有什么作为不说,还惨兮兮的策划师。之后就过上了不分昼夜、不顾死活、没完没了的加班生涯。

    见林苏青愣了好半天,狗子瘪瘪嘴道:“你没有自幼打下功底,修不成剑仙、武神这类的神仙。除非你也是从年幼起便得终日臂缚铁环,腿绑铁砖的修行。我瞧着你就不是,大腿还比不上别人胳膊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夸张了……”林苏青摸着耳朵有些惭愧。

    “不过嘛,这类的神仙虽然最是容易修成,不过成仙后再想升阶却是极难。许多到后来也只是天兵天将而已。”

    狗子并不同他讲倘若要从这些神仙成为战神,将付出怎样的代价。反正他也修不成这样的神仙,于是只挑拣着听起来比较容易的讲。

    “不过,天兵天将虽然阶品小,可他们无一不是骁勇敢战,就你这怂蛋……啧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“怂蛋……”林苏青颇为怨念,还是想反驳一下,“其实我觉得吧……这叫安身保命,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……”

    狗子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,它朝林苏青招招小爪,林苏青跟着它的示意蹲下身,将耳朵凑过去。

    狗子搭着他的脖子,挖苦道:“唉,自知之明呢,是一种十分高尚的品德,希望你也能拥有这样的品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苏青无语应对,噌地站起身,将断腿狗子带了一个趔趄,登时仰面摔了个四脚朝天。

    狗子连忙滚身翻爬起来,指着林苏青嚷道:“腿长了不起啊!本大人以前的腿比你长不知多少!你个矮子!”

    林苏青瘪着嘴斜眼睨着它,继而故意打量了自己腿,又打量了不及他小腿高的狗子,不必言语,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汪!”气得狗子嗷嗷直叫:“你给本大人等着!等本人恢复的!比不死你!嗷呜汪!”一口咬到林苏青的腿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啊!君子动口不动手!”林苏青话说出来,顿时意识到狗子的确是动的口,他连忙改道,“君子动手不动口!你松口!”

    林苏青甩着腿,想把狗子甩下来,可是无论他抖也好、甩也好、拽也好、扯也好,狗子就是咬死不撒口。而且它还生怕自己被甩掉了摔下去,这时还牢牢地抱着他的腿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要瘸了!你松口!”

    “唔唔唔唔唔!”

    “我听不清你在说什么!你松口!有话好好说!”

    林苏青使劲儿地去拽它,可以它啃着他的肉啊,越拽越疼啊!

    他只得去掰它的嘴,边掰边嚷道:“要瘸了,要瘸了!”

    狗子汪的一声蹦下来,呸了又呸,罢了还用刷子扒拉自己的舌头,而后道:“咬的肉又不是骨头,本大人有的是分寸,瘸不了!呸!”

    林苏青揉着被咬痛的腿,也没什么话好说,生怕多说又是一口。个儿不大点,脾气倒不小。好歹是位神君,怎能动不动就咬人。不过这些只能在心里和眼神里说……

    狗子抖了抖背毛,道:“懒得和你一般见识,好了,说正事了。噗噗噗呸!”它又吐了吐,刚刚分明是它自己扑上来咬人的,现在却很是嫌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