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三章 平静的背后暗藏着凶险
    林苏青瘪瘪嘴,这就把他交付出去了?丢了就丢……了?那他可得好好跟紧了,千万不能走丢了。

    “可会制笔?”刚目送走狗子,山苍神君忽然侧首问向林苏青。

    林苏青闻声一回头,怎料山苍神君的眸子正在等着他,猝不及防地险些又与之撞上了,他连忙避开山苍神君的眸子,回答道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语罢就见山苍神君的手里,不知何时多了一只毫笔,而且那毫笔看起来相当之眼熟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莫不是主上方才用过的那支?”

    这支笔以素班竹做的笔杆,白色的笔毫应当是羊毛或是兔毛之类的。他隐约记得主上方才好像的确是用的这样的笔在批阅奏章。

    眼见着山苍神君要拔了那支笔的笔毫,林苏青连忙阻止道:“不不不不,主上的笔我不敢用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殿下的。”山苍神君毫不费力的一揪,那笔毫就掉了,“是这寺庙的笔。”

    他摊手示意林苏青将哮天的尾尖毫毛交还,林苏青愣了又愣,听闻并非主上的笔,这才放下心来,将揣在袖子里的哮天犬的尾巴毛递给山苍神君。

    山苍神君接过后,一边催动法术将哮天的毫毛连入笔杆之中,一边道:“殿下亲自用过的东西,沾了殿下的神辉,必然就成了上好的东西,不借白不借。”

    借?林苏青愕然:“这、这是偷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神佛之间的交流,怎么能说是偷呢?”山苍神君用法术将笔毫与笔杆连接处封死,随即递还给林苏青。

    林苏青双手结果,有些忐忑问他:“我拿了这支笔,殿下今后怎么批改奏章呢?再问寺庙借一支?”

    “今后不再借宿此处,殿下用不着了。”山苍神君瞥了他一眼道,“你也无需斤斤计较这一支笔。平远寺一时间落下这么多的神仙,至少凭增了上千年的福荫,拿他们一只斑竹毛笔罢了,出家人心胸宽广,不仅会介意的哈哈哈哈~”

    山苍神君平素是没有这么多言语的,只是见林苏青如此纯粹的心肠,他才愿意多说几句。

    不过这林苏青的确很是缺心眼,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,他那点神色看起来似乎还是在认为他们是偷的。

    于是山苍神君又说道:“就算是钱财也不过才一两文,又哪里及得上送还他们的主持大师这笔账呢?等他们把送还主持这笔帐清了,你再还他们这支笔的帐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听起来一码归一码,这算盘打得很是精妙。林苏青不禁回想起了狗子先前所说的——勾魂鬼捉了鬼魂去威胁阎王爷换钱的事……

    眼下看来,这精打细岁地,十分像是这位山苍神君所为。看来狗子也不尽是在诓他。

    “我们接下来做什么?去捉鬼吗?”林苏青问道,他心中蠢蠢欲动,很是期待,毕竟今时不同往日,他手里有了法器。

    “莫着急,你先听本君讲清楚。”山苍神君笑眯眯道,“此去,主要是锻炼你的胆魄。既然追风神君将你托付于本君,那你就要对本君的吩咐言听计从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,没错。”林苏青诚恳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山苍神君唇角一勾,狡黠道,“那么即刻起,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要依照你自己的决定而行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疑惑:“依照我自己?不是听……”

    山苍神君打断道:“本君的意思是,无论你面对的是恶人还是恶鬼,你都要独立的面对。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本君是不会显身的。你只当是单打独斗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林苏青愕然,狗子不是叫他跟紧山苍神君吗?山苍神君不是刚对狗子打下保票吗?狗子还没走远吧?怎么就变卦了?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恍惚看见山苍神君的目光一闪,林苏青连忙认怂道:“啊没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去,我去。”林苏青忙不迭回应道。

    虽然回答得很笃定,可是他亥时有些心虚。毕竟是出去单打独斗,万一做不好把小命玩脱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,山苍神君说他会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出现,那么实际上又并非只有只身一人。只要没有性命之忧,只管放开手脚做便是……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您真的会及时出现吗?”林苏青不太确定,倘若方才不曾误食丹药,可能他还是会相信的,但是刚发生了这样一起乌龙事件,他实在是不放心山苍神君说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本君?”

    “信,我信。”林苏青连忙道。这不叫认怂,这叫……识时务者为俊杰……

    俄而,山苍神君话锋一转,睨视着他道,“本君还有个条件在先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讶异:“神君请讲。”

    只见山苍神君严肃的点点头,并说道:“收来的鬼魂,你没有分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原来是为这个……但转念一想,这也是件好事呀!山苍神君就算不为了救他的小命,也会为了不纵容鬼魂逃跑而出现吧!

    “好!”林苏青一口就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咕~

    他话音还未落下,肚子咕的一声不争气地叫了出来。嗯……也没有什么好搪塞的,就是肚子饿,叫就叫吧,反正不吃丹药了。

    这边世界应当是需要钱财的吧?肚子饿没钱吃喝,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林苏青又开始陷入胡思乱想之后总,然这时山苍神君睨着他道:“本君大方,先请你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我我不吃,谢谢神君。”林苏青忙不迭地摆手,狗子交代了,他也上过一次当了,他已经深有体会,吃不得,实在是吃不得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本君做饭,本君带你去下馆子!”

    山苍神君说着,便抬手打了一记响指,旋即就见一缕粉色的烟雾从地上冒出,转眼雨那烟雾中便显出来一头青牛。

    若说是牛,却不完全像是牛,它青面獠牙,更像是个头怪兽,可着怪兽偏偏长了一对牛角。

    林苏青尚未从见到那头怪兽的惊怔中回过神来,山苍神君提着他的后腰带就硬生生地拽上了那头青牛怪兽,随即腾云驾雾而去。

    惊得林苏青慌忙抓住那对牛角,这感觉仿佛是握住了方向盘似的。

    山苍神君笑道:“抓稳了,若是掉下去了,本君可是不会下去捡你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苏青以为一切才刚刚开始,以为开始得很平静。他单纯的以为此时此刻,就像他等了许久,终于有猎物开始进入视线,不,准确的说,应该是他,是他林苏青终于可以开始主动地逼近猎物……

    然,越是深的海,才越是静。而静,往往只是片刻,只是假象。更多的时候,在那平静之下,往往是暗藏着一触即发的凶险与阻碍,只消一丝风起,即刻便是天翻地覆与汹涌澎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