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六章 不明来历的孕妇
    那双脚中规中矩,不算大也不算,脚踝很细。可是,他顺着那双脚看上去,在那挂着的这几幅字画后面,所凸显的形态,似乎是藏了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她有刻意的隐藏,而恰恰林苏青的这几幅字画挂得参差不齐,她藏在其后,不仔细看的话,也只会当是有几幅字画挂得不是很顺畅,有些错落。

    林苏青正要起身去撩起字画,将她拽出来一睹究竟。却在这时,他余光忽然察觉有一个形迹可疑的人影自人群里出现。

    他登即扭头看去,就在他摊位的斜侧方,有一名佯装是路过,但气场却与众不同的人。

    那人一身棕黑色短打,十分干练。腰间挂着一把短剑,用麻绳缠绑着剑鞘,使得并不显眼。且头戴一顶斗笠将面容隐去,看不出长相。

    之所以觉得他可疑,一是因为他身形魁梧而高大,在普通百姓之间十分扎眼。二则是他那一身肃杀之气,尽管他刻意隐藏,但林苏青还是察觉出了那分狠绝来。

    像是江湖侠客,不过更像是杀手。

    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何突然有这样敏锐的直觉,好似自那回从魍魉手中脱险后,他的身体就有些不一样,但那时还不算清晰。

    是后来饮下了主上的几滴神血后,才开始起了显著的变化。无论是听力,还是直觉都变得更加敏捷。甚至是潜意识里就能对一些事物感知到几许模糊的印象。

    回想起来,就连那次在夜里遇上阿芙和阿红时,他也是打一开始就下意识地有些提防她们,仿佛是从内心深处就觉察到了危险似的。

    从前从未有过这般感受。

    换作从前的他,粗枝大叶,凡事都马马虎虎的,更是从未有过而今这样细腻敏锐的观察力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的他,不知是否是受了那山野灵泉涤荡的关系,变得更为机警敏捷了。

    譬如此时此刻,他方才也仅仅是下意识地感觉身后侧有异样,且仅仅只是直觉认为此人有问题,更仅仅只是直觉认为此人不是善类。

    奇哉怪也的是,这份直觉来得格外笃定,体会起来仿佛是已然确定的事实一般。

    在他胡思乱想之际,那名杀手也注意到了他紧锁的眼神,于是谨慎地扫视过四周后,便拐进了斜对面那条巷子里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时,那躲藏在字画后面的女子,忽然撩开字画,朝着左边的方向拐走了。

    林苏青大吃一惊,原来是名孕妇?!

    那妇人形容十分憔悴,似乎是奔波了数日。看起来岁数不大,至多双十年华。从她高挺的腹部,以及她抱着腹部时那艰难忍痛的表情来看,临盆估摸近在这几日了。

    林苏青正望着那妇人跑走的方向,然而这时候,方才拐入巷子里的那名杀手竟是突然调转回来!他就藏在巷子口的拐角处,窃窃地窥探着那妇人逃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而这一幕恰恰被伸出巷子斜对面的林苏青尽收眼底……

    林苏青觉得,自己这个掏耳朵看热闹的“目击证人”可能摊上事儿了……

    果然,那名杀手忽然侧转过身,正对着他而立。林苏青掏耳朵的手顿时僵住了,脑中浮现出那句经典台词“你知道的太多了”……

    他们二人之间相隔着一条尚算宽敞的街道,也还隔着川流不息的人群。

    尽管有着这么多的阻碍,但林苏青还是看见了。

    他清楚的看见那名杀手抬起斗笠打量了他一眼,那目光冷漠如刀光。看得他一愣,随即又见那人将斗笠掩得比先前更深了些。

    林苏青还在诧异,这是要放过他这个目击证人?便见那杀手提步寻着妇人逃走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虽然是去追踪,但林苏青见他只是步履稍快,丝毫没有急躁。如若不是林苏青刻意地去观察,寻常一眼并不能看出此人有急事,更看不出他前方有目标。实在是像极了只是随意路过的浪人剑客。

    林苏青遽然有些担心那名妇人的安危,不过他更担心自己的安危。

    于是他连忙开始收拾摊位,准备换个地儿摆摊,可正当他手忙脚乱胡乱地收到一半时,那妇人又折返回来了!

    是从他背后的巷子里出现的!并不是她先前跑走的方向,也不是那名杀手先前找过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是从林苏青身后右侧的那条狭长的窄巷子里出来的,如此来,她方才只是制造了一个逃跑的假路线,她居然……绕开了那名杀手。这名妇人也是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她声道了一句谢,二话不就钻进了林苏青的那张“桌子”底下。分明是即将临盆,分明看起来十分痛苦,可是她的手脚却敏捷非常。

    林苏青尚且还杵在那儿没想明白,那妇人便已经将自己全部藏进来了窄的“桌子”底下,还调整着字画的铺法,将整张主子盖得更加严实,竟是谁也看不出这么的桌子底下会有人,更令人想不到居然藏的还是一名即将临盆之人。

    原来那句谢,不是谢的他先前的不指明,还谢了她躲在这话里,让林苏青在此之后为她包庇。

    这般不容拒绝,林苏青诧然,这名妇人怎么就如此确定他会帮她?万一他不帮呢?

    突出起来的事件,令林苏青有些紧张,他的心砰砰直跳,方才只是凑巧罢了,这回是真的摊上事了……

    如若那名杀手找了回来,并看出妇人躲在这里,会如何?必然不会轻易放过吧?

    林苏青越想越紧张,可是,奇怪得很,他清楚知道知道自己不是因为害怕而紧张,居然是觉得即将面临的事情会很刺激,而激动得紧张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,他叹道,连这么作死的想法都冒出来了,他八成是要完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一边如是在心中感慨,却又格外的期待——那名杀手到底会不会调头回来找?倘若那名杀手不仅找来了,还从他这里发现了这名妇人,那么局势会如何?

    他摸了摸藏在袖子里的哮毫笔,激动得腿都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期待,没来由的期待,莫名其妙的期待。

    有些担心那杀手找回来,却又十分希望那杀手快些找回来。

    期待到无比激动!

    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: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小说网,继续阅读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