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一章 青楼里的小孩儿
    阁楼上面比楼下大厅自在许多,难怪叫“笙歌渡”。二楼不似一楼那样是散桌,皆是每一桌都以几扇屏风围着,有着属于各桌各自的空间。且不似一楼,只在大堂中央的台子上有歌舞伎,这里是每一桌除了他们各自点好的莺花姐儿,还有一名歌伶坐在一张小凳,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唱着小调,声音轻轻地。

    一上来二楼就能听见软绵绵地歌声相混,却并不冲突,更像是一场合唱。但每经过一方小天地,又能清晰的听出每一桌所唱的小调都不相同,各有千秋各有特色。

    林苏青无意在此逗留,只是路过时扫眼看了一看,紧接着便凭借迷谷树枝的指引继续往追寻去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要路过每一处,是因为他要在每一处的屏风外悄悄画下一道符令,如果着青楼里的确有妖邪鬼怪,那么就叫她们出来不得。

    他一边往上追去,一边在所经之处随手画下符文,或是在扶梯侧面,或是在墙面,或是路过的柱子、落地的花瓶等等,不亦被注意却皆在必经之处。

    不清楚是不是他多想了,每当他新增一道符文,这栋青楼里的孩童嬉闹声就越来越大,那些孩童仿佛是在没完没了的玩着捉迷藏似的,时常还会有咚咚咚跑过的声响。

    这座青楼从外面看统共只有三层楼,然而实际上,算上最顶上的小阁楼,大抵有五层。

    三层边都是小厢房,提供者相对私密的空间,四楼则全是卧房,应当是会留宿之用。

    林苏青没经过一间,便迅速在门上画上了符令。

    随着他越往上走,画下的符文越多,果然孩童玩闹着跑过时的声音便也越来越大,越来越亮,甚至逐渐震耳。

    每次都感觉那声音就在楼上跑过,可当他上了楼,一路寻过去,却是一个孩童的身影也不曾见着。偶尔还感觉那声响就在身后,可回头看去时,仍然是找寻不到任何孩童。

    他又调转回二楼,想拉个人问一问,可放眼一看,一个个无不是是醉得七荤八素,就是问了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所以然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!”难得有个清醒的路过,他一把拽住,询问道:“抱歉打扰一下,请问你有听见一群小孩儿嬉笑的声音吗?像是光着脚从木地板上跑过去的声音,有听到吗?”

    那人用力将他的手甩开,愠怒道:“你有毛病吧?这里是青楼,怎么可能有小孩儿玩闹。痴人!”

    难道没有听见?!

    林苏青怔愕之余立马又拉住跑上跑下上酒传菜的小厮问道:“小兄弟,请问这楼里,是不是养着一群小孩童?”

    “客官,我瞧着您也没喝多呀,这里怎么会养小孩童呢?最小也得是**岁呀。何况正楼里正忙着,哪会叫她们出来添乱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**岁的孩子在哪儿?”林苏青想着,那些声响也不似是**岁的小孩儿,至多也不过是两岁左右的小孩童。

    “嗨呀客官您是头一回来青楼吧?**岁的嫩芽子自然是在楼外训养着,哪个楼里都有规矩,是不可能准许她们来楼里的。您要真有兴致,也须得等到每月初一竞价才行。”那小厮忙着干活,着急要走,满面愁苦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拉着小的了,小的酒上慢了该被骂了!客官您尽管尽兴,有事找莺姐儿们就成。”

    小厮说罢着急忙慌地跑走了。恰在林苏青看着小厮跑走的背影时,他蓦然看见有一个小男孩正抱着一个莺花姐儿的腿,唤了一声:“阿娘。”

    那莺花姐儿正在桌前,提着酒壶为一个脑满肠肥的胖子斟酒,在饭桌上卖笑追欢,陪酒尽兴。而那个小男孩就那样赤身**不着片缕抱着她的腿跟着。

    “柳儿,你的腿伤还不曾好吗?”有客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曾,上回不慎摔了,不知怎的,伤口已然愈合多日了,可走路还是不大便利。”那名被称为海珊的莺花姐儿蹙眉无奈道,她说着便要锤一锤腿,那小男孩儿赶紧松开了手站在边上,待她锤完时,他立刻又抱了上去。

    柳儿又道:“每次锤一锤就轻松许多,像好了似的,可是不锤时就又沉重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可不行了,若不是咱哥儿几个关照你,谁会点你个跛腿的,会扫兴的~哈哈哈哈哈!!!”那脑满肠肥的胖子一脸猥|琐的笑道。

    柳儿显然很尴尬,连忙又去斟酒,陪笑道:“是是是,柳儿感谢各位大人捧场~”

    二楼的莺花姐儿不似一楼自成奴,显然二楼的姐儿身份要高于一楼,难怪是他方才甩开钰燕上来时,那钰燕没来紧追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茬神的时候,林苏青快步过去,捧手施礼道:“抱歉打搅各位雅兴。”

    那小男孩一见林苏青过来,连忙就躲藏到了那名叫柳儿的莺花姐儿身后,只敢隔着柳儿的手臂与纤腰之间的小小缝隙打量着林苏青,眼神慎得慌。

    一桌人讶然地盯着林苏青,瞧着他一身着装不菲,担心他身份也不凡,有着火气也没敢当时撒,换成寻常人莫名其妙地来打搅,那胖子必然要躁了。

    林苏青问向那名莺花姐儿:“请问,你有孩子吗?”

    那莺花姐儿脸色一变,怒道:“客官您是故意来砸场子的吧?柳儿怎么会有孩子呢?客官您别打奴的玩笑了。”

    桌上的客人也怒了,一拍桌子作势要来揍他:“你是来挑事的吧?”

    林苏青连忙道:“抱歉,抱歉,在下认错人了,抱歉打扰各位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连忙退下,不是转身就走,而是倒退了几步才调头转身。他是故意要多看看那个藏在柳儿身后的小男孩儿。

    已见分晓,不是他们没有听见孩童喧闹声,而是他们看不见,因为这楼里,根本没有真正的孩童。

    那小男孩儿看着林苏青盯着的眼神,他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被人发现了!旋即扭头就跑,不料恰恰一头撞上了屏风上的符令。

    “啊!”当场化散了!

    小男孩儿化散前张大嘴巴瞪大双眼,呼喊声刺耳,但除了林苏青,谁也未曾听见。紧接着又是一阵孩童迅速跑过的声音,咚咚咚咚,非常急速,连嬉闹声都没有了,似乎是在忙着汇聚?

    林苏青顿时觉得不妙——他必须马上找到那名妇人!

    那妇人即将临盆,万一这些“小孩儿”冲撞了她,后果不堪设想!

    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,但他的直觉确认地告诉了他,妇人有危险,她腹中的孩儿更是危险!32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