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章 空寂的宅邸(为夜游神大盟加更)
    林苏青走了好长一段路,才觉察到周围的气氛很是怪异。【】他有些提防地扫视着众人,可是不管他有多迅速的看向哪处,那处的人便立刻停止议论,恢复了各自所忙活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请问可有人知道这球是谁遗失的?”他干脆扬声问道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摆手,该做生意的做生意,该行路的继续行路。

    既然都不知情,那又在议论些什么呢?他左思右想,大约是见到堂堂七尺男儿,手里拿了这么个玩意儿,的确比较怪异?这是有可能的。毕竟即使是在他原先的世界里,哪个形象白净点的男人手里举着这么一只花花绿绿的球在手里,都有可能被人指着脊梁骨骂娘娘腔……何况这边……

    要不扔了?可是扔了就有点刻意避嫌了……罢了,既然捡都捡了,反正这里也没谁认识他林苏青。比起在意这些陌生人的非议,还是欺负狗子比较有趣。往日里都是狗子诓他玩,难得能让他寻到欺负狗子的由头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已经彻底亮透了,摊位店铺全都开张了,路上行人虽然算不上摩肩接踵那样拥挤不堪,但也是密密匝匝的攒动着。

    人来人往,便不再有多少人注意到他这个七尺男儿,手里的拿着这样一只红色绸藤球了。

    凭借着迷谷树枝的指引,又是青白日,他便不需要特别在意当走什么路,不当走什么路,只需要当心不要撞到路人即可。

    于是,他干脆一只手拿着绣球垂手在边上,毕竟举着实在太显眼了。而另一只手,则握着经书,一路走一路背记和领会。

    不过,边走边看,当然比不了坐着。

    坐下来后相对容易安定,而边走边看根本无法静下心来,心都无法静下,遑论深入其中去分析经文的涵义,那么,自然就更加难以沉浸其中去体会涵义之中所蕴含的奥义。

    所以他这时候看经书,便不曾拘泥于甚解,只是先将经文一行行背记在心里。为的是今后能够方便的练习。但凡是想练习,便只需要从脑中去回想,不必次次都得翻看书页。

    几时有时间则几时品味。同时还有一个妙处——万一哪不心把经书弄丢了。那么,记在心里和脑子里,自然是最安全的。

    好在他时候受家里长辈的影响,背记过大量的医药典籍,对于古文不纯熟精通,或多或少也有过多年的学习与了解。

    因此,这些经文对于他来,绝大部分都很好懂很好记,而那些十分复杂的,其实也不算晦涩难懂,只是特别拗口难记罢了,多用用心反复去背也能记住的。只是能看懂,和能领悟通透,实际上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不过,只要能看懂,就有个最大的好处,背记起来会相当顺畅。加之他自幼时常背记,别的优点不敢自吹,记忆力的确是锻炼得特别好。最重要的是,但凡他特地背记过的东西从来都不会忘。

    林苏青一路喜滋滋的得意,一路刻苦认真地背记着经文,脑中已然构想出了一幕幕自己披荆斩棘征战四方的宏伟蓝图。

    就在他聚精会神沉迷于经书之中时,心内忽然有个直觉脚步该停了,这感觉他早前就熟知了,这是来自迷谷树枝的指引。

    他停下脚步,抬头一看,果然,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抵达了,此时,他正驻足于一处宅邸门前。

    听山苍神君有结界,结界这东西怎么看?

    林苏青揣好经书,似个贼模样左顾右盼。

    他先是退远开,大致衡量了一番于这处宅子的地理位置。不得不承认,山苍神君甚是会选,这处宅邸四周相当之僻静,想必他在来的路上,于无意之中拐过了不少巷子,否则哪有这曲径通幽处的感觉?

    他再是抬头瞧了瞧最关键的牌匾,不定还能打听打听这处宅子原先住的谁,或是房东是谁。可是,他失望了,因为门楣上的牌匾是空的,没有题任何字词。

    空的,即意味着无从打听,谁也无法知道先前住的谁,现在住着谁。应该是山苍神君故意的吧?

    于是,他带着满心的疑惑,开始继续寻找,一定得找出山苍神君所的结界。

    好奇心肯定是有的,但更多的是不太放心,既然是有结界,那就应该必须打开结界才能进入吧倘使他贸然进去,万一被当成擅闯呢?

    一定得先找出来确认确认。

    你看,人吧,有时候就喜欢和自己较劲。他如是在心中挖苦自己,却依旧卯着劲儿要找出来。

    通过他几番观察下来,这处宅邸除了很是阔绰,便没有什么别的感觉,一切都正常得不能再正常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青砖黛瓦的宅邸,唯有大门是朱红色,门上钉着的门钉特地镀了一层镏金,令整座宅邸于素雅之中亦显光彩,可见这座宅邸原来的主人很有品味。

    就连那太阳形门环下面的辅首都明显是经过了精心塑刻的,是以形似螺狮的椒图作为辅首,猛兽怒目,露齿衔环,寓意吉祥的同时又显露着威严。

    山苍神君究竟把结界设在何处了呢?当一根筋轴起来的时候,可谓是烧心挠肺。可他实在是找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当心血来潮一过,他这下冷静下来了,仔细一琢磨,万一他找不出来哪不是进不去?想来山苍神君不至于这么狠绝。

    于是他变了主意,他打算直接去叩门,若是没人应答,他就直接进去。

    不知主上和狗子是否已经归来,他似个绿头大苍蝇搓了搓手,又哈了一口人气,再搓了搓,下定主意正要去叩门,却是手刚拉上门环,就见门环上那椒图猛兽的眼珠突然一动,吓得他当即一退,差点脱口而出一句脏话。

    随即,朱门自行往里开了……

    这便是施加过的结界吗?在那椒图辅首上?

    幸得山苍神君特地提醒过他,否则若是他乍一眼看见这奇异怪象,定然会误以为这宅子有问题。

    林苏青的确没见过多少世面,这边的一切对于他来都很新鲜,特别是这些神仙的门道。

    他好奇地伸出食指与拇指轻轻叩了一下穿椒图辅首鼻子上的门环,他以为椒图辅首会动一动,可是它却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但这不妨碍它很有趣,林苏青迈进了门槛时,顺手点了它一下,正想回头看看它有何反应时,没聊想,他前脚刚进,大门便自行开始合拢关闭。

    嘎吱……

    他杵在门后瞧着,这其实有些像他那边世界的自动感应门……噗,他自己笑出了声,兴许是由于今儿的心情尤为畅快,脑子有些把不住的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没有危险便也不多做留意,他接着就绕过了萧墙照壁,径直往宅里走去。

    继而左拐进了前院,他一进院子,就喊道:“主上?狗子?我回来啦!”

    只有院子中一处石缸里的锦鲤因他受到了惊吓,几个急转身之下荡起了哗啦的水声回应了他。

    便只剩下空寂。

    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: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小说网,继续阅读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