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用真心承诺
    山苍神君余光注意到了林苏青对这怪物的惊恐,这怪物也注意到了似的,方才还十分高兴,此时看起来似乎有些……无奈?

    它那张脸太是惊悚,实在不好辨别它的神情。

    山苍神君拍了拍怪物的手背,侧身对林苏青介绍道:“它叫夜游,是一位小神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登时怔愣,神?

    他以前也想错了……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——神,应该都像主上与山苍神君这样好看,就连那日在四田县见到的三只眼神仙,虽然没有着仇怨,但客官来看点,也是气度不凡。

    并且,就连是跟随在三只眼神仙身边的那些个天兵天将,也都无不是挺拔英俊。

    不曾想,居然还有长成这样的神……

    夜游神听见自己的主人正在介绍自己,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,垂下来瞧着林苏青,瞧得林苏青心中悚然,猛地,那怪物冲他龇开了牙,那一口尖牙锯齿,呲得林苏青心里又是咯噔一声,这、这是要作甚?

    “你在对你笑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震惊且讶异:“笑?!神君不是在诓我?怎么看也……”这哪里像是在笑?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~”山苍神君爽朗大笑,那双魅惑的眸子泛着莹莹亮的微光。

    林苏青连忙岔开眼神,不能去看山苍神君的眸子,怕是不小心就中了勾魂,是要被勾去地府。

    山苍神君抱着膀子抬头看着夜游神,笑如春风,十分欣慰,道:“你别瞧他长得凶恶,其实他是公正善良之神。他司夜时若是得知了凡间有任何冤屈之事,就会立即禀报给天帝,为人伸张正义,请天帝给恶人降罪。”

    “夜游可是个嫉恶如仇的好神呢。”说到此处,山苍神君特地问了句夜游神,“是不是呀夜游?”

    长得凶神恶煞的夜游神闻言,又是一通龇牙。

    “它在不好意思。”山苍神君给林苏青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啊?啊……啊。”林苏青连连应道。居、居然也会害羞……说实话,除了可怕,他从那龇出的獠牙里,没看出来其他的意思来……

    “夜游神原本有十六位,现今只剩下一位了。”山苍神君说着又拍了拍夜游神的手背,那夜游神很能领会山苍神君的意思,随即便化成一缕薄烟,遁入了地下,消失了踪迹。

    山苍神君语气说得十分平淡,林苏青却从其中听出了一丝伤感来,问道:“是何原因?”这不全然是出自好奇,更多的是出自关心,他觉得,当愁绪涌上心头时,当即说出来,应该会比忍着要好。

    山苍神君哪里会不清楚林苏青的用意,他勉强一笑,简单道:“战乱时牺牲了。”

    蓦然,他侧首肃重的盯着林苏青,目光忽然灼灼,林苏青下意识地垂下了自己的眸子,不能看他。

    只听山苍神君说道:“林苏青,你千万,不能是祸患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。”林苏青抬起头来,恰好迎上了山苍神君的眸子,“现在不是,今后也不是,永远不会是。”

    凛然正气是否能对抗山苍神君勾魂的眸子?他刚鼓起胆魄一试,却是山苍神君移开了目光,不去看他。

    山苍神君踱步向门外走去,临出门前,脚下顿住,侧首对他道:“‘永远’这个词所表达的,只是一种希望,一种期盼。它不是指一定会发生的结果,它连承诺都算不上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赶紧一把拉住了山苍神君的胳膊,将他拽住,一鼓作气凝视着山苍神君的微凉的目光,坚定道:“我看着你的眼睛,你看着我的灵魂,让我的真心回答你。”

    刚一对上山苍神君明亮的眸子,他的脑子登时就钝住了,于一刹那间嗡地一声,失去了所有的意识,脑中顿时空无所空。又是一瞬间,他浑身一抖,像是打了个冷颤,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之所以回过神来,是因为山苍神君已经移开了自己的眸子,他继续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走吧,殿下似乎有事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不肯罢休,连连追问:“神君看到了什么?是不是得到了我内心的确定?”

    山苍神君不作多说,只道: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

    “天机?那是我自己心中所想,便是我自己的事,算不得天机。神君看到的是我的决心吧?可作为承诺否?”

    山苍神君还是不答他这个问题,只一边走一边道:“天快亮了,这里是在凡间,不能让夜游送你,你自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不服气,他偏是要山苍神君将他所看见的说出来,不知道为何,也许,也许只想他自己想多要一份肯定。

    “神君分明看到了我的决心,却一副不太愿意信的样子。难道神君也认为,一切皆有变数,所以就算看到了我真心的承诺,也不能作数吗?”

    他这一句犹如一把剑刃逼在了胸口前,山苍神君脚步突然停住,他只是停住,不回头,也不侧目,只是看着前方空无人烟的街道,目光深远而凝重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黯然道:“林苏青,你可知道,殿下是担着天下之大不违在信你,是担了天下苍生在信你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浑身一震,他不知道,从未有谁同他提起过。

    “天下苍生?”

    “你一无所知。”山苍神君伤怀地摇摇头,“现在不知道没有关系,倘若今后,当你明白了这些代价都意味着什么,本君只希望你能记住,你永生永世,最不能辜负的,便是殿下。”

    这话没有来由,听得林苏青茫然无措。

    倏然便见山苍神君脚底腾升出一缕粉色的烟雾,林苏青知道神君即刻要遁走,遂一把拽住了他,追问道:“神君说的是什么意思?神君你究竟从我心底看见了什么?”

    难道神君看到的不是他不会成为祸患的决心?!

    难道神君看到的是他会成为祸患的可能?!

    难道是肯定?!

    一缕粉色的烟雾依然腾升,尽管林苏青手中正拉拽着,此时仍旧是手中一空,山苍神君要走,他一介凡人,哪能留得住。

    林苏青怔愕于原地,他心中很是慌乱。适才山苍神君讳莫高深的几句话,令素来敏感爱胡思乱想的他,不由自主地联想到——莫非看到的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是祸患!”

    他首先否认,不甘心地冲着那消散的烟雾大吼。

    声音冲破了长夜的浓雾,打破了这令人心烦意乱的寂静,引起了街坊四邻里一阵又一阵的犬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