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五十三章 你确定要回去?
    扒着鱼肉一块一块的伺候狗子吃饱喝足之后,林苏青洗净了手,起身望着昨日来时的路,回想着那幽深的密林。

    狗子瞅了他一眼,甩了甩脑袋,振作精神道:“好了,可以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去,你不用陪我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狗子大吃一惊,不过吃惊只是一闪而过。接着,它不紧不慢地舔了添鼻子,又舔了一圈嘴毛问道:“不怕被野兽叼了?”

    “叼了就叼了。”林苏青语气与神情都十分从容。

    “不怕碰上山精鬼怪?”狗子乜视着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怕又如何,还是要去。”林苏青将银冠玉簪摘下放在石墩上,去塘子边沾了些水,就着捋整着头发,而今已然长到能扎出马尾了。他以手指梳理头发时,他将未迟所赠的白色缎带咬在上下牙牙缝之间,刻意将舌头往后缩去,以免唾液将带子打湿了。

    又道:“强者云集的三清墟需要我自凭实力去考,我若是死在了荒郊野外,便也说明了我没有那个本事能考上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却并没有颓丧敢,平静得像是在陈述一件不大重要之事,且像是在说别人的事。

    狗子眯起眼睛扬着眉头上那几撮眉毛:“啊呀~有志气,那你去吧。本大人正想要眯一会儿,恕不远送~”

    林苏青戴好银冠玉簪,原本偃月服并不起褶皱,却还是掸了掸,转身便走了,沉默似一缕凉风,从狗子的心尖上掠过。

    这不是林苏青第一次如此沉默,只是这一回,他没有说像以前那样托付如果许久不归,是否要去寻他。

    林苏青头也不回的去了,走的是昨日经过的那条盘虬卧龙的蜿蜒小路,一个人。

    秋季的天穹格外的蓝,格外的空,白云也格外的孤远。风越发的冷了,树木也开始萧条,叶子分明还绿着,却悄然凋落。

    听着乌鸦哑哑的叫着低飞而过……连叹一口气都觉得沉重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跟上去呢……”狗子趴在爪爪上自言自语,“唉气人!”

    狗子连忙起身,小短腿儿倒腾得飞快地追去,脚步特地落得很轻,生怕林苏青没有走远,发现了它跟来了。

    若是此时身处于高处,不必如千里眼与顺风耳那般高,只要是在这片密林上方略高的位置即刻看见,葱茏如海的长林中,有一个一身银白华服,有些瘦弱的青年人,沉默地走在前面。有一只白头赤身的小犬,鬼鬼祟祟地跟在离他十丈远的后边,一路躲躲藏藏。时而抬起头扬起脸,闻一闻风向,闻一闻风带来的讯息。

    四处林荫之中,有许多的野兽,纷纷闻察了动静。正在啃咬松塔挑选出松子的松鼠,忽然停顿,愣了一愣,连忙丢下松塔爬上树梢往下看去;正垂头拱土的野猪也罢住,抬起头朝那边望去……

    谁也没有靠近,谁都只是远远地看着。

    就在林苏青即将抵达了昨日的断崖时,狗子忽然感觉到了白泽神尊的神辉,它连忙止住了脚步,不再往前跟。

    若是足够修为,便可以看见,林苏青进入了一个近乎透明的结界里,宛如当空照下一个气泡,林苏青一脚迈了进去。

    狗子便蹲在结界前面,端端正正地蹲着,不再往前,也不后退,更像是在守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苏青刚登上断崖,就见白泽神尊闲散的坐在断崖尽头,面朝绿水,长腿随意曲立,兜着一壶酒,正仰头饮着。如此江湖作派,却因一身贵气袭人,见着依然是神尊风范不敢亲近。

    林苏青覆手朝崖边的白泽神尊长揖一礼,道:“晚生拜见神尊。”

    恰白泽神尊一口饮罢,他侧首看向林苏青,眯着眼眸笑如春风道:“路过招摇山,抢了狌狌一壶桂酿,要不要尝尝?”

    “多谢神尊,晚生不善饮酒。”林苏青垂眸,不敢退下礼拜。

    “免了。”白泽神尊粲然一笑免去了林苏青礼,拍了拍自己身后的地面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听话地过去,规规矩矩地坐下,但不敢冒犯,并没有靠着白泽神尊的肩背。他刚一坐稳下,白泽神尊就回手将酒壶递给他,道:“丽麀之水酿的,你尚且是介凡胎,饮了对你有益无害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闻言,没有接过,而是侧转身,将双手并捧着:“多谢神尊。”

    “啧,挺懂礼数呀。”白泽神尊微微一笑,将壶中酒水倾泻,落在林苏青的捧着的手心里。

    酒水还有些些余温,如白泽神尊如春日灿阳般的笑容,然而入喉返凉,犹如饮下了刚化开的冰,酒不烈也不燥,却是凉得不禁打了一个寒颤,也如白泽神尊。

    见他全都饮尽,白泽神尊睨了他一眼,便转回去兜着酒壶仰头自行饮了一口,道:“你可知蛊胀之症?”

    林苏青抿了抿嘴咽下喉中的森森凉意,认真回答道:“略有所闻,曾在书里看过记载,俗称蜘蛛病,主要是因酒食不节,情志有伤,或其他疾病失治等造成的肝气郁结,气滞血淤。”

    白泽神尊晃晃手中的白玉酒壶,道:“你毕竟是凡胎,饮了这个,便可永不生蛊胀之症。”随即侧身,提着酒壶斜着嘴角笑着示意林苏青再饮一些。

    神尊如是邀约,哪能拒绝,可他,要拒绝。

    “失敬,既有奇效,一口足矣。晚生此来,是有要事,只怕吃酒误事,还请神尊见谅。”语罢,林苏青站起身来,面朝碧空树海,垂眸凝着坐在断崖边的白泽神尊,白泽神尊坐得很险,仿佛他自己身姿一晃,就会摔下山崖。

    白泽神尊就着壶嘴饮酒,淡然一笑:“不错,这气势不错。”

    山风撩着林苏青额间的碎发,但未能撩动他沉定的心,他从衣襟里勾出挂着的坠子,正色道:“晚生愿意暂时将这只坠子与神尊的白玉璧做短暂的交换。”

    “话也说得不错。”白泽神尊斜勾着嘴角笑道,而后轻叹一口气,摇摇头道,“这个追风啊,是该揍一揍了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抿了抿嘴,神情庄肃,语气平和且不失尊重道:“神尊无所不知,晚生此来的目的与心中所想的对策就想隐瞒也隐瞒不住。晚生无须多言,神尊一清二楚,所以,晚生斗胆直接问神尊,是否答应晚生?”

    “哦?”白泽神尊手指一敛,手中的酒壶顿时消失,他起身负手立在林苏青跟前,“我以为的不见得就是你以为的哦~”他探身往前凑了凑,问道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这样吗?”林苏青登即装作意外,“世间难道还有神尊料错的事?”

    白泽神尊眼眸流转露出笑意,拍拍林苏青的肩头道:“小朋友,你想让本尊亲口说出你的条令,不必如此委婉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顿时惊怔,摸着后脑勺讪笑,羞惭地捧手赔礼道:“还请神尊见谅、海涵。”

    然而,白泽神尊鼻息一声轻笑,蓦然转身,面朝断崖外的万里晴空,眺向天际,道:“我原谅你的假装愚蠢。”

    是说原谅假装愚蠢,而不是原谅先前的故意激他……

    “我说追风当揍,不是要揍它事先提醒你什么,而是要揍它胡乱教你无用之事。”白泽神尊说着随意地朝高空之中抬起臂膀,随即,便听一声飞鹰长啸,即刻便盘旋而来,停驻在他的小臂之上,他逗了逗那只鹰,像是在对鹰说话似的,“我不喜欢去看你们心里的东西,我喜欢听你们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随即他放逐了那只鹰,转身面对林苏青,扬起一边的眉头,示意林苏青将自己心中所想直言说出来。

    白泽神尊的眼眸不似山苍神君那样逼人,他的眸子很温和,像春天傍晚的风,轻轻拂动天边的云霞,不动声色,不着痕迹,却仍令人不敢直视。虽然感受到温和,但也感受到了极度的压迫。

    林苏青敛了敛直视白泽神尊的目光,略含低下颌,将挂在脖子上揣在衣襟里的那没血色坠子取下来,摊在手心里,还是那样如冰寒凉。他左右寻思,忖度一番后,将摊着坠子的手递向白泽神尊,认真道:“晚生愿意将这坠子拱手相让,但晚辈想请教神尊三件事,望请神尊如实指教晚辈。”

    不等白泽神尊问他,他立刻接道:“第一件事,请问神尊,我的身份?第二件事,请问神尊,我是否还能回去原先的世界?第三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眼神之中有些犹豫,踟躇了几分,咽下后台抬眸直视着白泽神尊道:“您能帮我回去吗?”

    白泽神尊看了一眼林苏青手心里躺着的血色坠子,而后盯了会儿他的眸子,片刻忽然发笑,笑得不能自已,连连以虚拳掩在鼻尖下,强忍住笑意道:“你要将这坠子平白无故地赠给我?”

    林苏青心生疑惑,白泽神尊为何发笑……何况……

    “晚生是有要求,怎会是平白无故?”

    “哦?哈哈哈哈~”白泽神尊干脆笑开来,倏尔垂面连连摇头,罢了,笑问林苏青,“那好吧,这三件事我都能帮你实现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一眼林苏青手里的坠子,又眯着笑眼对林苏青问道:“你可要想明白咯。”他的笑意忽然敛了些许,目光深深,“你若是想明白了,现在就可以把你送回去?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尘骨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