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五十六章 今时不同往日
    话里的用词虽然恭敬,却有些硝烟在悄然弥散。

    那位阁老的帽檐所投射下来的阴影,将他干瘪的面庞隐得很是神秘,原本就垂坠的嘴角,此时看起来似乎更为垂坠,虽然看不见全貌,但神情似乎更为严肃了。

    “当初筹谋之时,何曾料过丹穴山那位会如此紧要一名异世来的凡小子?”老者正颜厉色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阁老有更好的计策?”离鸦按捺不住心中的轻蔑,右边的嘴角抽了一抽,如此细微却仍是被立于宝座旁边的那位老者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“那个异世来的小子,恐怕会坏了原先的安排。”老者正色直言道,“老朽以为,与其将陷阱设给那二太子,倒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启禀尊上,有捷报!”忽然进来一名身着粗布烟衣的侍卫,双手摊开呈出,掌心之中躺着一枚小的不必半截小指长的细竹筒。

    那名侍卫特地将刻着独特印记的一面朝上,那位尊者登时怔住,目光炯炯,尽是惊喜。竟不禁眉开眼笑,霎时欣喜若狂:“好!好!好!”大暂三声绝好,那位尊者一甩衣袍步下大殿,一把捡起那侍卫掌心中的竹筒,连忙拆开,从中取出一封细纸条。

    此时,跪下地上的离鸦,暗暗地低下头,嘴角浮上一抹耐人寻味难以琢磨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考成了?!”

    见着尊者如此欣慰,那位始终垂坠的嘴角的老者,此时也满是欣喜。

    “长弓!”

    尊者声如洪钟一语,那位老者脚下岿然不动,只是捧手抬起与肩膀同高,俯首而道:“老朽即刻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那位尊者乍然抬手,示意阻了那位名为长弓的老者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请尊上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长弓,你为三十六阁之阁首,本尊想听一听你这位老阁主有何见解。”那位尊者随手将那封细纸条随手一扔,刚一离手,刹那便化作灰飞,直接散尽与空中。

    “谢尊长赏识,老朽不敢当。”老者连忙将腰身伏地,捧手的礼数行得更大,起身后,从容地步下高阶,到了大殿之下,又冲那位着玄金甲的尊者长揖一礼。

    待礼数周到后,他才继续道:“老朽始终以为,以那丹穴山二太子之性情,不见得一定会中计。所以,原先的计策稍显激进。”

    离鸦听着嘴角又抽了抽,这是愤怒,忍不住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以老朽之拙见,不妨将陷阱设与那异世小子,兴许那二太子……”老者故意顿了一顿,缓缓而道,“会自投罗网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把握?”尊者十分信任那位老者,几乎不做否决,是直接问他底线。

    “十拿九稳。”老者揖礼而道。

    离鸦强忍鄙夷之色,与呼之欲出的怒气,嘶哑嗓子比先前更哑了几分,道:“可是属下听说,那异世小子不大简单。不知阁老是否有所耳闻?”

    老者神色不变,嘴角依旧是垂坠的弧度:“老朽孤陋寡闻。既然大元帅早有消息,不如一便道出,咱们也好为尊上出谋划策。”语气之中居然带着一丝丝笑意,居然还假装着一点点尴尬。

    若不是有帽檐的遮掩,离鸦此时紧皱的眉头,便是谁也能看出他的愤怒。

    那位尊者看了一眼长弓老者,又以余光瞥了一眼离鸦,看来,在他闭关的期间,这两只“老狐狸”隐瞒了许多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隐秘诡谲的暗处,纵使同享日月光辉,然而却不一定是在朗朗乾坤之下。

    那是另外一个地方,是远离天界,即连千里眼与顺风耳也看不见的地方。

    有独特的结界,有无法轻易冲破的防御。就连讯息,也只能是有进无出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有谁特地带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暗处那般风起云涌,而正处于所谓明处的林苏青,已经在断崖边孤身立了许久,眼见着辽阔无边的碧空逐渐变得昏暗,眼见着白云低垂染上了红霞。又眼见着,那低矮几欲倾泻而下的红,大片大片的晕染开来。从而最早变红的那片天,则慢慢地深沉成灰色,并迅速地追上了后来的染出的晚霞。

    转眼已是霞光消褪,日衔山脊。

    秋季的傍晚生凉,心不知是因为放得过份平静了,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,犹如早已入了冬夜,凉得有些刺痛。

    “天要烟了,再不走就危险了,我也不见得打得过。”狗子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,听着支支吾吾的,林苏青登即转身看去,狗子正皱着眉头撅着嘴,一见他转过来,它旋即撇过脸,不睁眼瞧他。

    “唔我……本大人是领了主上的吩咐,得护你性命,是不想被主上怪罪,你可不要多想了。”狗子乜视着林苏青,“少自以为是。”

    狗子鼓着一张小脸,别着脑袋似乎还是很气。

    沉默,林苏青的沉默令狗子忍不住以眼底余光悄悄多了两眼,可是看不出他的心思,不禁转过脸去,正眼瞧着瞧他。

    “狗子,我……”秋风飒飒而过,树影婆娑,唰唰作响。

    片刻,响声戛然停止,乍起乍落,竟将这昏沉的傍晚衬得格外安静。方才因风而纷乱起遮住视线的碎发此时也停歇了。

    林苏青抿了抿唇,重新开口道:“其实我很难过,也很痛苦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表情,声音也很轻淡,听着却十足沉重,有一种落寞藏在话里,连狗子也不由得被触得有些伤怀。但它只是蹙了蹙眉眼,随即便以甩头为掩饰,而后就恢复了正色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用,谁也不会同情于你。”狗子摆出一副轻蔑的态度,一边走近一边不以为然,“不论你是要继续痛苦,还是要努力打出个漂亮的翻身战。总之,现在得赶紧下山去。这里可不是个安生地带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什么?”方才还忧伤的心情,顿时绷紧。

    狗子朝着那条死寂似的绿河努了努嘴示意林苏青道:“喏,这条河是与妖界的分界线。你喜欢得不得了的那些小家伙,便是妖界的族民。”

    喜欢得不得了……林苏青自己都讶异,他及时对那些小熊猫喜欢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儿的分界与你那边世界的分界可不相同,咱们这儿的各界族民是可以互相过界的。只是为非作歹嘛,是要遵守当地的律法,否则该杀杀该剐剐。”

    狗子说着瞥了他一眼:“你若是再不离开,万一被强行拖过界线,然后给你随便安置个罪名杀你,也不是不行的。所以你确定还要继续在这里喝风?”

    方才涌上来的千百种情绪随着狗子的话顿时烟消云散,只剩下无语,还有些尴尬:“那……那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狗子抬眼斜了他一眼,扭头便领头以原路往山下返去,其实……它也挺尴尬。毕竟,先说不管的是它,先说早死早超生的是它,先扭头就走的也是它……然而主动回来要护林苏青安全的……还是它。怎能不尴尬,恨不得自己抽自己一爪爪——叫你管不住嘴乱说话。

    默契得谁也没有再提先前之事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林苏青忽然看见了一些可食用的鲜菇,想起先前还与狗子说明日要去那片林子里寻些野味及食材。如今得知,那些小熊猫来自于妖界,那么,也就是它们归去的方向即是妖界?

    那……每日敲门的又是谁?狗子肯定不会回答他。

    “白泽神尊将白玉璧赠我了。”林苏青打破与狗子之间的静谧说道,“但没有拿走主上给我的坠子。”

    狗子径直走着,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“我并非有意要说那些话。”他又说道。

    狗子依然沉默地走着,没有理会他。直到走了片刻,它忽然顿下了脚步,转过身来对林苏青郑重而道:“你是个聪明人,但并非如白泽神尊那般尽晓一切。别的我也不多提醒你,你只管记得,往后无论任何谁来接近你,你都应当提防三分。”

    狗子说话时,目光锃亮,从未见它如此郑重其事过,也从未见它如此肃穆庄严过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苏青点头答应,旁的说多无益,也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“另外,你不要以为白泽神尊安的什么好心。他是白泽一脉的异类,没少经受过是非口舌,只是与你不同,那些嚼他舌根的只敢在背地里议论,可是他身为白泽有什么他不知道?”

    狗子扭过身继续往前走着,边走边颇有微辞道,“特别是与丹穴山婚约一事生出了变故……总之,那位的性情复杂着呢,指不定也在将你当作热闹看待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听着狗子的建议,有些疑问,不解道:“他为何不要坠子了?”

    “我哪儿知道。”狗子斜了林苏青一眼,蹦上了巨大的树根,又跳下去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的易髓经修到几层了?”狗子显然也是没话在找话,显然它有着与林苏青异样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大约第四层。”林苏青紧了两步,离它近了些,“以后的,打算通过白玉璧去到昆仑山的典藏楼后,继续修,修完易髓经再学其他。”

    “唔,好主意。”狗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意识通过白玉璧去到昆仑山的典藏楼,那样非常有助于修习。寻常三年五载方能习得的本事,在那里却只消一时半会儿的功夫,何况林苏青的身份特殊,他修习起来原本就比寻常快出许多。

    说不定还能让他赶上今年的招考。

    “那你几时开始?”

    “今晚。”

    狗子耸了耸眉头,好似有些失望,顿了顿道了一个字: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林苏青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若是站得高一些,恰好高出这些参天古木一点点,便可以看见——在浓郁的林荫底下,一只白头赤身的小犬耷拉着耳朵垂着尾巴走在前面。在它身后距着三五步,跟着一位身着银白华服的青年人,脚步从容。

    若是稍微离得近一些,还能看见那年轻人脸上,有不同于那只小犬的神色,他很坚定,尤其目光,很是坚毅。

    天色不知不觉里烟了下来,才刚入夜,远处便有了悚然的狼啸,一声,又一声,惊得四处的小动物慌忙奔窜归去。

    但,林苏青不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