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六十四章 这个少年……有点怪
    林苏青将手从那名少年怀中抽出来,沾着那少年手心湿乎乎的热度,他有些不习惯。碍于没处可擦洗,他尴尬地看了看手,便平定着气息将手背在身后,对那名少年和气笑了笑,道:“在下一名采草药的村夫,敢问英雄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少年当即打断他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林苏青的和气依然挂在脸上,道:“在下林苏青,敢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管我是谁!”那少年再次直接将他的话打断。语气不大客气,不过并没有趾高气昂。

    接着,那名少年径自走到了正与那条蓝蛇纠缠不休的小熊猫面前,不等他说话,那群小家伙们已然像是受到了惊天的威胁似的,吓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少年的模样不过十四五岁,然而个头几乎能比齐林苏青这样的成年男子,至少能有一米八前后。

    肤色不同于林苏青的苍白,他的皮肤色泽很红润,灿烂的阳光洒照而下,与和煦的光芒之中泛着绒绒的金光,白幼之中透着浅浅的红霞。

    一身束身短袍,外罩着一层樱草色的透纱雾衫,一并扎在勾白边框的樱草色宽腰带内,脚踩的是一双同腰带色系的束到小腿肚的细靴。即使他方才于滚滚沙尘中奔逃,而那双靴子白色的底子依然干净如未曾踩踏过地面。

    少年那一身装扮显然是为了行动便利而特地拾掇的,一眼便能体会出干净与利落,干练且清爽。

    还有一种,不知是因为那名少年正巧站在阳光之下,还是因为事实的确是如此,抑或许是他林苏青一时间想多了

    那名少年的身上,蕴含有一种别样的灵动的气息。很饱满,很净爽。并且,看似无害似午后阳光的面庞,眸子之中却隐隐含着幽深的凌厉的光。

    那名少年年纪不大,但看起来十分有气度,眼神之中有极强的压迫感,但这或许只是林苏青的错觉。

    不等那少年发下什么指令,小家伙们当即就朝他跪下,一向不大听话的地枇杷此时也是一脸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“不能放。”这回,是林苏青率先打断了那名少年,在他还没有开口的时候,“这条应该是南蛇,剧毒之物。”

    那名少年却是凝眉怔了怔,林苏青的这句提醒似乎很是令他意外,他仿佛在思考什么,微微蹙着眉头,俄尔转身冲林苏青重复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当然不是忘记先前问过一遍了,这句所问与先前自然问的所指不同。

    林苏青心机一动,微笑着上前站在小家伙们前头,与那名少年对视而道:“你的救命恩人。”

    那名少年闻言竟是一乐,左右脸颊上各有一处小小的酒窝,他道:“你会敕邪令,是丹穴山来的?为何我从未听说过你?”

    “丹穴山天宝物华,英杰济济,在下区区无名小卒,没听说过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少年点着头道:“我还有话问你,不过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。”少年说着扬起下巴戳了戳葫芦洞外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若不来,无论你想找什么,我能让你一样也找不着。”

    好嘛,这少年实在聪明,而且不喜欢多听废话。

    少年说完转身便朝葫芦洞外走去,林苏青并没有立刻跟上他,而是蹲下作势在那条南蛇身上画一道敕邪令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!”狗子突然不知道打何处冒出来,压低着声音吼道。

    吓得小熊猫们寒毛卓竖,小爪爪不由自主就揪紧了,最痛苦的是那条被地枇杷死死擒着的南蛇。

    林苏青悬起的手也被乍然冒出来的狗惊得一抖,而后道:“这蛇是妖界来的,应该怕敕邪令。”

    狗子一爪爪趴在林苏青的手背上,气道:“我当然知道它是妖界来的,但你知道它是谁嘛?你就下敕邪令!”

    “这蛇叫洛洛,是妖界的七十二洞妖王之一,亦是妖界帝君的护法之一。”狗子将声音压得极低,又将林苏青往洞内的边上拽了拽,眼珠子滴溜溜地朝着葫芦洞外察看,仿佛是有意避着以防那名少年调头回来。

    “以你目前的道行,你就是用十道敕邪令你也杀不死它,可是它记仇得很啊!你真要跟它结这仇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放了?”林苏青看了一眼那些小家伙们,一个个紧张得皱紧了小脸,像是要哭了。

    倏然,他想起一件事来:“那名少年你可认识?洛洛似乎是他的手下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你还真是问倒我了。”狗子摸着下巴道,“不过你别被他的气势给唬住了,我瞧那小屁娃子至多不过四五百岁,唔先别吃惊。”

    见林苏青一脸惊讶,狗子又道:“那少年是天生妖神,他的四五百岁大约同凡人三四岁年纪差不多。唔他出生时,我还在丹穴山关禁闭嘞。我哪里知道他是谁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说道:“他在妖界的身份必然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能使唤妖界帝君护法的……莫非……”狗子正要猜测那少年身份,葫芦洞外突然亮起那少年清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喂,出了洞门就是你们神仙的地盘儿,你在害怕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你看,那小屁娃子连你是个凡人都看不出来。别怂,大胆地去!”狗子伸出爪爪拍拍林苏青搭在膝盖上的手背,怂恿着。

    “那洛洛?”林苏青看向小家伙那方。

    “我先找它叙叙旧。”狗子打着包票,“你先去吧,稍后就来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瞧它神情十分认真严肃,不似在开玩笑,这才起身往洞外与那名少年会面去。

    他刚一出去,那少年就迎面过来,拍着他的肩头,故作熟络地笑道:“嘿!小青青~”

    “?!”林苏青当场抖起一身鸡皮疙瘩,这自来熟也不带这样肉麻熟的。他一把拂下少年搭在他肩头的手,正色道,“小兄弟,有话直说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~对对我是有话要说。小青青啊”

    林苏青听着蓦然又是一颤,实在是受不住这称呼。

    “你是丹穴山二太子?”那少年没来由的问道,旋即自己便否认了自己的猜测,“不,应该不是。我听闻二太子孤高如潇雨山山巅的凛风……哦潇雨山是妖界最高的一座山,有机会我带你去瞧瞧,你帮忙瞧瞧山巅的风像不像你们丹穴山的二太子。不过要是我有机会见到你们二太子的话,我就不带你去瞧了。”

    林苏青一愣,乍一下还以为是自己岔神听漏了什么,仔细回想才确定,原来是那少年说话间的话题跳跃太快,没有有主心,相当随意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一定是丹穴山很厉害的神仙对不对?”

    林苏青连忙解释道:“在下不过是一介凡人,敕邪令也是承蒙主上关照所授。”

    “你骗我。”那少年默了默,继而斜扬起脸笑道,满不相信,“我听闻越是厉害的神仙越是不显山露水,一个个藏得都可深了,我瞧你就是那种厉害的,你连敕邪令都习得会,却还骗我是凡人,小青青,你交朋友不坦诚。”

    “我何时要同你交朋友了……”林苏青心道,“这少年实在太自来熟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啦小青青!”那少年突然格外的惊喜,仿佛想到了什么莫大的喜事,“你教我敕邪令吧?!”

    “他教不了你。”一把男童的声音稚嫩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哇!哪里来的红毛狗子!”那少年眼前一亮,欣喜地蹲下去正要戳一戳狗子玩,却被狗子抬起爪子隔着空气一推,立即将那少年推出了几个滚儿出去。

    那少年猝不及防地受力,向后连打了几个滚,翻停后,却毫不生气,反倒高兴极了,一脸兴奋就差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“哇!好厉害!”

    狗子瘪瘪嘴很是嫌弃,不大愿意同那少年多言语,那眼神林苏青再熟悉不过,他曾经经常吃狗子这种眼神。

    狗子冲林苏青勾勾小爪,林苏青会意,连忙蹲下凑过耳朵去听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